《護國狂醫/護國狂醫》[護國狂醫/護國狂醫] - 第六章 放心喝(2)

>老人的脈象平穩,這哪兒像是身中劇毒的人啊?

這針灸術也太過神奇了。

果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

「爸,沒事了啊!咱們過會兒就回家啊。」

「我要喝水…」床上的老人聲音細微的說道。

聽得這話,嚴鴻商緊忙將目光看向了林望,似乎是在徵求林望的同意。

「喝吧,毒素已經排空了。」林望答道。

嚴鴻商這才慌忙的去給自己老父親倒了一大杯水。

老人抓着杯子,一口將杯子里的水喝了個底朝天,完事後長舒了一口氣,整個人像是舒暢了許多。

「臭小子!誰讓你救我的?就你這德性,我活着也遲早被你氣死,還不如讓老子喝農藥死了算了!」老頭子突然翻身從床上下來,指着嚴鴻商的鼻子罵道。

這一幕,可把嚴鴻商給嚇了一大跳,他緊忙攙扶住自己的老父親。

「爸,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您老別折騰了!」

「滾開!」老頭子也不知道是哪兒來的力氣,居然將嚴鴻商都給推開了。

「爺爺,您別做傻事了,爸也不是故意要氣您的,您消消氣好不好。」嚴曉冉也緊忙上前。

自己爺爺連農藥都敢喝,萬一情緒過激,又做出什麼傻事,到時候可就真難救活了。

「消個屁的氣!這個臭小子,你一年掙十幾個億有個屁用!我就是要死給你看,讓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個不孝子!」老人氣憤不已的說道。

「老爺子,看您這架勢,是還想尋死呢?」林望似笑非笑的問道。

老頭見到滿屋子的人盯着自己,當即一臉篤定的罵道:「要你管?誰讓你救我的?」

林望撇了撇嘴,他從老人故作底氣十足的眼神里察覺到了些什麼。

接着,林望走到病房角落的桌前,桌上放着還剩下半瓶的百草枯。

「行吧,那老爺子您請便,這還剩半瓶呢。」林望拍着胸脯說道:「您老放心喝,喝完了要是覺得難受,我再幫您治。」

「你…」嚴堂松頓時啞口無言,氣得說不出話來。

嚴堂松與林望大眼瞪小眼,氣得老臉通紅,卻又不敢真的去拿林望手中剩下的半瓶農藥。

剛才的嚴堂松可謂是在鬼門關面前走了一遭,那一瞬間的窒息,讓嚴堂松心頭充滿了後怕。

人在死之前,會拼了命的想活。

那是人之本能。

而這,也讓嚴堂松深深切切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懼。

越老越怕死,這話可不是白說的。

「小子,算我老頭子栽你手裡了!」嚴堂松無奈的瞪着面前的林望。

「爸,有什麼事咱們好好商量不行嗎?要不這樣,您說的東區那個玩具廠,我投還不行嗎?我投一千萬可以了吧?」

嚴鴻商面對自己這蠻橫無理的老子,心頭即憋屈又沒轍。

老爺子喝農藥其實就是因為一件小事,他那曾經的戰友有個兒子,在東區開了個玩具廠,這會兒正缺投資,老頭子非要讓他投五百萬進去。

五百萬對嚴鴻商來說並不是什麼大錢,可嚴鴻商知道,那個玩具廠一旦開起來,最多半年就得垮死,因此一直沒答應老爺子。

結果老爺子二話不說,端起不知道從哪兒買來的農藥咕嚕咕嚕就是半瓶,所以才有了這麼一出。

「哼!你要早有這個覺悟,你老子我就不會遭這個罪!」

「是是是,以後我都聽您的。」嚴鴻商緊忙表態。

見到嚴堂松不再折騰,林望也沒想繼續逗留下去。

而就在林望提出要離開的時候,嚴堂松一腳就踹在嚴鴻商的屁股上,讓嚴鴻商親自送林望離開。

片刻之後,醫院大門口。

「小兄弟,這次多虧了你啊,要不是你,我父親怕是扛不過去了。」嚴鴻商滿眼感激:「不知道小兄弟貴姓?」

林望答道:「免貴姓林,叫我林望就好。」

「好,小兄弟,這張卡里有兩千萬,還請你務必收下!另外,這是我的名片,往後若是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小兄弟儘管打給我!」

「名片我收下,錢就算了吧。」林望婉拒:「嚴先生記一下我電話吧,若是嚴老先生還有什麼狀況,隨時給我打電話。」

這是林望兩年來第一次給人治病,他從一開始就沒想過收診金。

瞥了一眼手裡的名片,林望眉梢微微一挑。

這個嚴鴻商不簡單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