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國狂醫/護國狂醫》[護國狂醫/護國狂醫] - 第六章 放心喝

所有人望着床上的老人,眼神里皆是充滿了不可思議。

就連劉俊輝都啞口無言。

這小子毫針所刺的位置根本沒有任何變化。

自己之前的毫針也在這幾處穴位上。

可為何自己的針灸沒有作用,而他的針灸療效卻是如此顯著?

難道說,這是因為手法不同?

看着這些醫生驚愕的面孔,林望不屑罵道:「一群沒見識的庸醫。」

「接下來,毫針不可再取下,再靜候二十分鐘,老人身體內的毒素會被徹底排空,二十分鐘後,將老人帶回家休養。」

林望平靜的看着嚴鴻商,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嚴鴻商愣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不…不需要吃藥嗎?」

這一次,嚴鴻商的眼神里充滿了敬意,本以為這就是個招搖撞騙的小子,沒曾想這個年輕人居然真有本事!

還好這位小兄弟剛才沒因為自己說的話就離開,如若不然,自己老父親絕對性命不保!

「吃藥?」林望輕笑:「他才洗了胃,起碼得調養一周以上才能正常進食,庸醫才會給他開藥。」

指桑罵槐。

一旁的劉俊輝聽得這話,臉色忽青忽白,心裏一陣尷尬。

他這才想起來,自己之前還說要給老人葯療…

可是,劉俊輝根本不敢反駁林望這番話。

這小子的針灸術實在是太強了,恐怕是自己師父來了,也未必能將床上這老人給治好。

「好好好,就按照小兄弟你說的去辦,那我們現在還需要做什麼?」

「找護士把床上這些穢物處理乾淨,給他換身乾淨衣服吧。」林望答道。

「好,我這就找人去辦。」

病房裡安靜了下來,而一旁的嚴曉冉見到自己爺爺情況好轉,立刻古怪的看了林望一眼,眼神里既是愧疚又是感激。

「喂,對不起啊,剛才我不是故意要趕走你的…」嚴曉冉看着林望的眼神充滿了愧疚。

這一個被自己用車撞進醫院的男人,渾身上下的傷奇蹟一般的消失,現在又僅僅用了幾根細細的針就治好了自己的爺爺。

嚴曉冉很好奇,這個傢伙,難道是哪位神醫的徒弟?

林望笑着答道:「一命換一命,你救了我一命,我救你爺爺一命,咱們兩不相欠。」

「啊?我都差點把你撞死了,怎麼能說救了你一命呢?」

「你沒把我撞死,難道不算救了我嗎?」林望調侃道。

「這是什麼歪理…」

這傢伙,是在說自己車技太差了嗎?

哼!

「小兄弟,我要為我之前的言行給你道歉!」

劉俊輝突然走到了林望的面前。

「我學藝不精,差點耽誤了病人,還好小兄弟醫術過人,不然我可就釀成大錯了!」

「要是小兄弟不嫌棄,我願意拜你為師,還請小兄弟收下我!」

說罷,劉俊輝撲通一聲,直接對着林望雙膝跪下。

林望頓時就樂了:「收你為徒?你不是有師父嗎?」

劉俊輝笑了笑:「小兄弟,我已經出師了。」

「那我也不能收你,你醫術太淺薄了,很多醫學常識都沒搞清楚,教起來太費勁。」林望說道:「想要拜師,讓你師父來還差不多。」

這話出口,病房裡不少醫生皆是面面相覷。

這小子也太狂了。

劉俊輝的醫術在市內也算是極其有名的了,他名下的中醫館現在每天門庭若市。

可這小子居然說劉俊輝沒資格。

還讓劉俊輝的師父來。

要知道,劉俊輝的師父,那可是省內鼎鼎有名的神醫崔敬南啊!

就在眾人覺得劉俊輝可能要發怒時,劉俊輝卻是滿臉笑容的點頭:「真的嗎?那小兄弟可否能給我留個聯繫方式,我改天帶上我師父一併前來拜訪!」

「可以。」

林望這次沒有拒絕,將自己的號碼念給了劉俊輝。

在海安待了兩年,那位鼎鼎有名的神醫崔敬南林望也聽說過。

聽說那位老中醫醫德高尚,是個口碑極好的神醫。

若是真有機會,林望倒是可以指點指點。

很快,十五分鐘的時間過去了。

床上的老人緩緩睜開了雙眼。

雖然只過去了十五分鐘,但老人的臉上已經恢復了血色,呼吸也變得正常。

劉俊輝甚至還上前給老人把了把脈,心頭更是震驚不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