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顏劫:惹上狼君難脫身》[紅顏劫:惹上狼君難脫身] - 第1卷嫁衣亂紅楔子·萬空歌

天儀承和二十三年五月,驍驥大將軍率八萬大軍大敗赤陽國的進犯,結束了將近一年的戰事。戰場上赤陽大軍潰不成軍,赤陽國君親筆寫下降書,承諾永世臣服於天儀帝國,歲歲來朝進貢。這場戰事雖折損了不少天儀將士,卻結束了長久以來的兩國對峙的局面,實現了空前的和平。

朝堂接獲捷報之時,承和帝龍顏大悅,喜不自勝,在金鑾殿上仰天大笑,高呼「天佑朕天儀」。狂喜之餘,承和帝不忘下旨,命驍驥大將軍率軍稍作休整後即刻班師回朝,凱旋之日將論功行賞,同時大赦天下,免徵賦稅一年。消息傳開,舉國一片歡騰。黎民百姓無不奔走相告,莫不齊呼「明君治國有道,良將守家有功」、「天儀千秋萬代」云云。

時值仲秋,天高雲淡。

靜謐的山谷中,偶爾有鳥兒嬉戲的叫聲傳來,時斷時續,煞是熱鬧。道路並不寬闊,僅容兩匹馬並駕齊驅,路的兩旁都是嵯峨的絕壁。遠處傳來汩汩的流水聲,想必是山間泉眼湧出來的泉水匯聚而成的溪澗。

此時,不遠處傳來一陣馬蹄聲,只見四五匹膘壯的駿馬絕塵而來,進入山谷。有條不紊的馬蹄聲在山谷中迴響,想是來人不凡。

果然,為首的男子一揚手,馬蹄聲戛然而止,乾脆利落。莫不是訓練有素,能有這般情形?

「少爺,您有何吩咐?」為首男子身後的藍衣男子驅馬上前問道。

「大家歇一歇再趕路吧。」聲音不溫不火,聽不出一絲疲倦的訊息,但他已經跳下馬走向路邊的亭子了。

「是。」藍衣男子下馬,又吩咐其他的人去飲馬,而他拿起一個水囊走向亭子。

為首男子端坐在亭中的石凳上,閉目養神。他其實有一張很耐看的臉,只是他身上瀰漫的過於淡漠的氣息讓人不得不常常忽略了他的面容。

藍衣男子看着眼前的主子,暗自嘆氣,少爺已經二十有三了,功已成名亦就,可是至今依然孤身一人,讓老爺和夫人泉下有知,怎得安息啊。搖了搖頭,他遞過水囊,「少爺,您喝水。」為首男子頷首,接過水囊。

看了看天色,藍衣男子又說,「少爺,日落之前我們趕到玄洲,明日再走一日,估計便可追上大隊了,不知少爺的意思……」

「不進玄洲,」為首男子開口,「取道霧焰山,先回京城。大隊,還是讓你父親領着罷。」

「這……」藍衣男子還想說什麼,卻又把話咽了回去,只道了聲「遵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