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事業比,戀愛算個屁啊》[和事業比,戀愛算個屁啊] - 第6章 往事1

周欣柔笑着說:「如果是李海安跟我還擔心,但是是李夜蓉那我就不擔心了。」

看着侍女還是一臉不解,周欣柔好心的給侍女解釋:「大部分落後的地方,他們喜歡把女娃教成喜歡奉獻,眼裡只有孩子丈夫的人,到時候別說回來搶家產了,連出村都困難。」

李香寒她們在門口等了十分鐘後,馬車終於到了。

李香寒和李嬸把行李搬到馬車上,李夜蓉也想幫忙,走過去剛拿起一個紅色的小行李,一個踉蹌,行李掉落地下。

裏面傳來瓷器被打碎的聲音,李嬸立馬走了過來,推開李夜蓉。

李嬸打開行李,裏面裝的胭脂盒子都碎了,完全不能用了。她指着李夜蓉罵:

「你說你是不是故意的,小姐為了你把她媽媽送給她的遺物都讓出來了,你呢?

還故意去打爛小姐的東西,你是不是一天不搞破壞心裏就過的不踏實。」

李夜蓉知道自己闖禍了,不知所措,低着頭挨罵。

李香寒聽到李嬸的謾罵聲,連忙發現手中的行李,走了過去。

李香寒她拉着李嬸說:「哎呀,這些東西都是些不值錢的東西,摔了也沒事,把它丟了就好了,小孩子嘛,毛手毛腳一點也正常。」

李嬸惡狠狠的說:「哭哭哭,我看啊,把她丟了才好。」說完就去放行李去了。

看着李夜蓉還低着頭在哭,李香寒摸着頭,李夜蓉抱住李香寒,哭着說:「我不是故意的,不要丟我,不要丟我」。

李香寒感覺到被抱着的地方有點濕,她抱起李夜蓉,李夜蓉卻死死的抱住李香寒。

李香寒摸着她的頭說:「你不用管你奶奶的,她說的是氣話,再說了我本來很糾結這些胭脂還要不要的,現在蓉蓉做了好事,我獎勵都來不及怎麼會丟了你了?」

李夜蓉抬起頭,眼睛紅紅的,吸着鼻涕說:「真的嘛?你真的不會丟了我嘛?」

李香寒掐着李夜蓉臉上的嬰兒肥,笑着說:「當然,蓉蓉那麼可愛,我疼還來不及怎麼可能扔了你呢。」

李香寒把李夜蓉抱了起來,對着她說:「來,我抱你去馬車裡獃著,」。

在半路上,李香寒一個沒踩穩,側身摔倒到地上,她雙手緊緊的抱住李夜蓉,李夜蓉用手抓着李香寒地手臂。

李夜蓉爬了起來,去扶李香寒。

李嬸看到李香寒摔倒在地上,立馬放下手中的行李,過去把李香寒扶了起來,看到李香寒手臂上出血了。

對着一旁的李夜蓉大聲罵:「你真是一個掃把星,害死你媽媽還不夠,現在還連累小姐。」

李香寒看着好不容易哄好的李夜蓉眼睛又開始紅了,立馬打斷罵罵咧咧的李嬸,對着她說:「都不管她的事情,是我沒站穩,李嬸,我腳踝很痛。」

李嬸聽到後很緊張,扶着李香寒說:「小姐,我先扶你去馬車坐着。」

李夜蓉孤零零的站在那裡,想要跟不敢,她覺得這一次連姐姐都要拋棄她了。

李香寒看到李夜蓉站在那裡不敢動的樣子,心疼。對着李夜蓉說:「蓉蓉,怎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