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道爺我成了》[很好,道爺我成了] - 第5章 標記

明明天氣溫熱,但那瞬間,葉茗的心降到了冰點。

一個戴着口罩的男子,正握着鋒利水果刀向她捅去。

「周……」

周良一把將刃握住。

「做什麼。」那人和周良對上眼神,對方瞳孔一震,握住周良的手腕。

周良脫力,放開匕首,隨後轉身一記鞭腿掃去。

「沒完沒了。」周良想着。

那人抓住空中的刀,向後跳去躲過了周良的攻擊。

「天地律法。」

周良一拳轟出。

對方眼角一彎,露出笑意,手握刀具筆直刺向周良的拳頭。

「錚錚!」

是金屬碰撞的聲音。

「嗯?」

對方及時感覺不妙馬上後撤,隨後向著葉茗的方向看了看。

周良冷冷的盯着他。

「就是你啊。」

對方疑惑的皺了皺眉,顯然不明白周良為什麼這麼說。

他的手臂處有血液流出,逐漸覆蓋到了水果刀刃上。

眼神中帶着一絲狂熱,攻擊再次襲來。

周良神知不能硬抗,只能不斷躲閃。

「這人為何要害我?是這個社會本來如此?不,那就又是巧合了。」

周良認定自己已經被人盯上了。

「動機呢?目的呢?我才剛剛來這個世界也太荒唐了。」

見無法擊中周良,對方也停了下來。

「明明只是一個鍊氣期,速度怎麼這麼快?」

感覺四周的目光聚集了過來,並且還有幾道強大的神識從他身上掃過。

「來了嗎……」

他斜跨一步,離開了現場。

驚魂未定的葉茗看到周良的手正在滴血……

「周良,你的手。」

周良微微一笑,並表示不用在意。

隨後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修復,若不是地上的血跡,葉茗差點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

「周良,你好厲害。」她的腿甚至有些發軟,遇到這種情況一般人應該會很慌張吧。

兩人又聊了兩句。

「你先回去吧。」周良說道。

「嗯……你回去的時候小心……」葉茗不知道這種時候應該說些什麼,猶豫片刻還是離開了。

周良抿了抿嘴唇:「明着針對我是吧。」

就在他準備使用天地律法追上對方,打算問個清楚時,他被三個人圍住了。

原來這三人是便衣,剛剛襲擊葉茗的是一個通緝犯,一個連環凶殺案的逃犯。

這個世界有強力水平的人很多,犯罪率自然高居不下。

簡單的交代一下事情的經過,那三位便衣便通過對講機對犯人實施抓捕。

周良站在原地:「連環殺人犯?又一個……巧合。」

……

一個滿身是血的人氣喘吁吁的躺在大樓的頂處。

「三個天之境的人,哈哈哈,爽啊!」

雖然他渾身是血,但這些血都不是他的,他抹了抹臉上黏糊糊的血液,隨後舔了舔。

他回憶起中午時遇見的人,眼前浮現出周良的那冰冷的眼神。

「太棒了!太棒了!就是他了!」他眼中的狂熱噴涌而出。

「想吃一口,啊~想啃了他!」

奇怪的行為舉止表明他精神缺陷。

他坐在地上放肆的狂笑,直到肺部的空氣全部排出他才猛的吸一口氣。

「咳咳咳,咳咳。」

……

葉茗身體面向車窗,目不轉睛的看着手中的玫瑰花。

「周良……」

葉茗面無表情,轉動着手中鮮紅的玫瑰花。

另一邊。

周良回到家後,周小雙迫不及待的問東問西。

周良招架不住便把事情說了出來。

「看電影~吃烤肉~牽手手~親嘴嘴~上……」

「喂喂喂,你適可而止。」周良用手化掌劈向她的腦瓜。

讓周良沒想到的是,她迅速躲過隨後一拳打在周良的胸前。

「哇!哥你有胸肌!我練氣二層都打不動你。」周小雙眼睛冒出金光,像一個變態一樣抓着周良的衣服。

「有胸肌應該也有腹肌吧,給我看看!」

原來自己的妹妹也是修鍊者?

周良費了一番功夫才回到了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