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潮之上》[黑潮之上] - 第二章 末日序曲

昏迷男人突然暴起咬斷了同伴的喉嚨,這事怎麼看怎麼詭異。

這兩人之間到底存在了怎麼樣的深仇大恨?電力井下到底發生了什麼?這些粘稠的黑泥又是從哪裡來的?在現場的所有目擊者都陷入了這樣的疑惑。

昏迷男人在咬死同伴之後,還想繼續攻擊圍觀群眾,好在人群在惡臭出現時散開了少許,旁邊兩個北方漢子很快反應過來,將他撲倒在地,解下皮帶捆住他的手腳。

即便如此,這個男人還是像蛇一樣瘋狂在地面上扭動着自己的身體,在地面上刮蹭下一灘灘烏黑的痕迹,與工裝男人的動脈血一同在地上繪製出一片紅與黑的後現代風格藝術作品。

**來得很快,不久以後120急救車也趕到現場。

工裝男人的頸部動脈完全離斷,創口布滿牙印,大量失血,大概只堅持了不到3分鐘,就徹底咽氣。

急救車趕到後裝模作樣的做了一番檢查,當場宣布死亡,連搶救的必要都沒有。再過了一陣子,更多的警車和法醫來到現場。

如此惡性的當街行兇事件,作案的手段居然還是用牙咬斷了脖頸,還是在新年裡這麼特殊的時間節點,連同辦案的刑警和法醫都感到不可思議。

整座城市的刑偵系統緊急動員。

現場被封鎖,一車一車的目擊者被送回當地的刑警大隊。

「所以,你是在喝奶茶,聽見了動靜,出來看熱鬧。」

「準確的說是一杯不加糖的熱可可,美女。」

「我的名字叫沈晨曦,你可以叫我沈警官。」

「哦哦,好的沈警官。」

審訊室內,夏衍和兩位刑警面對而坐,其中一位女性身材高挑,五官精緻,另一位則是一個看上去十分穩重的中年人。問詢由兩人共同提問,主要圍繞案發前後夏衍的行動軌跡以及一些現場的情況。

「你和犯罪嫌疑人,和受害者都沒有肢體接觸吧?」

「沒有,我一直站在靠外圈的位置,那個黑色的污泥實在是太臭了。」

筆錄做了半個小時,大部分時候是沈晨曦在那裡問東問西,但是很少問到重點,穩重警官則往往一針見血,掌控着筆錄的走向。

「你核對一下內容,沒有問題的話,在這個位置簽名,按指印。」沈晨曦記錄完畢,向夏衍展示筆錄內容,「後續有可能會電話聯繫你,希望你能夠積極配合調查。」

11號城市共由東南西北上下以及江濱新區七個城區組成,夏衍被帶到下城區刑警大隊內製作筆錄,由於事發倉促,除了犯罪嫌疑人被送去就醫以外,其他現場的圍觀群眾大部分都被送到了這裡,包括那兩位參與度比較高的北方漢子。

結束筆錄後,夏衍走出刑警大隊,打了輛的士回到案發現場,現場仍然有不少**圍在那裡。

取回電瓶車後,夏衍再沒有心思繼續接單,掉頭回到住處。

把電瓶車停放在華園小區樓下充電,夏衍走進一號樓電梯。

華園小區內共有三幢獨立的高層建築。

一號樓是塔樓結構,整個樓房呈現出直角的造型,高35層。

基於塔樓建築的特性,樓內住戶密集,房屋面積相對較小,一個電梯對應十二戶,租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