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歸青山將軍回來的那日》[鶴歸青山將軍回來的那日] - 第7章

走了一條路。
到沁園的時候,透過重重樹影看到的正好是長公主將欽天監大人抵在樹下的這一幕。
瓊林玉樹,光影交錯。
李嘉懿小巧挺立的鼻幾乎要抵在宋珩昱的臉上,他們靠的這麼近,絳唇映日,稍稍吐口氣,都能有所察覺。
裴將軍忽的就止住了步子。
本不該,可他卻像個偷窺狂似的躲在樹後,看李嘉懿對着宋珩昱耳鬢廝磨,喃喃細語。
他雙手握拳,橫眉冷目,沉着臉,樣子簡直是像要吃人。
期間,數次想要衝出去,可他忍住了,待宋珩昱走後他才大步流星地走過去,猿臂窄腰,右手緊緊鉗住李嘉懿的手婉,幾乎要將她拎起來。
李嘉懿吃痛,起身掙扎,裴季左手又將她另一隻手捉住了,膝蓋用力,禁錮在將才抵住欽天監大人的杏樹上。
滿樹花色顫了顫,似乎在哭訴自己今日的倒霉經歷。
風水輪流轉。
她抬眼對上那懲忿窒欲的臉,退無可退,有些力不從心,譏諷道:「裴將軍這是做什麼?」
「你又是在做什麼?」
裴季反問,手上的力道不自覺加重。
她主動靠近宋珩昱,兩人幾乎肌膚相貼,現下,卻極力想要拉開他們兩的距離。
裴季沒發現自己的話裡帶着濃厚的醋意,他咬牙切齒:「公主成全了我和攸寧,在殿上言心悅容家公子,卻又在這裡私會欽天監。
公主心口不一,心裏到底有誰?
公主究竟是想嫁給容譚西,還是宋珩昱?」
說到最後,像是要將她嚼碎了。
「將軍既已得償所願,就該適可而止,我喜歡阿貓阿狗都與裴將軍無關,你還是好好回去關心關心自己的紅顏知己。」
李嘉懿冷哼,用欽天監大人的話回擊:「君子應當克己復禮,請將軍放開我。」
裴季覺得自己快瘋了,在她面前自己就像是個脫盔卸甲,身披裡衣便往前沖的楞頭士兵,每走一步都是頭破血流,刀劍滿身。
「放開我。」
她冷冷重複。
裴將軍卻單手將她兩隻手腕圈在一起,騰出一隻手來捏住了她的下巴,狠狠吻了上去。
這是他們第一次親吻,他發了狂。
他們相識多年,一直以禮相待,克己復禮。
可如今,什麼己,什麼禮他都不想管。
他只覺得自己的心缺了一道口子,冷冷地漏出風來,吹得他痛不欲生,要從她的身上找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