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婿醫仙/豪婿醫仙》[豪婿醫仙/豪婿醫仙] - 第2章 燕京血案

「這麼久還沒醒,該不會是被你一巴掌打死了吧?」

「什麼叫我一巴掌給他打死了?明明是他自己身體不好猝死了,你見過有哪個人是被一巴掌打死的?」

「也對,那咱們接下來怎麼辦?」

「給青檀打個電話吧?就說……呃,就說葉秋在工地打工太勞累,回來就猝死了。

「好……」

聽着岳父岳母冷漠的交談,葉秋緩緩睜開眼皮,眼瞳如星空般深邃,眼神猶如見慣了生死離別的老僧,古井無波。

「誒,醒了!」掏出手機正準備打電話的林振國,指着葉秋興奮道。

「哦。
」蘇鳳裙瞥了葉秋一眼,便回了自己的卧室,根本不在意葉秋有沒有事。

林振國上下打量了一遍,問道:「喂,你買重病死亡保險了沒有?受益人是誰?是不是青檀?」

想起葉秋除了林青檀以外,似乎也無人可寫了。

「呵呵。

葉秋冷漠的笑了笑,起身朝着門外走去。

當下救人要緊,哪裡有空跟老丈人扯皮?

「嘁。
」林振國啐了口唾沫。
見葉秋走路四平八穩,這才隱隱放下警惕:「出去好,別猝死在家裡,晦氣得很!」

……

一輛開往楚州博仁醫院的公交車上。

葉秋翻開了通訊錄,見到第一頁上只寫了一個名字吳山河,以及一個電話號碼。

他沒有猶豫,直接用手機撥了過去。

「嘟,嘟。

兩聲過後,電話接通,對面傳來了關切的聲音:「是少主嗎?老爺不會給我這種小人物打電話,那便只能是少主了。

「是我,吳叔。
」葉秋的聲音有些沙啞。

「什麼?」

「真是少主?」

「老天開眼啊,就知道主子不會絕後,總算讓我和少主又聯繫上了!」

「少主,您不知道,這些年我有多想您,您父親走了以後,我們這些舊部也都被老爺打散,各自分散在天南地北,沒有命令誰也不能回燕京……」

聽着對面好一陣哭訴。

葉秋只覺得有些悵然若失,這一晃都過了十五個年頭了,回過神來,他沉聲道:「吳叔,最近怎麼樣?」

父親這些舊部沒有一個簡單的,以他們的本事,只要不是被刻意打壓,都能混的風生水起。

「燕京姜家在江北的代言人!」吳山河語氣一沉,冷聲道:「少主遇上麻煩了?」

「現在算不上什麼麻煩了。
」葉秋抹了一把臉上干透的血漬,神情錯愕道:「怎麼跑去姜家做事了?」

他以為吳山河就算不能回燕京,也不至於要依附別的家族生存吧?

「嗨,這不是幫您看着少奶奶嗎?」吳山河大大咧咧道:「姜家小公主可是主公欽定的兒媳!」

「……」葉秋嘴角抽搐了幾下:「呃,當年我爸只是開個玩笑而已,根本做不得數,而且我現在也已經結婚了,你可不能亂點鴛鴦譜!」

「啊?少主已經結婚了?」吳山河又是震驚,又是錯愕。

「好了,不說這個了。
」葉秋正了正色問道:「吳叔,你在江北有多大的勢力?」

楚州是江北行省的第二大城市,若是吳山河在江北吃得開,那他就該在楚州也有實力。

「話不敢多說。
」吳山河先是笑眯眯的說了一句,旋即聲音越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