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甜寵:總裁的多面契約妻》[豪門甜寵:總裁的多面契約妻] - 第7章 老公乖

「啊!」

一聲慘叫,保鏢已經跪倒在地,手腕扭曲成一個奇怪的形狀。

夏安陽疑惑,看向身後。

是顧銘淵!

「你怎麼來了?」夏安陽有些詫異。

顧銘淵伸手將她攬到懷裡:「不是讓秦毅跟着你嗎?」

「我想自己解決這件事。」夏安陽說,微微側身掙脫了顧銘淵的懷抱。

顧銘淵微微皺了一下眉頭:「臉怎麼回事?誰幹的?」

夏安陽從善如流地指向夏初雨。

「不,不是我……」夏初雨一臉驚恐地躲到母親身後。

她迅速認出這是前天遇到的那位,自稱是夏安陽男友的男人。夏初雨還以為只是逢場作戲,沒想到今日他竟然親自來為夏安陽撐腰。

那男人的視線向她投射而來,幾乎洞穿一切,冰冷得似乎只是在看一樣死物。

「媽媽,救我!」夏初雨下意識地呼喊媽媽。

「夏安陽,你從哪裡找了個野男人來威脅我?我警告你,這是夏家的事,不容外人插手。」林艷惡狠狠地說。

「野男人?」顧銘淵把玩着這三個字,冷哼一聲,將臉貼近夏安陽的耳朵:「告訴她們,你是從哪裡找了個我這樣的,野男人。」

夏安陽自詡見多識廣,仍是抵擋不住顧銘淵這樣的架勢,臉上發燙。

知道顧銘淵是在配合自己演戲,便也嬌滴滴地說:「老公乖,你不是野男人。」

「你結婚了?」夏志成難以置信,「你怎麼不跟爸爸說一聲?」

「有什麼必要嗎?」夏安陽說,「從小到大我跟你說的每一句話,有哪一句被你真正放在心上過?」

夏志成無言,捏捏眉心:「至少讓爸爸知道,他是什麼人吧?」

「是我老公呀。」夏安陽裝傻,事實上她自己也不知道這個顧銘淵到底是什麼人。

很明顯顧銘淵被夏安陽的這句話取悅:「你想怎麼處理她們?」

「夏初雨和林艷,每人扇五個耳光算了。」夏安陽有些疲憊。

這些自稱是家人的人竟想將她推入地獄,而這個只是因為一紙婚約逢場作戲的老公,卻願意將她救出火海。

「韓栮。」顧銘淵喊身旁的一個男人。

「是,顧少。」說著韓栮就搓了搓手,敢惹我們顧少夫人,簡直就是活膩了。

「我累了。」夏安陽看向顧銘淵,「我們回家吧?」

回家。顧銘淵心底一陣異樣的感覺,忍不住再次將夏安陽摟在懷裡,將頭埋在她的肩膀,是溫暖的,柔軟的。

她的身高恰好可以被自己嵌在懷裡,如拼圖之間互相填補空缺一般,顧銘淵可以完美地被夏安陽填滿。

「我們回家吧?」夏安陽重複,她已經疲憊不堪,此刻顧銘淵幾乎將全部體重壓在自己身上,讓她動彈不得。

無奈之下,夏安陽只好維持這個姿勢,轉身拖着他往門口走。

可這幅模樣在夏家人眼裡看起來就變成了相親相愛。

夏初雨委屈地看向林艷:「媽,你看姐姐她不僅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