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甜寵:總裁的多面契約妻》[豪門甜寵:總裁的多面契約妻] - 第6章 夏家

「你還有臉回來?」

一個耳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襲來,身後是台階,來不及後退,夏安陽忙地抬起左臂抵擋,但躲閃不及!

那手掌重重擊打在夏安陽臉上,不用看她也想像到了臉上的紅印。

「呀,你的臉上有蚊子,我幫你打一下你不介意吧?」夏初雨的聲音傳來,隨後一腳踢在夏安陽肚子上「肚子上也有哦。」

無處可躲,夏安陽滾落樓梯,還好自己練過,不然得躺個幾天才能下床。夏安陽無比慶幸,用右手撐着地站起來。

她的左手受過重傷,至今都沒有痊癒,用不了較大的力氣,在雨天還會隱隱作痛。這是她一生的陰影,更讓她下定決心回國要做個普通人。

看着夏安陽這副模樣,夏初雨笑嘻嘻地跑回別墅。

夏安陽拍拍身上的土,也走了進去,客廳一陣歡笑。這一家人似乎剛吃完午飯,一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夏安陽,你還有臉回來?」林艷以同樣的話質問,「喬家公子很生氣,天天帶人上門找你算賬,聲稱斷絕一切和夏家的生意合作,夏安陽,你賠得起嗎?」

「他過兩天就不會來了。」夏安陽說,也沒那個本事來了,八千萬的懸賞,足以讓他半死不活。

「倒是你,林艷,你還有臉說我?」夏安陽居高臨下地站在林艷身前,「你敢保證在送我過去之前對喬宇澤的人品渾然不知嗎?」

「別不懂禮貌,那是你媽。」夏志成頗有些不悅。

「我媽?我的媽媽叫安琴,過去是她,以後也永遠只有她一人。」夏安陽說。

「姐姐,你怎麼這麼不懂事,你知道媽為了安撫喬少爺,從林家拿了多少錢嗎?」夏初雨故作心痛,「要不是媽,你哪有今天。」

「你早就知道喬宇澤不是什麼好人了吧。」夏安陽看向夏初雨,「你們要臉,你們用女人去填補商業能力的不足,你們至高無上,用下三濫的手段把我騙去睡服喬少爺。你們可當真是三好市民五好家庭。」

「什麼?不是說只是讓安陽和喬少爺認識一下嗎?」夏志成驚訝,「艷,怎麼會是……」

「你果然不知道。」夏安陽由衷地替夏志成感到悲哀,「你太懦弱了。你的這份懦弱,不僅會害了你自己,還會害了我,害了整個夏家!」

「安陽,你!」夏志成惱羞成怒,立馬叫來了下人,「把她請出去。」

「你走吧,這件事算我們的錯。不需要你賠償,以後別回來了。」夏志成看着眼前的女人,已經二十歲的夏安陽出落得越發水靈,越來越像她的親生媽媽安琴。

記憶中的女兒依稀還是出國之前的模樣,八歲的女孩總在他下班回家的時候蹲坐在玄關,說要等爸爸下班回家,不論風雨也無論冬夏。

捧着小花或是奇形怪狀的石子,說這是自己今天找來的寶物。那時的她總是這樣愛玩,不惜把自己摔得鼻青臉腫。

偶爾他加班到深夜,夏安陽依舊坐在那裡等,抱着膝蓋昏昏欲睡,看到他來,跑來牽他的手說:「爸爸,歡迎回家。」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