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少的強寵小嬌妻》[顧少的強寵小嬌妻] - 第10章 折磨(2)

本用不了力。
沒有視覺,也聽不到任何動靜,這讓許思羽害怕,她呼吸加重 不斷抬頭,轉頭,在崩潰的最後一刻,她聽到熟悉的聲音。
「姐姐,這次怎麼不逃了?」
是許若的聲音,許若將自己眼睛上的蒙布摘下,得逞的看着許思羽。
許思羽心底下沉,她要是再猜不出這是許若要害自己便是傻子了。
許思羽瞬間冷靜下來,她不能讓許若抓到自己懦弱的樣子,她上一次能逃,這一次也能,許思羽心中不停的安慰自己,只是手指微微顫抖還是暴露了自己的不安。
許若自然猜出了許思羽的一些心思,她彎腰,半蹲在許思羽的面前,一手抓住許思羽的頭髮,一手捏住許思羽的臉:「我說,姐姐你已經到這地步了,還這麼鎮定,給誰看呢?」
「哦,應該是給蕭遠哥哥看,我就好奇了,你有什麼值得蕭遠哥哥喜歡?就是個會委屈的小賤人而已啊。

許若一句一句的說道,手中的動作逐漸用力,實在是疼,最後許思羽忍不住皺眉,「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許思羽眼角沾染上一些濕意,但是倔強的忍住,而這不斷刺激着許若。
許若像是發瘋一般猛然站起,刺耳的說道:「幹什麼?你等下就知道。

說著,就讓身邊的幾個打手將許思羽吊起來,懸掛的滋味一點都不好受,尤其是雙手被綁的很緊,像是要脫臼一般,許思羽覺得許若太瘋了,心中沒來的慌亂,她掙脫了兩下,但是只會讓那繩子摩擦皮膚更厲害。
許若將許思羽的掙扎看在眼裡,不慌不亂的給許思羽潑了一桶冰水,裏面還夾雜着細碎的冰塊,砸在臉上只覺得像是被剜一般。
許思羽趕緊甩掉臉上的水,但是眼睛進水讓她很難受,尤其是看不清眼前的人,許思羽攥緊繩子,實在是慌亂,沒有任何的安全感。
然而許若還沒完,她用鋒利的指甲划過許思羽的臉,像是毒蛇一般,許思羽忍不住顫抖。
「好姐姐,你說要是毀容了,蕭遠哥哥就不會喜歡你了吧,到時候你要是找他,估計會被認為是瘋子吧。

許若一想到那個場景,就莫名的暢快,可是記憶突然到那日蕭遠厭惡看自己的目光,許思羽臉上的興奮瞬間沉了下來。
「你不能這麼做,你就不怕遠哥哥追究嗎?」許思羽立刻反駁,閉着雙眼,讓她看不出方向,只能大聲說話:「到時候只會更加厭惡你。

「啪」
這一次許思羽沒奪躲過許若的巴掌,響亮乾脆的聲音在整個破舊工廠里很是清晰,許思羽咬着牙,臉上是火辣辣的疼。
「厭惡就厭惡吧,到時候許家稍微加壓,他還是得娶我。
」許若擦了擦自己的手指,不急不慢的陰冷道:「至於你,嫁給顧少又怎麼樣?有了醜聞顧家還會要你嗎?」
許若早就打聽到顧凜的身份,知道顧凜是顧氏集團的總裁還有顧家的少掌門人,更讓許若嫉妒!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