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少的強寵小嬌妻》[顧少的強寵小嬌妻] - 第10章 折磨

顧凜語氣有些冷的說道,據這段時間了解,許思羽並不是個會隨便一走了之的女人,顧凜不悅的看着舞會散場,裏面漸漸走出來的人,照在他們身上的光讓顧凜覺得礙眼,顧凜方才找過了,許思羽根本沒在宴會場所。
在顧凜煩心的時候,有宴會上還沒和他交流過的,特地來找顧凜寒暄幾句,想着攀上顧家這個大靠山,但是在走到顧凜身邊還沒兩步遠的時候就被嚇退了。
也有沒眼力的,比如林悅,林悅見顧凜身邊沒有許思羽,心中高興不得了,也不顧顧凜臉色如何難看便貼身上去。
「顧少這是在做什麼?」林悅扭着屁股走過去,顧凜抬眼冷漠看了一眼,林悅心中一涼,但很快臉上又是笑意:「如果顧少空閑的話,不知可否送我回去呀。

「我方才喝了點酒,有些走不穩呢。

說著,林悅就要倒在顧凜身上,顧凜聞着林悅身上的脂粉味只覺得噁心,「林家是付不起司機的費用?」
「滾。

顧凜狠聲說道,身邊的氣場逐漸變冷,臉上比平日更嚴酷了一些,絲毫看不出這是玩笑話,林悅臉上的笑也掛不住。
而此刻司機也得到消息,他小心翼翼的說道:「管家說夫人沒回去,而且醫院那邊也沒少夫人的身影。

顧凜聽後,嘴角即刻下沉,哪裡也沒去?顧凜想起方才許思羽招惹林悅一事,語氣寒冷如冰刺,「是你動的手腳?」
顧凜眯了眯眼,手掐住林悅的脖子,若是再用力一些,林悅估計都喘不上氣,但是如今這副模樣也沒號多少,顧凜身上的壓迫感讓她很是難受,臉色蒼白:「不,不是我,我根本不知道。

顧凜審視的看着林悅,發現對方臉色慌張也不像說謊,心中一沉,對着保鏢說道:「查宴會的監控。

顧凜重新回到宴會上,夾着的煙即將燒到指尖的時候,他才回過神,直接將煙丟在地上,皮鞋很狠磨了幾下。
保鏢將視頻監控遞給顧凜看的時候,只覺得主人身上的冷氣逐漸奪人性命。
「去查一下這群人是誰,今晚查到 ,不然你們不用幹了。

顧凜淡淡的說道,眼神毫無波瀾的可怕,身邊的保鏢瞬間散開來,他們知道顧凜在緊急的情況下越是冷靜,則越是認真。
顧凜眉眼微垂,眼中閃過一抹擔心,看着地上燃燒得只剩一絲光亮的煙灰,更是不耐,顧凜原本以為是林家動的手腳,可如今看來不是。
而另外一邊,許思羽被抓着頭髮到郊區,一路上藥效散的差不多,可是心底的恐懼也在擴大,她努力穩住顫抖的聲音:「你們要多少錢,我可以給的。

許思羽吞了吞口水,話聲剛剛落下她自己就被人用力的丟在地上,腳上不穩拐到了,刺痛從腳底開始蔓延,而手上則破皮了好幾處,雪白的手臂上開始滲血。
求饒沒有得到回應,這讓許思羽心底更加不安,雙手和雙腳被牢牢綁住,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