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閨中嬌》[閨中嬌] - 第五章 相貌

她如何面對他!

唐芍慍怒地看着依舊緊閉的宮門,這聖上好生算計!

無論他出於何意將她與南伽綁在一起,他今夜所為都非一個明君該有的手段!

用她背後的趙唐兩家鉗制住身處險境的南伽,更是利用她羞辱南伽!

殿宇內,皇帝明柳一凝眉緊鎖,死死盯着攤在桌上的一封封八百里加急的戰報。戰報上無一例外都在透露出一個意思。

驟然,皇帝將戰報一掃推到地上,神色冷峻言語肅然,「這南伽,一連半月每日一封八百里加急的戰報,問的全是他家長里短的事!。」

「聖上息怒!」白公公貼心奉上茶,「聖上,莫是忘了南伽將軍新婚還未過小半年,自然貼己着些。」

「你看看,你看看,孤的南伽將軍寫了些什麼?」

皇帝推開白公公送上的茶,他晨昏定省日夜為國力操勞,每天晚上還需要為他的將軍關懷他新過門的夫人。

「孤就沒見過那個七尺男兒話里話外全是女人?」

「他哪是行軍打仗啊,就那點時間他全用來和我千叮嚀萬囑咐他夫人房中的銀骨碳是否還有存余,若如已無讓孤給他夫人送些過去。」

「孤是真龍天子,卻在這大名鼎鼎的南伽將軍手上混了個打雜的活什?」

皇帝越想越氣,起先覺着新奇後面越看戰報越惱火,這邊關戰事吃緊,滿朝文武皆鬧得人心惶惶。

他拿着這一封封所謂的戰報坐在龍椅上一本正經的胡謅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他難道是讓那小子跑到豐疆顯擺自己有個夫人嗎?

「孤手底養的那些流星報馬全讓他拿來關心他夫人了!什麼身體安好,食慾尚佳,可有外人與他夫人逗趣?這些孤全都要替他細心貼己嗎?」

「他當初真該娶了我,省得我放着後宮妃嬪不管,跑這來看着黏酸的戰報?」

他一聲比一聲沉怒,恨不得讓殿門外的某人夫人聽了去。

皇帝這個前重後輕,尤其是用力的咬着『他當初真該娶了我』這八個字。

唐芍站在門外,唯有這句話聽得最為真切。

如今的聖上她未曾見過,但倒是聽不過不少他的龍陽之癖的話文。

這皇帝盛怒莫不是因為她夫婿南伽?

「小白子,你告訴孤,孤當時是怎麼瞎了眼了讓他糊弄了過去,給他指婚的?」

白公公聽着聖上暴怒,額間滲出微末冷汗,「聖上和將軍兄弟情誼深厚,若是交若他人,將軍也是不放心的。」

「少來糊弄孤,宣她入殿。」

白公公自然知道聖上說的她是誰,「宣,將軍夫人入殿。」

皇帝看着款款而來的女人,心中一愣,不由得想起原先他宮中選妃。凡是四品以上的官家女皆是被畫官紛紛製成畫冊呈了上來。

他還沒來及細瞧,便是被南伽把眼前的這個女人給剔除了出去。

嗯?

南伽原話是怎麼說的?

皇帝細想了會兒,方才記起南伽說,「唐家幺女,唐芍相貌粗鄙人厭鬼棄,為人更是嬌縱無禮,時常在京中坊市欺行霸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