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閨中嬌》[閨中嬌] - 第四章 處境

入宮的馬車上,一路馬蹄落地青磚的脆響,令唐芍不免心驚。

夜,官不扣宮門,婦不入宮闈。

這是大燕開國以來太祖爺定下的規矩,哪怕是皇帝急召都只能在摘星樓議事,如今這一遭唐芍只能想到她是做質子進宮面聖。

她不信宮中南伽沒有耳目,只要她在宮中一日,南伽就受制一日!

唐芍一路想着南伽信誓旦旦的那句,「班師回朝。」

他……如今究竟是何處境………

豐疆境內,流民失所,餓殍遍野。

哪怕是朝廷糧草輜重都無法從朗越長廊運出,遼軍佔據了江域城。該城險要,更是易守難攻,同時亦是南遠大軍後方的補給線!

江域城失守,無疑是在南伽脖子上懸了把利刃,見血封喉!

這李佳真該死!

唐芍絞着手中綉帕,夜空中不斷盤旋逼近的黑鷹雙瞳怵厲,旋即穩穩停落在黃金頂的一顆夜明珠上。

「駕!」

烈馬橫跨,凌空一聲馬鞭抽打的馬鳴聲,在整個京都傳開,「八百里急報!!」

柳蟬立即翻身上了馬車,「夫人,是將軍府的徽印。」

「這急報,倒像是刻意為之。」唐芍也是注意到了烈馬上那人佩戴的腰牌,「入宮後,多有不便。你速速與張楚廖三位掌柜商議,儘早準備調度物資。切記,暗中和楚桀將軍聯繫,讓他在京郊西處伏一隊人馬,密切關注豐疆動向!」

「必要時,轉移唐家新鮮血脈。」

「切記,莫要讓人察覺了。」

「可是,夫人您?」柳蟬也察覺出些許不對勁,心下擔心夫人一人如何對付得了宮中一直視她為勁敵的趙皇后!

「從這到皇宮,至少還有一盞茶的功夫,你保全自己。」唐芍看着瞬間淚目的柳蟬,無聲的笑了笑。

這冬日莫說一盞茶的功夫了,也不過稍稍一些時間,柳蟬腳程再快也來不及趕到須霜樓。

這李佳真是中庸至極,讓此人掌兵何不是大遼的磨刀石!唐芍背靠馬車,感覺馬的腳程快了不少。

耳邊急促的急報聲不絕於耳,她甚至懷疑今晚入關的急報像是被人算計好的。林皇后和她關係險惡,何來惦記一說!

無稽之談!

「駕!!!!八百里急報!!」

「八百里急報!!」

烈馬怒蹄攪得唐芍心中煩悶,她恨不得立馬跳下馬車跑到江灃尋她家將軍!

馬車上帷裳飄動,一道人影落在了唐芍的面前,女人單膝跪地,「夫人。」

唐芍低頭看着女子身上和柳蟬無二的服飾,柳眉頗皺,「你是這一月余來一直跟着我的那人?」

原先她便覺得不對,唐芍自從南伽出征後便一直感覺到身後有雙眼睛!卻不曾想是南伽手下的人,女子腰牌上掛着南伽的徽印,印上是一隻銜着迷迭的鷹隼。

那是大遼皇室的徽記!

「是的,夫人。」

女人仰面,一張遠眉杏眼的俏臉就是出現在唐芍面前,唐芍看着女子芙蓉面上一抹我見猶憐的嬌憐感,讓她忍不住嗤聲笑出。

這南伽倒是從何時養了個這麼如花美眷的美人啊,真叫她喜不甚收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