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手匠神》[鬼手匠神] - 第1章

第1章我叫陳子昂,從小和師父在大山中居住。
我的身世很奇特,有人說,我是野人的孩子,我們這裡的山裡出野人,那是一個世界之謎。
到底我是不是野人的孩子,我問過師父,可是我師父總是不告訴我真相。
我身上有很多奇特的事情,比如說,我經常晚上看到奇怪的東西,還有我總是能無意中看到我遇到的人過去幾天和未來幾天的事情。
師父告訴我,沒出現的不要說出來,出現過的也不要說。
忍住是個很艱難的事情。
似乎和這些奇異的能力伴隨的,師父說我的命格不好,就是說有短命之意,不知道是不是和我有這些能力有關。
所以每年我的生日快到的時候,師父都會在這天夜裡,在祖師爺的像前點上一盞燈,然後把我的生辰八字放進一個錦囊,然後殺了一個公雞,雞血滴到我的生辰八字錦囊上。
然後供養一天一夜。
師父說,這樣就可以給我續命,師父年年如此,我心裏很感激他,可是我也對我的命運充滿了一種不確定感。
師父是一個修行之人,五十多歲了,有些瘦瘦的樣子,遠近的鄉民人都來找師父算命測風水啥的,師父也盡量滿足他們的要求,他不大收錢,只收供養,所以我們衣食無缺。
師父也教我很多算命風水的學問,當然,師父也練功夫,我親眼看到他把碗口的樹一掌打斷,我當時就纏着要學,他也教了我。
後來無意中,我發現一個事,師父很有名,是附近三省出名的風水大師,他是刻意隱居在這裡的,所謂深埋身與名的意思。
因為我無意發現了一張以前的報紙,發黃的報紙上寫着,風水大師鳴三省來了!
照片正是師父,當時場面很浩大,各界名流都到了,很多當年的明星面孔都在上面,據說在歡迎會上當時的指點,瞬間讓一些人改變了命運。
我有些心裏發熱,就拿着報紙去找師父求證,師父只是淡淡說了句,都是虛名,你要好好學習我教你的東西,以後有用,名氣錢財都是虛,但是你必須逆天改命!」
逆天改命,我從小手臂內側有個銅錢大小未開的黑色蓮花圖案,師父說了 ,如果五個花瓣開放,我基本上就陽壽到頭了。
師父沒說這是啥原因造成的,問過一次,他只說,這是命,可是我不大信,我覺得這也許是人為的。
只是我年紀越大,這花瓣似乎在慢慢往外開,我知道,師父也儘力阻止了,一切看天意吧,只是師父日漸焦慮,我知道,他為我擔心。
就這樣,我們一起相依為命了十幾年,在師父的傳授下,我學會了風水算命測生死,還會抓鬼消災,還學會了高明的功夫,但是師父讓我不要在人前暴露,所以,我從不顯擺這些。
不過,我曾經在修鍊的時候,入靜很深,突然我夢到了我一身華麗的黃色金邊道服,懸浮在空中,全身金光閃閃的,背後還有一把金光閃閃的劍背着。
醒來,我發現,夢裡的我不是和傳說里的天師差不多嗎?
我問了師父,師父微笑不語,依然說,等我長大了,功夫高了,自然就知道那是真是幻了。
就這樣,在我生日前,一個人來了。
當時師父再次看了我手上的蓮花,師父沉着臉,這時候,外面有敲門聲。
此刻已經是傍晚,外面黑黑的,這個時候,一般不會有人來的。
請進!」
師父看了眼外面,直接說道。
門咯吱開了,一個人走了進來。
他的樣子很奇特,穿着一身黑色唐裝,綉金布鞋,有塊大懷錶,金燦燦的,手上有一個顏色正的翡翠戒指,很富貴的樣子,年紀不小了,雖然保養得很好,臉上幾乎沒啥滄桑。
請問您是鳴三省嗎?」
來人問道。
師父看着他,不置可否,然後來了一句,知道我的規矩嗎?」
師父的規矩是,不管看風水還是算命,都是為富不仁不看,死人不看。
我不清楚來人是為富不仁還是死人,可是我的確沒往死人那方面想,後來才知道,師父當時就看出來人的真實情況的。
當然知道,可萬事有例外,何況,你身邊這孩子的事,也不能再拖了!」
來人眼光很毒,一下子看出我的狀況。
我認為他也是一個高人。
貴姓!」
師父問道。
何,何東貴,就是我!」
來人說道。
久仰,早聽說了江夏城的西富東貴,今日一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