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墓迷燈》[鬼墓迷燈] - 第五章 畫皮

「蒼山如海,殘陽如血。」

我站在一處懸崖邊,看着暮色蒼茫,揮了揮手中的雪花啤酒,大有一種偉人指點江山的感覺。

「吳為,這麼多年,還是這樣一副自戀的模樣,過來先吃完這隻燒雞再說。」

旁邊的二胖撇了撇嘴,有些不滿的說道。

「說起自戀吹牛,誰能比得上你魯二胖?算了,不和你計較,吃完再談大生意。」

我點了點頭,回到山谷處,撕下一個雞大腿,狠狠嚼了幾口,然後將手中罐啤一飲而盡。

對面體重二百多斤重的二胖,很快吃完了一隻半燒雞,罐啤也喝了十一個,有些醉眼迷離。

我叫吳為,二胖全名魯文西,我和二胖是村裡的發小,當年並稱為大石村雙傑,一文一武,二胖是縣裡八屆青少年散打王,而我是村裡最近八年唯一的一位大學生。

時光飛逝,一轉眼,我大學畢業三年多了,二胖闖蕩江湖也有八年,這次回到故鄉相聚,自然是十分興奮。

我和二胖相約來到當年最愛爬的丘山,好好聚一聚。

丘山在河南省琪縣,屬於太行山脈的一部分,險峻陡峭,風景秀美。

「二胖,好幾年不見,混得怎麼樣?」

我酒量還可以,此時也有三分醉意,笑着問道。

「這些年,我山西挖過煤,新疆採過油,南洋跑過船,累了,倦了,準備做點穩定一點的生意。

你呢?」

二胖淡定的喝完一罐啤酒,露出了一副高手看破紅塵的表情。

他當年身材只是微胖,但現在胖成了大肉丸子,尤其是腦袋,和肉球沒有什麼區別,五官部分的面積,占臉部總面積的四分之一,甚至還要少。

胳膊腿上都是肉圈,和米其林輪胎那個商標小人差不多。

「佩服,我是東渡蘇浙,南下兩廣,西上志願,北漂京都,但都是給人打工,終究不自由,也是倦了,回來正準備做些大一點,穩一點的生意。

當真是英雄所見略同。」

我將罐啤一飲而盡,萬丈豪情油然而生。

「說得好,你我當年並稱大石村雙傑,如今強強聯合,定能開創一番事業。」

魯二胖小眼睛一亮,沉聲說道,

「我覺得兩元店項目很有前途,積少成多,將來還能開個連鎖店,你想想,如果一個城市的兩元店,都被我們壟斷,那麼每天有多少流水。」

「噗!」

我一口啤酒噴了出去,說道,「二胖,你還是這麼混,兩元店?你也能說得出口,那東西有什麼前途?」

「吳為,你別以為你多讀過幾年書,論社會經驗你遠遠不及,少說風涼話,你說什麼有前途?」

二胖大怒,橫眉立目嚷道。

「你懂什麼,兩元店已經爛大街了,現在一個很重要的商機擺在面前,就是鐵板雞架,如果是在大學附近,或者人流密集的商圈,絕對賺到爆,

你想想,一隻雞架的利潤就算三塊錢,一天賣四百個就是一千二,扣除雜七雜八的費用,你我一天賺八百元問題不大。

一人四百,一月一萬二,然後咱們搞加盟,收加盟費,開連鎖店,怎麼樣?

我所在的大學,現在外面賣雞架,賣煎餅果子的都賺飛了。」

我一本正經的說道。

「有道理,你說的很有道理,讓我再考慮考慮。」

二胖一聽,大感興趣,不過並沒有立刻下決定。

「猶豫什麼啊,給人打工沒有什麼前途,對了,咱實話實說,你小子這些年都幹了什麼?」

我大聲問道。這三年多來,我換了六個工作單位,一個個遇到的老闆和大爺一樣,橫挑眉毛豎挑眼,有意無意的說,看看,大學生還不得給我老老實實打工?

我脾氣不大,卻受不了氣,受不了委屈,輾轉下來,到現在工作也沒有穩定。

「實不相瞞,自從身體越來越胖後,比賽是繼續參加不了,可他妹妹的,我除了打架什麼都不會,只好當了別人的保鏢。

一開始還是大老闆,之後變成了中老闆,最後是小老闆,你妹的,越是小老闆事越多,最後這個,還扣了我兩個月的工錢,而且敢罵我影響他的形象,

當年我還救過這小老闆一次,沒想到這樣對我,一怒之下,把那小老闆胳膊打斷,跑回來了。」

魯二胖越說越氣憤,渾身的肉直顫,露出了殺氣,重新恢復了當年那少年散打王的氣概。

「二胖啊二胖,看你這一身肥肉,我要是老闆,也不要你。」

我看着二胖臃腫的身材,忍不住笑道。

「我告訴你,雖然我胖,功夫可沒落下,雖說是野路子,但八極拳加太極拳,四五個小子也進不了身。」

二胖大怒,嚷道。

「我雖然不懂功夫,但是也知道八極拳剛猛爆裂,太極拳以柔克剛,你同時練兩種,怪不得越練越胖。

就你這樣的,打兩個都費勁。」

我一聽更樂了,不以為然的說道。

「今日我就讓你看看我的功夫。」

二胖是個急脾氣,當年上學的時候就以心狠手黑著稱,是個混世魔王,初中畢業後把教導主任和副校長都打了一頓,

現在看到我藐視他的功夫,憤怒無比,開始在山坡上打拳踢腿。

還別說,別看他身軀胖,還是很靈活的,拳來腳往,虎虎生風。

「啪!」

二胖一個凌空轉身後擺腿,重重落在地上。

「好!」

我忍不住大聲讚歎。

「哎呦!」

二胖一聲慘叫,腳下踩出一個大洞,直接就陷了下去,只露出了上半個身子。

「我暈,這麼厲害,地都能踩個洞。」

我驚呆了,叫道。

「暈死,什麼踩得,不知道那個孫子挖的陷阱,快來拉我一把。」

二胖腰卡在洞口,大聲嚷道。

「等會兒,我先拍張照片,這姿勢不錯。」

我迅速掏出手機,拍了一下,本想讓二胖多卡一會兒,這個樣子很奇怪,很難得,不過看到二胖滿臉通紅,知道再憋下去容易出事,急忙跑過去,拉着二胖的手往上提。

提了三下,根本提不動,這二胖,簡直比一頭豬都沉。

「給我起!」

我大吼一聲,拼盡全力往上拉,猛地腳下又一陷,和二胖一起跌落下去。

「噗通!」

兩人跌了下去,摔得七葷八素,原來這個洞是直上直下的,足有二十幾米深,如果不是四周的土石雜草掛着,減弱了速度,恐怕都得摔個骨斷筋折。

二胖在下邊,當了肉墊子,還被我壓了一下,好在他皮糙肉厚,雖然疼得直翻白眼,總算沒有受重傷。

「你妹的,那個龜孫子挖的陷阱,把胖爺我埋伏死了。」

二胖氣呼呼的大叫。

「誰幹的這缺德事,生兒子肯定沒有肚臍。」

我胳膊腿也被劃破了,出了好幾道血口子,疼痛難當。

這時候洞口大開,透出些光線,洞內一片朦朧,還有一些散落的土石落下,我和二胖怕被砸到,都躲進了洞內。

「這他妹妹的不是防空洞吧,挺大啊,可誰家防空洞洞口直上直下的?一個炸彈落下可就廢了。」

二胖摔了個滿臉花,胳膊也劃破了,氣呼呼的邊走邊罵。

洞里光線微弱,胖子拿出很有檔次的都彭牌防風打火機,四處觀看。

「說不定是藏寶洞,二胖,我們很有可能時來運轉。」

我看到這洞穴明顯有人工搭建的痕迹,洞壁都是青石,當即說道。

「藏寶洞?我的媽,這是要發啊,怪不得最近眼皮老跳,絕對是發財的節奏。」

二胖一聽大喜,他膽子大,往前快步走去。

「啊!」

二胖大叫一聲,跌倒在地,我跟在他後邊,嚇了一大跳。

洞內黑蒙蒙的,氣氛有些詭異。

打火機重新打着,我和二胖仔細一看,嚇得全都叫了起來。

一具白森森的骷髏骨跌落在地,旁邊還有一個大包,裏面隱約有一些工具,還有些黃色的符籙,俗稱鬼畫符。

燈光昏暗,我和二胖都做着藏寶洞的美夢,沒想到率先遇到骷髏人,這心理落差實在太大了,汗毛倒豎,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我甚至聽到了自己的心跳和呼吸聲。

「有什麼可怕的,胖爺我當年在南洋做保鏢,船員火拚,死人都見過,沒什麼大不了的,走,倒要看看裏面是什麼東西。」

二胖畢竟是習武之人,闖蕩江湖也經過不少大風浪,心理素質比我穩定,很快鼓起勇氣,往前方走去。

「走,沒有什麼可怕的。」

我心說再怎麼說,我也是大學生,大石村雙傑之首,決不能讓一個武夫比了下去。

二胖扔給我一個打火機,也是防風的,當然檔次不夠,兩人接着往前走。

洞穴很寬敞,但畢竟是個山洞,很快來到了**。

一個青黑色的大棺材停放在面前,散發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恐怖氣息。

我腦子嗡的一聲,渾身發冷,瞬間明白了,這不是什麼防空洞,更不是藏寶洞,而是墓穴,之前那個也不是陷阱,定然是那個骷髏打出來的盜洞,

「不會吧,這裡是墓穴?」

二胖也反應過來。

「是個墓穴,周圍牆壁空蕩蕩的,走吧。」

我感到有些恐懼,畢竟活人第一次下墓,那感覺實在太驚悚,陣陣陰風吹過,總覺得脊背發涼。

「你說這裡要有寶貝呢?要是發現寶物,那我們就發達了。」

二胖咬了咬牙,雙眼開始放光。

「你不會想盜墓吧,這可是大罪,弄不好腦袋就沒了,就算有什麼發現,也要上交國家。」

我搖了搖頭,作為大學生,當然知道盜墓的嚴重後果。

「我們是掉下來的,不是主動盜墓,如果摔死摔殘了誰給我們報銷醫藥費,我老爸就是沒錢治病,在我八歲那年,眼睜睜的死了。

這是撿東西,好,就算真有寶物,上繳國家,總會給我們獎勵吧,說不定有重大發現,獎勵我們進入體制呢。

既然來了,那就該看個清楚。」

二胖倔脾氣上來,不管不顧。

「就一個破棺材,能有什麼好東西,再說,小說你沒看過啊,棺材裏有粽子,到時候殭屍復活,吸你的血。」

我忍不住提醒道,反正這個鬼地方不想呆了。

二胖一聽大笑,「小說里胡說八道的你也信,人死如燈滅,那裡還能有什麼粽子殭屍,真是迂腐,沒想到你們讀書人都這樣膽小。」

由於洞口見了光,通風很好,在墓穴內空氣還好,不怎麼憋悶,那種恐懼感也消失了一些。

「好,那就看看有什麼寶物,記住,我們只是路過,撿到東西一定要上繳國家,這是我們的原則!」

我點了點頭,認真說道,現在雖然窮,大學畢業三年半,沒有穩定工作,回家也遭受到親戚朋友的冷眼,但再怎麼說,也不至於盜墓吧。

「開棺!」

二胖一揮手,兩人合力搬開棺材蓋。

「小心機關和屍氣。」

我低聲喝道,看過一些盜墓小說,通常開棺的時候是最危險的,容易有機關或毒氣射出來。

趴在地上好長一會兒,這才起身,取出打火機一照。

我和二胖全都驚呆了。

棺內乾乾淨淨,躺着一具美艷無比的屍體,身穿淺紅色宮裝,皮膚細膩有光澤,彷彿睡著了一般,單論美貌,就算現在的大明星,也沒有幾個能比得上。

用傾國傾城,閉月羞花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

「啊?」

我和二胖同時尖叫出聲,感到頭髮都豎了起來,心跳幾乎瞬間停滯。

那傾國傾城,玲瓏婀娜的身軀後面,竟然有一條雪白的狐狸尾巴,蓬鬆無比,足有二尺長,現在墓室透着風,上面的狐毛隨風飄舞,躍躍欲飛。

狐尾艷屍!

第一次下墓,就遇到了詭異無比的狐尾艷屍。

「傳說狐狸能夠變成/人形來迷惑人,但它的尾巴卻始終變不了,這,這個傢伙是狐狸精啊。」

二胖雙眼有些發直,喃喃說道。

這事實在匪夷所思,說出去誰也不信,可真實的發生在眼前。

「啊?」

那狐尾艷屍,忽然轉過頭來,張開眼睛,對着我淺淺一笑。

那種感覺,迷人極了,彷彿醉倒在溫柔鄉中,我忍不住心神搖曳,渾身酸軟無力,彷彿已經失去了對身體的掌控。

中邪了!

我第一時間意識到,準備跑開,可腿腳根本不聽使喚,幾乎都**了。

那艷屍竟然從棺槨中坐了起來,伸出了尖尖的爪子,指甲閃耀着寒芒,慢慢往我身上抓來。

我感覺無比驚悚,就像被五花大綁,面對一個劊子手,隨時都可能被千刀萬剮。

我思維在求生的本能下,飛速轉動,這是被狐狸精迷上了,傳說狐狸屬於五大家仙之一,非常有靈性,屬於亦妖亦仙的靈異存在。

在民間,五大家仙很長一段時間被百姓供奉,分別指:狐仙(狐狸)、黃仙(黃鼠狼)、白仙(刺蝟)、柳仙(蛇)和灰仙(老鼠)。

如果有誰無故侵犯它們,使它們受到傷害,就能以邪異的妖術對人類報復,使人類受到難以想像的可怕懲罰。

「你妹的,怪不得這洞穴鬼氣森森,原來是狐狸洞,來到她的巢穴,得罪了狐狸大仙,自然沒好果子吃。」

我心中驚駭萬分,想起了一些破除靈異邪術的法子,比如黑驢蹄子,糯米粉,雞血,黑狗血之類的,可眼下哪裡有。

童子尿可以,我闖蕩社會三年多,還是個初哥,於是想解開褲子,可身子根本不聽使喚。

那狐尾艷屍越來越近,已經可以清晰地看到鋒利的爪子,即將抓到我胸前。

「狐狸大仙,不要抓我,我不是故意闖入打擾你的,都是誤會,放了我,會給你燒香拜佛。」

我毛骨悚然,大聲吼道,卻發現聲音細如蚊訥。

那艷屍果然一怔,不過依然逼近過來。

目光中竟然含情脈脈,實在是太恐怖了。

「我愛你一萬年!」

我一咬牙,全力嚷道。

心說馬上就要被抓死了,節操也不要了,得罪了狐狸大仙,只能以帥取勝,表忠心,殊死一搏。

傳說中,狐狸精不是最喜歡青年壯年小伙,常常幻化人形勾引么?而我現在,正是英俊小伙。

「啊!」

那狐尾艷屍突然尖叫一聲,轟然破碎。

面前的一切變得清晰,狐尾艷屍還在青黑色的棺槨內。

原來只是幻覺,

我長出了一口氣,冷汗直流,心說這個老傢伙,定然是千年狐狸,死了這麼久還會製造如此可怕的幻術,還好被我的英俊擊退。

再一看,二胖比我還沒有節操,半個身子探進去棺槨內,正在抱着艷屍的大腿猛啃,樣子十分投入。

「你妹的死胖子,還要不要臉,這狐狸精死了多少年你還不放過?」

我知道二胖也中邪了,當即大吼一聲,一腳把二胖踹飛。

「啊,小燕子,你終於喜歡我了。」

二胖咧嘴哈哈大笑,一副發花痴的模樣。

「啪啪!」

我過去打了五個嘴巴子,二胖這才清新過來。

「啊,你怎麼打我,怎麼回事?」

二胖怒道。

「我不打你,恐怕這狐狸精都要被你啃光了,剛才我們都中邪了。」

我氣呼呼的說道。

二胖想了半天,明白了怎麼回事,當即大怒,嚷道,「好你個千年狐狸精,死了這麼久還敢調理胖爺,胖爺不把你碎屍萬段,就不叫魯文西。」

說完,準備尋覓一塊大石頭砸艷屍。

忽然覺得不對勁,打火機呢?

再一看,兩人手中的打火機,不知什麼時候立在了棺槨的邊上,冒出了慘綠色的火苗,足有一尺多長。

我和二胖的臉,在火光的掩映下,發出淡淡的綠光,說不出的詭異。

那狐尾艷屍,渾身散發出恐怖的寒氣,竟然從棺材中直立起來。

這一次不是幻覺,是真的。

「是粽子,屍變了,二胖你啃了他,吸了你的氣血,詐屍了,快跑。」

我反應還是挺快的,大叫道。

「跑啊!」

二胖打人不懼,但打粽子,可沒有這麼大的勇氣,當即掉頭就跑。

墓道現在有微弱的光芒,很快跑到了洞口。

「快!」

我催促道,可二胖太胖了,洞口又是直上直下的,二十多米高,剛下過雨又很滑,哪有那麼快爬上去。

爬了三四米,就噗通一聲跌落下來。

再一看,那狐尾艷屍,已經跳出棺槨,一蹦一蹦的朝這邊蹦來。

長長的指甲,猶如最鋒利的爪子,看上去令人不寒而慄。

「跑!」

我和二胖嚇得魂不附體,畢竟活了這麼大,誰也沒有見過這樣壯觀的場面,粽子復活了。

這比面對持刀歹徒行兇,要恐怖多了。

逃跑自然是最自然的念頭。

墓穴還算寬敞,我和二胖分頭逃跑。

可墓穴再寬敞,也是封閉空間,不可能逃脫艷屍的追殺。

「對了,看過殭屍電影里,憋住氣殭屍就發現不了。」

我忍不住提醒道。

我和二胖同時憋住氣,捂住口鼻。

果然,狐尾艷屍眼睛直直的,看不到我和二胖,茫然的在原地打轉。

可誰能一直憋下去,臉都憋紅了。

「噗!」

二胖最先撐不住,放了個響屁。

「嗖!」

艷屍馬上警覺,雙臂直直的,往二胖躲藏處抓去。

「我和你拼了。」

二胖雖然害怕,但此時也顧不了那麼多,當即一個飛踹,正中艷屍胸口。

以他二百五十斤的身軀,又是練過功夫的,搏命一踢,尋常棒小夥子也會被踢個半殘,但是這粽子渾身如銅皮鐵骨,二胖慘叫一聲,被彈了出去,普通跌倒在地。

一條腿已經徹底麻了,還好練過,否則容易當場骨折。

我渾身冷汗直冒,二胖要被抓死,我也難逃一死,當即咬牙切齒,抓起一塊青磚,狠狠砸向正撲向二胖的女粽子。

「蓬!」

青磚正中女粽子頭部,轟然破碎。

破碎的石屑撞在棺槨上,發出金屬敲擊的聲音,這棺槨,竟然是青銅打造。

「嗚!」

女粽子尖叫一聲,轉過身來抓我。

我由於比較瘦弱,還算靈活,繞着青銅棺槨跑。

女粽子雖然直線速度很快,但拐彎並不靈活,短時間內竟然沒有追上我。

「我劈死你!」

二胖奮起神力,悄身站起,搬起一塊巨大石頭,足有百斤重,狠狠砸在女粽子的後背。

這傢伙心狠手黑,要是人類,一下子就被砸扁。

女粽子大怒,回身一爪把二胖掃飛五米開外,撲通摔倒。

二胖已經受傷,如果再被女粽子捉住,性命難保,危急時刻,我衝過去,從後面狠狠抱住女粽子。

可怎麼敵得過女粽子神力,被拖着一直走。

「啪!」

女粽子用力一甩,將我甩飛七八米開外,摔倒在那骷髏屍體面前。

「符籙!」

那屍體旁邊的包裹內,有許多划著紅字的符籙,

我看過不少殭屍片,知道可能是茅山術的鎮屍符籙,病急亂投醫,拿起一把符籙往女粽子腦門上貼,口中嚷嚷着,「狐大仙,愛你一萬年」分散她的注意力。

女粽子一愣,撲了過來,奇快如風。

我在又驚又怕下,居然勉強貼上,卻被女粽子撲倒在地。

這美艷女粽子紅彤彤的嘴唇,直接與我嘴唇有了一次親密接觸。

頓時,我感到有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彷彿這一刻達到了快樂的極致,達到了幸福的巔峰,

彷彿這一刻,等待了千年萬載,凝聚了千年萬載。

死亡之吻!

沒想到第一次下墓,就與女粽子來了一次親密接觸。

我自己也驚呆了。

幸福的感覺如潮水般,來得快,去得也快,再一看,女粽子還在身上,忙一把推開。

這時,我感覺到一種虛脫的感覺,渾身酸軟無力。

「糟了,陽氣被吸光了,這是粽子的一貫手段。」

我心中大駭。

也不知道是死亡之吻的原因,還是這鎮屍符籙的原因,反正女粽子此時竟然安靜了,一動不動。

接下來一幕,更令我和二胖毛骨悚然。

「噗噗!」

美女粽子猶如泄了氣的皮球,皮膚迅速乾癟下去,成為一具乾枯的皮囊,乾癟的乾屍,醜陋無比。

我和二胖癱軟在地上,剛才的激戰時間不長,卻幾乎耗盡了我們全部的能量。

一個個腿腳發麻,根本站不起來。

十分鐘後,二胖勉強站起來,嚷道,「吳為你小子夠狠,親個嘴,沒被吸干陽氣,把美女粽子陽氣吸幹了,佩服佩服。」

「胡說八道什麼,都是那鎮屍符的作用。」

我當然不承認,否則傳揚出去,我豈不成了變態?

其實粽子的形成原因千奇百怪,如果能夠起來攻擊的粽子,俗稱詐屍,並不完全是封建迷信,很有可能是一種神秘的生物電,從而引起的關聯反應,

比如黑驢蹄子,黑狗血,雞血鎮屍符,硃砂,棗核之類的,含有特殊的絕緣物質,能夠隔絕粽子體內的生物電,因此能夠讓粽子斷電,不再攻擊人。

我和二胖見美艷粽子已經成為乾屍,都鬆了一口氣,準備養足精神出這墓穴,忽然二胖眼睛一亮,

「寶貝,快看,地上有張畫。」

藉著打火機的亮光,我也看清楚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地上出現了一幅畫,畫的栩栩如生,十分逼真,正是一副江山美人圖。

一個美艷無比的宮裝女子,在萬里江山中翩翩起舞,身材婀娜,躍躍欲飛,那萬里江山綿延開去,雄渾壯闊,瑰麗萬千。

整副畫渾然一體,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

只是那宮裝女子,與之前的狐尾艷屍有幾分相似,因此平添了幾分詭異。

「發財發財,這一次沒白來,殺死個女粽子,為民除害,還得到了這幅畫,一看就值不少錢,吳為,我們發達了,

這次做生意有足夠資本,想開什麼店就開什麼店。」

二胖大喜,忘了渾身疼痛叫道。

「這,這應該上交國家吧。」

我有些不同意,畢竟受過大學教育,不願意鋌而走險。

「你這個書獃子,剛才我們要是被女粽子抓到,早就死了,現在我們撿回一條命來,這是我們應得的戰利品,

再說,這傢伙你不說是狐狸大仙么,既然是狐狸大仙,就不算是墓穴,就不算盜墓,是我們打狐狸精,為民除害的獎勵。」

二胖眉毛一瞪,直接嚷道。

「你說的也有一定道理。」

我剛從死亡邊緣上走了一遭,膽氣變壯,心說這是我用命換來的,加上為民除害,得到些獎勵也是應該的,

如果別人掉下來,說不定就被女粽子吃了,救一條命多少錢?

我和二胖又休息了十幾分鐘,開始往上爬,畢竟這墓穴不是久居之所。

可由於剛下過雨,洞口很滑,又是直上直下,再加上我和二胖都心力憔悴,試了半天,根本爬不上去。

「賊老天,誰打得動,難道胖爺要陪着死狐狸過夜不成?」

二胖焦躁,忍不住罵罵咧咧的。

「這包裹里有工具!」

我眼睛一亮,看到骷髏身邊的包裹,裏面有不少工具,其中有打盜洞的旋風鏟,雖然不怎麼會用,但是畢竟可以當鏟子挖出腳窩。

我和二胖輪番上陣,折騰了好半天,這才鑽出洞來。

這麼一折騰,外面已經擦黑了,都坐在地上,長出了一口氣,彷彿剛從鬼門關上走了一遭。

沒想到小說中的粽子真的出現了,還是這麼詭異,如果沒有這位盜墓前輩的鎮屍符,恐怕都會被美艷女粽子抓死。

「把洞口遮掩一下吧,否則別人一旦踩上了,恐怕會摔傷。」

我看着黑漆漆的洞口說道。

「你小子心地善良,相貌英俊僅次於我,不愧是狐狸精都看上的男人,一吻定情,生死相隨,行,佩服。」

二胖一挑大拇指,笑嘻嘻的說道,畢竟是練家子,緊張過後,很快恢復了正常。

我和二胖找來一些硬樹枝架在上面,又蓋上了一層土,這樣就算踩到也很難掉下去。

那盜墓前輩的包裹被我拿了上來,如果裏面有些金條玉石的,豈不很美妙。

可檢查一番,也沒有什麼太值錢的,只有一個古怪銅鏡,一塊餡餅大小的古怪銅錢,還有一些符籙,硃砂,書卷。

天快黑了,再不下山恐怕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