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紅顏-精修版》[官道紅顏-精修版] - 第9章 毛毛蟲

晚上九點多,婁副鄉長吐了兩次,終於活過來了。

叫老伴溫了塊濕毛巾蓋在額頭上,抓起電話給謝主任打過去。

「老謝啊,你好,你好。你吩咐的事情,總算是搞定了。嗯嗯,這小子酒量不錯啊。那是,比我還是要差點。搞定了,搞定了,你放心。我保證讓他天天醉生夢死,拖他個十天半個月。好的,好的。我辦事你放心。哈哈哈——哪裡?哪裡,我們之間的關係,說這些幹嘛?」

掛了電話,婁副鄉長自言自語道:「後生可畏啊!我們兩個人居然給他一個人灌倒了。」

謝畢升今天晚上本來準備找個機會把陳燕放倒的,一切都安排就緒後。

顧秋也被他支開,沒想到臨時有事,湯書記一個電話,讓他白費功夫一場空。

只要想到陳燕,謝畢升心裏就像貓爪子一樣撓。

眼看到手的肥肉,就是吃不到,謝畢升要多鬱悶有多鬱悶。

至於顧秋這小子,他倒是知道些底細,這才花費這麼大手腳,將他遠遠支開。

換了別人,他哪需要費這麼大勁?

下午司機小李回來彙報,他已經照自己的吩咐,把顧秋甩在半路中間了,謝畢升忍不住哈哈大笑,為自己的英明決策而得意。

正躺在沙發上得意,琢磨着如何放倒陳燕,兒子謝步遠從外面回來。

謝畢升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在派出所當所長,二兒子在稅務局當股長。

謝步遠進來道:「我明天去大秋鄉,你們就別等我吃飯了。」

「又去大秋鄉?不是昨天才送她過去嗎?」謝畢升有些奇怪的看著兒子。

謝步遠老媽道:「你懂什麼?這叫情調。年輕人熱戀的時候,就應該這樣。去吧,去吧,我支持你,步遠。最好是早點把婚事定下來,我要抱孫子。」

謝畢升看著兒子,暗自搖頭,從家這丫頭好像不怎麼願意,自己兒子怕是一頭熱。

雖然說從家和謝家是世交,有這層關係在,但從彤真要是一門心思反對的話,事情也不好辦。

從局長家的女兒,自小跟謝步遠一起長大,青梅竹馬。

從小學到高中,兩人關係都不錯。可誰知道提起這樁婚事,從彤就變得不樂意了。

這次從彤去大秋鄉掛職,謝步遠就像丟了魂似的,三天兩頭往大秋鄉跑。

謝畢升就在心裏盤算,是不是早點跟從家講清楚,把這事情徹底定下來。

可他哪裡知道,自己預定的兒媳婦,今天剛剛被人家摸大腿了。

偏偏從彤還沒有生氣,這件事情要是讓謝畢升知道,又不知道該做何感想?顧秋是他支開的,支開顧秋的原因,卻是為了推倒陳燕。

恐怕他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支開的顧秋,會令他後院起火吧?令他們家這對本來就不怎麼情願的情侶,馬上就要雞飛蛋打了。

昨天晚上在兩位鄉長的熱情招待下,顧秋喝了個痛快淋漓。好在他底子深,經過一個晚上的休整,很快就恢復過來。

喝酒,年輕人喝的是膽量,老年人喝的是身體,這一點顧秋深有體會。

顧秋年輕,喝高了,多撒幾泡尿,睡一覺就能解決問題。

第二天一早,大秋鄉的人還沒上班,他就背着照相機和牛仔包準備出發。

從彤正好也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