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紅顏-精修版》[官道紅顏-精修版] - 第4章 陳燕的故事

第二杯下肚,陳燕眨了眨眼睛。

「你知道,我為什麼說你呆嗎?」

顧秋晃了晃腦袋,眼睛望着兩郟緋紅的陳燕。

陳燕倒是乾脆,對顧秋道:「以前每次出去陪酒,他們那些男人,哪個都不安好心,巴不得我喝醉。只有你,喝這麼點酒就擔心我醉了。顧秋,我問你,你是不是怕我醉了,給你惹麻煩?」

顧秋的頭像撥浪鼓似的。

「不是,絕對不是。」

「那你是什麼意思?」

顧秋又是一陣搖頭。

「我真沒別的意思。就是怕你喝醉了,難受。」

陳燕笑了,「放心吧,我的酒量好得很。你不一定喝得過我。否則我在外面陪酒的時候,早被這些不懷好意的傢伙給侵犯了。」

顧秋一想也對,既然陳燕酒量不錯,自己的擔心豈不是多餘?

再說,出來喝酒,一定要盡興,否則多沒意思。

陳燕也正有此意,她跟顧秋一口氣連喝了三杯,顧秋又加了幾個菜,陳燕叫住他。

「顧秋,今天的事,你真不恨我?」

顧秋道:「我是一個新人,整個招商辦,也只有陳燕姐你對我最好了。這點小事就別提了,以後只要用得上我的地方,你儘管開口。」

陳燕朝他伸出了大拇指,「好,衝著這句話,我今天晚上豁出去。」

什麼豁出去了?陳燕沒說,顧秋自然也不明白。

兩人喝到第四瓶的時候,陳燕道:「其實我一直在擔心,你會不會過來敲門。當時我心裏真的沒底,沒想到你還是來了。」

陳燕喝了口酒,「謝畢升的老婆是湯書記的妹妹,這一點你可能不知道。以謝畢升的為人,如果他要記恨於你,你以後的日子就麻煩了。」

顧秋喝了酒,拍着胸膛道:「放心吧,陳燕姐,他拿我沒辦法。」

陳燕自然不知道顧秋也有來歷,還道他喝了酒後,說酒話。

於是又提醒道:「謝畢升這人小肚雞腸,斤斤計較,本身沒什麼能力,在招商辦三年,一筆像樣的外資都沒有引進來過。招商辦這個單位,卻是被他整的機構臃腫,由當年的十幾個人,變成了現在的六十幾個。縣裡多次想下掉他,無奈湯書記不鬆口,縣長無可奈何。」

顧秋當然知道湯書記其人,他是安平縣一把手,原來是這等關係在,謝畢升才在招商辦穩坐釣魚台。

可謝畢升這人,愛好廣泛,打牌,釣魚,喝酒,唱歌,跳舞……吃喝玩樂的事,他樣樣在行。

縣裡每年撥下來的經費,全部被他花在這上面了。

做為招商辦的一份子,顧秋只能在心裏暗自嘆息。

假如自己有朝一日能夠上位,一定肅清這股不正之風!

陳燕說她酒量好,沒想到還是醉了。

顧秋大致數了一下,兩個人喝了十瓶啤酒,加上她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