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寶別鬧,據說霸總又跪搓衣板啦》[乖寶別鬧,據說霸總又跪搓衣板啦] - 第7章 好戲開場

三人結伴而行,引來不少人的圍觀,當然在看向白婷婷時那是驚艷,而看到雲染則是**裸的鄙夷嫌惡。

白婷婷不知覺得揚起下巴,似乎極其享受眾人的目光。

「雲小姐你也是這裡的學生嗎?」

雲染隨意落座,白婷婷就跟着坐到雲染旁邊,絲毫沒有被人嫌棄的自覺。

「雲小姐好像並不太喜歡我。」

雲染雙手抱胸宛若春風般的嗓音夾雜着冷淡疏離,「自信點把好像去去掉。」

白婷婷歪頭,「為什麼,我比你更先遇到阿寒,他愛的人也是我。」

雲染雙唇緊抿,並不打算同白婷婷繼續聊下去,注意力全部投入朱婉婉的飛天舞中。

仔細看的話舞蹈其實表演的並不是特別好,但招架不住的是朱婉婉那張異域風情的小臉蛋,雲染敢打包票朱婉婉只要進軍娛樂圈,哪怕毫無演技就憑這張臉也能在裏面殺出一條血路。

可惜的是有些人明明能靠顏卻偏偏靠才華,一舞畢台下掌聲四起。

手機發出震動,屏幕上正是二叔發來的信息,「染染二叔到學校了,你在哪?」

雲染起身還未走兩步就被朱婉婉挽住手臂,「染染你去哪,我陪你去。」

周圍的目光唏噓不已,甚至有人開始低聲議論。

可朱婉婉依舊目光堅定,不善表達的她在用這種方法和眾人對峙。

雲染心中泛起一道漣漪,上輩子自己被強制退學後就再也沒和朱婉婉聯繫過,那時在她認為除了爺爺這個世界沒有一個人會真正的關心她,殊不知正是因為自己強行關上心門才看不到他人傾注的友善目光。

「不行,你要留在這裡給我看白婷婷,等會我就過來。」

朱婉婉雖有些許遲疑,但看雲染胸有成竹的模樣將脫口而出的拒絕收回。「嗯,好,那你趕快過來。」

等雲染離開,身旁便傳來陰陽怪氣的嘲諷。

「嘿呦,這都被人扒出來了,怎麼還有臉在外面閑逛。」

「就是,我要是她巴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朱婉婉你好歹也是數學系的系花還是和這種人保持點距離。」

「會不會有什麼誤會啊,帝都破格錄取顏值全校第一的校花,應該不至於墮落吧?」

……

一聲聲流言蜚語化為利刃,招招致人性命。朱婉婉胸口不斷起伏,她知道染染曾經患過陰鬱症,如果被她聽到這些話那可怎麼辦?

「夠了,你們有證據嗎,就在這裡造謠,知不知道這樣是犯法的啊。」

台上的表演繼續,眾人的議論依舊不止,白婷婷淡定坐在一旁,百無聊賴的把玩新做的指甲,隱藏在陰影之中的神色陰冷晦暗。

「不好意思,哪位是白婷婷?」

白婷婷抬頭就對上兩個制服**,動作停頓冷靜起身。

「我就是,請問有什麼事嗎?」

**還未開口,一道中年聲音帶着壓抑的怒氣響起。

「什麼事,你找人在網上發帖子污衊我侄女,怎麼這麼快就忘了?」

雲染攙扶着自家地中海啤酒肚的二叔,姿勢和網上偷拍的那張一模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