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寶別鬧,據說霸總又跪搓衣板啦》[乖寶別鬧,據說霸總又跪搓衣板啦] - 第5章 再次夢回前世

理清楚所有關係後,雲染嘴角勾起一抹譏笑,白婷婷啊白婷婷這是打算和她宣戰了啊。

今時不同往日蘇家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在她的手中,蘇政言但凡有點腦子,都知道要把自己供起來,白婷婷這是怎麼想的這個時候居然挑釁自己。

懶洋洋躺在柔軟的大床上,雲染想着想着不自覺睡去。

睡夢之中白婷婷無辜可憐的模樣再次浮現,雲染呆愣片刻環顧四周,漆黑深夜,紅綠燈路口,鮮紅血跡逐漸蔓延至腳下,破爛看不出形狀的車內滿頭白髮的老人死死護住懷中的人兒。

雲染渾身血液被凍結到冰點,用盡渾身力氣想要將人拖出來。

「爺爺,爺爺,這是怎麼回事,爺爺你快起來。」

雙手卻直接穿透爺爺的身體,仔細看去爺爺護在懷中的人正是自己。

「嘖嘖,真可憐,失去了唯一的靠山,雲染你拿什麼跟我斗。」

「砰,砰……」

高大的身影以血肉之軀撞開車窗的玻璃,用盡渾身力氣將人救出,奄奄一息的老人生死之際死死抓住蘇政言的手,「蘇政言記好了你的承諾,幫我照顧好染染。」

雲染視線再次模糊像是被扼住咽喉難以呼吸,想要哭,想要嘶聲尖叫,卻發不出任何聲音,整個人就像是被囚禁在冰冷海水之中。

意識變得渾渾噩噩,朦朧之間海水退散,被擁入熟悉懷抱,就像是雨後青草一般清冷味道在心頭蔓延,成為救命稻草。

耳邊是母親溫柔親昵的聲音,「染染不哭,染染乖,睡覺覺。」

再次醒來鼻尖縈繞青草般的淡香,意識回籠才發現自己整個人被蘇政言擁入懷中,忍不住仔細打量俊美面容,纖長濃密的睫毛比她的還長,皮膚白皙讓人羨慕,整個人就像是沉睡的精靈王子。

唯一破壞美感的怕就是眼下的那一片青黑,本想將人叫醒的雲染忍不住動了惻隱之心。小心翼翼從蘇政言懷抱之中起身,查看時間早上七點。

起身洗漱摸摸飢腸轆轆的肚子,隨意翻看冰箱和上輩子一樣應有盡有,拿起兩個番茄兩個雞蛋打算給自己下點麵條吃。

大火將水煮沸下麵條的手微微一頓,將本來一人份的麵條加到兩人份,思緒恍惚之間再次想起那場夢,上輩子的記憶之中並沒這一段,爺爺死的那段記憶就像是刻意從腦海之中抹除。

難道自己的記憶根本就不完善,白婷婷才是害死爺爺的兇手。

蒼白纖細的手指不自主收緊,手背青筋暴起,眸中划過一抹狠厲。

就在此刻雲染陷入溫暖懷抱,耳邊是男子低沉沙啞的聲音,「老婆——」

雲染被這一聲肉麻的老婆拉回現實,鍋中的水沸騰咆哮,匆忙放入麵條這才有閑心打量蘇政言。

「你昨天晚上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不再休息會?」

蘇政言將下巴放在抵在雲染頭頂,「老婆不在睡不着。」

或許是因為知道上輩子蘇政言救過自己的原因,雲染對待蘇政言的態度格外的好。

「你再睡會,等會飯好了我叫你。」

慵懶聲音帶着點點撒嬌,「我想抱着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