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寶別鬧,據說霸總又跪搓衣板啦》[乖寶別鬧,據說霸總又跪搓衣板啦] - 第3章 意外中的意外

片刻後白婷婷慌忙搖頭,「不,不用了,既然言哥哥和她在一起,那我就先走了。」

雲染指了指自己好氣又好笑,「所以我連姓名都不配有嗎?」

上輩子云染和白婷婷也不過僅僅見過幾面,但因為蘇莫寒相互敵意,一句話都沒說過。

這輩子頭頂青青草原她都沒說什麼,白婷婷哪來這麼大的怨氣。

白婷婷擺手,「不,不是的,雲小姐你誤會了,我,我,言哥哥你幫我解釋一下,不是雲小姐想的那個意思。」

雲染瞥向蘇政言,她發誓他要是敢為白婷婷說一個字的好話,她會讓他去天堂看風景。

蘇政言單手環上雲染細軟的腰肢,貪婪眷戀靠在雲染肩頭,自始至終沉浸老婆盛世美顏,壓根沒聽清對話的他,輕聲問了句。

「老婆說完了嗎,我們去吃飯吧。」

本來應該是趕人的意思,卻被本就不爽的雲染翻譯成:「大人不記小人過,人家也不是故意的。」

雲染笑的禮貌得體,「行啊,你把白小姐送下去,回來我們就吃飯。」

蘇政言心不甘情不願,嗓音從滿撒嬌。「老婆——」

雲染笑意加深,殊不知此乃美人計是蘇政言萬萬無法拒絕的,大腦短路的蘇政言壓根沒思考其中緣由,爽快答應。

「哦,老婆你等我回來。」

雲染翻譯:我倆要聊一會,你自己吃飯吧。

壓抑在心口的怒火,蹭蹭蹭的衝到天靈蓋,「砰」的一聲把門關上。

很好既然出去,那就別回來了!

路上白婷婷滿臉心疼,抬頭小心翼翼打量蘇政言的表情。

眉宇間流露出淡淡的焦躁,眼神比平時似乎陰沉了許多,眉頭微皺,眼睛深處不時跳出一股陰鬱。

「言哥哥對不起,要不是為了我,你也不用受這種委屈。」

蘇政言伸手下意識拿煙,隨後才想起,雲染討厭煙味,煙早就扔了。

看向白婷婷的眼神冰冷,「白婷婷管好你自己,再把手伸向雲染,我會讓你身敗名裂。」

白婷婷瞳孔猛地放大,「言,言哥哥我們可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你要相信我,那件事不是我做的。」

蘇政言嗤笑,「當好你的總裁夫人,不然——」

蘇政言斜眼掃向遠處一輛黑車,裏面的人似乎有所察覺,立刻開車離開。

「你請的人?」

白婷婷無辜搖頭,「不,不是我,言哥哥這樣做對我沒好處。」

「別被我查出來,這件事和你有關係。」

蘇政言轉身離開,隨手拿起手機冷聲吩咐電話那頭,「老三查一下監控我的狗仔是誰派來的。」

「哦,好,老大白婷婷怎麼辦?」

蘇政言邪笑像極了引誘人犯下罪惡的惡魔,「當然是幫她完成心愿。」

電話那頭不可置信的問道,「老大你有這麼好心?」

蘇政言自然不會如此好心,當一個人終於得到自己夢寐以求的東西,再當著她的面親手毀掉不是更令人絕望。

終於走到家門口,輕按門鈴,沒有人來開門,再按一次,還是沒有人。

腦海中血色記憶湧出,那一日也是如此,沒人應答的門鈴,撲面而來的血腥味,以及那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