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寶別鬧,據說霸總又跪搓衣板啦》[乖寶別鬧,據說霸總又跪搓衣板啦] - 第1章 替換新郎(2)

>蘇政言聳肩,面對雲染的謾罵不以為意。「別誤會,我是個正常男子,回到酒店看到自己床上躺着個光溜溜的美女,怎麼可能不動心。」

說著蘇政言手撫摸雲染腹部,「說不定雲小姐腹中已經有了一個小生命,畢竟這一點我還是有自信。」

雲染瘋狂搖頭,利用僅剩的理智問道,「蘇,蘇政言這些照片是誰給你的?」

蘇政言歪頭故意拉長聲音逗弄雲染,「嗯……讓我想想,這些照片是我從酒店監控中查出來的,不過放心證據我已經銷毀,現在這些東西只有我這裡有。」

雲染死死拽着衣擺,「你想做什麼?」

蘇政言親昵剮蹭雲染**小翹鼻,「真聰明,這樣你嫁給我,這些照片我當著你的面銷毀怎麼樣?」

雲染冷笑,她雖然不知道這一世到底哪裡出錯,蘇政言會拿照片要挾自己,但一場有名無實的婚姻罷了,甚至可以利用蘇政言徹底脫離劇情,對自己百利而無一害。

「好,不過我希望蘇小少爺最好說話算話。」

蘇政言雖然花心,但上輩子一向說話算話,婚後他們兩個一向都是各過各的,可惜因為爺爺去世,自己陰鬱症發作而自殺。

蘇政言嘴角上揚,在雲染臉頰印上一吻,「真乖,老婆走,老公帶你出去看戲。」

忽略雲染的反抗,將人攔腰抱起,眼角上揚心情顯然不錯。

「小乖乖別亂動,傷着孩子怎麼辦?」

雲染氣急,死命捶打蘇政言胸膛,「蘇政言你胡說什麼,我不可能懷孕,你放開,我不要你抱!」

朱婉婉剛剛撿起掉在地上的下巴,再次掉落,提起裙擺小跑跟上蘇政言的腳步。

「哦草,什麼鬼,懷孕,雲染你玩的這麼嗨!」

雲染眼眶發紅,淚珠子掛在眼角,蘇政言低頭警告。

「乖乖你的淚珠子要是敢掉下來,我不介意當眾強吻。」

雲染嚇得一個哆嗦,淚珠子都縮了回去,可卻氣不過的低聲咒罵。

「死變態。」

蘇政言直接忽略,反正老婆到手,其他的以後可以慢慢**。

一步步的靠近,宴會的喧鬧聲傳入耳中。

「現在我宣布婚禮取消。」

「蘇莫寒你的龜孫,你說取消就取消!」

雲染一愣這聲音是——「爺爺,爺爺要和蘇莫寒吵起來了?」

可蘇政言站在門口一步之遙,一動不動,雲染蹙眉提醒,「怎麼不進去?」

蘇政言:「稍安勿躁,等一下。」

「好了,好了,那麼剛才是蘇總和大家開的一個小玩笑,那麼現在有請我們真正的新郎蘇政言,新娘雲染。」

司儀聲音鏗鏘有力,顯然是和蘇政言串通好的。

音樂響起,宴會大門緩緩打開,眾人紛紛投向好奇目光。

雲染半靠蘇政言懷中,任由他將自己抱上台,這才小心翼翼放下,彎腰為雲染整理好裙擺。

司儀金髮碧眼一襲黑色西裝簡約大氣,手拿話筒姿態隨意散漫,察覺雲染的目光直接拋了個媚眼。

「身為新郎的好友,我想替大家問一個十分好奇的問題,你為什麼要娶新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