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寶別鬧,據說霸總又跪搓衣板啦》[乖寶別鬧,據說霸總又跪搓衣板啦] - 第1章 替換新郎

帝都最為豪華的酒店之內,雲染一襲手工定製婚紗勾勒出完美身材,天鵝頸上用藍寶石鑲刻成玫瑰模樣,襯托皮膚越發白皙,可惜卻遲遲等不到新郎的迎接。

一旁好友朱婉婉焦急不已,可主人公把玩着手中的捧花,隻字不語。

重生一世雲染才知道自己穿書成上輩子看過的霸總小說中的惡毒女二,上輩子和小說中一樣,她深愛蘇莫寒卻在婚禮上慘遭背叛。

一氣之下故意爆出影后白婷婷的黑料,慘遭蘇莫寒報復,雲氏破產,自己被迫嫁給蘇家私生子挽救家族,可唯一親人爺爺意外身亡,雲染抑鬱自殺。

可誰又能想到她會重生到婚禮前夕,所有的錯誤都開始在這場婚禮之上,只要自己不去招惹白婷婷,雲家就不會出事,後面的事也不會發生。

這輩子她只希望爺爺平平安安。

「咚咚咚」,房門被敲響,雲染的思緒回籠,大概是劉伯過來,通知蘇莫寒帶着白婷婷過來,宣布取消婚禮。

朱婉婉輕聲安慰雲染,「染染沒事,我去看看。」

制止好友的舉動,生怕她會和前世一樣衝動大鬧婚宴,被白婷婷記恨。

「婉婉沒事,我自己去。」

雲染深呼吸調整情緒這才打開房門,入目的是一雙桃花眼雙手抱胸,胸針袖扣皆是玫瑰花形狀的藍寶石,一直到的還以為這位才是新郎。

雲染雙眸瞪大,脖間像是被一雙大手死死掐住脖子難以呼吸。蘇政言蘇明成的私生子,自己上輩子的丈夫。

蘇政言單手插兜,斜靠門框,「怎麼很意外,我大哥把你給綠了,現在正帶着小三在外面耀武揚威,要不要去看看?」

再次看見蘇政言,這個上輩子自己絕望見證者,整個身體忍不住發抖,嗓音也帶上淚腔。

「不用你管。」

蘇政言眼瞼下垂,晦暗的神情掩蓋在纖長的睫毛下,嘴角勾起自嘲,骨節分明的手指利用巧勁將蒼白下唇從雲染口中解救。

「你就這麼喜歡他,蘇莫寒有什麼好的?」

雲染微愣,下意識躲開蘇政言再次伸過來的手,怎奈下巴被蘇政言摁住,動彈不得。

「你幹什麼,放開!」

蘇政言「嘖嘖」兩聲,挑眉邪笑,直接不顧雲染的阻攔強制吻上可口紅唇。

屋內朱婉婉如同五雷轟頂,捂唇站在一旁不敢動彈。

「啪!」

寂靜的空氣中,巴掌聲響徹整個房間。

蘇政言不怒反笑,掃視房間,目光落在朱婉婉身上,這位小姐麻煩出去一下,我和染染還有些事需要商量一下,」

蘇政言將奮力掙扎的雲染摁入懷中,不忘囑咐道,記得把門關上。」

呆愣的朱婉婉沉浸在剛剛的事件中還未回神,「啊,哦」兩聲,聽話的將門關上。

蘇政言拿出一沓香艷照片遞給雲染,「十天前,帝豪酒店,雲小姐還有印象嗎?」

雲染不明所以,十天前自己出差所住的酒店有什麼問題?

可當她看到香艷的畫面渾身血脈凍結,這裏面的人物居然是自己和蘇政言,不可能為什麼自己沒有印象。

「不可能,這些照片一定是你找人批的,蘇政言你真無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