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去雲南團建》[公司去雲南團建] - 第2章

眼神,小聲跟我說,「老闆應該是食物中毒了,你看下其他同事後續有沒有問題,我帶他去醫院。」
我從小蘑菇過敏,一口都沒有吃,是這一桌唯一絕對安全的人。
沒想到,老闆雖然中毒了,但是聽力很好,趕緊扒拉開周秘書拽住我,他朗聲道,「不,韓真真才是需要去醫院的人!
這麼多小人打她,一會就要腦震蕩了。」
他還體貼的問我,「你身份證醫保卡在手邊吧?
一會用的着。」
全桌同事看得津津有味。
中毒的是他,為什麼社死的是我?

周秘書想要跟着我們去醫院,被老闆趕回去,「你回去吃飯吧,我照顧她就行。」
我絕望地跟着老闆離開飯店,周秘書瘋狂跟我使眼色,很快收他微信,「小韓辛苦你了啊,可千萬把老闆治好了再回來啊!」
老闆還在時不時伸手撈我頭上的空氣,他動作也太大了吧,司機還在車上,你倒是收斂點啊!


的士司機饒有興趣地看我們,緩緩道,「挺帥一個小夥子」,是惋惜的語氣,我默默在心裏幫他補全,「就是腦子不太好」。
4.我在來醫院的路上查了,像陸池這種食物中毒應該掛急診。
但陸池這人真的很執拗,直接搶過我的醫保卡,幫我掛了神經外科。
我內心是崩潰的,小聲跟醫生解釋陸池吃完蘑菇,非說一堆小人在打我的頭。
四十多歲的大夫很鎮定,「小夥子啊,這位姑娘骨骼清奇,腦殼特別硬,你不必擔心。」
「…」我軟磨硬泡、好說歹說,拉着陸池回到急診。
陸池很堅定很自信,「韓真真,我是本地人,吃蘑菇從不中毒,我們回飯店吧,我還沒吃飽…」我只好騙他說,有同事吃過飯腸胃不舒服,為了以防萬一我帶他排查一下…—我一個北方人沒有想到,雲南的急診室專門開闢了一個野生菌中毒區,這個區比別處熱鬧很多,各路人馬,各抓各的小人。
人好多好多,像陸池這種不太緊急的要等叫號,我帶他到一排人少的座位坐定。
他又開始在我腦袋旁邊左抓右抓,「韓真真,你是不是身體虛?
為什麼邪惡力量偏偏選中你?」
「…」他又想了想,「是不是最近工作太辛苦了?
都怪我安排工作不周。」
真是一個有自省精神的老闆,我好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