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他那三年宋疏言》[跟他那三年宋疏言] - 跟他那三年宋疏言第3章  

我沒有歇斯底里,也沒有絕望悲泣,我只是冷靜地想着,這一天終於到了,只是比我想像得要早一些。
我懷孕的第三個月,在我滿心歡喜、滿懷期待地等我們的孩子降生時,他跟別人求婚了。
…宋疏言看起來是真的很在意這個孩子。
家裡本來只有一個阿姨,現在他又招了一個專門給我做孕婦餐,各種補品更是流水一樣不要錢地往家裡送。
往常他陪封晴的時候更多,但現在他一下班就回家,幾乎不怎麼出去了。
新來的阿姨笑着跟我說:「老公對你這麼好,姑娘,你好福氣呀?
」我還沒說話,宋疏言就端着一杯燕窩遞到我手裡笑道:「照顧自己老婆不是應該的嗎!
」我側臉看向宋疏言。
他的表情幸福又理所應當,似乎真的是一個沉浸在要當爸爸喜悅中的男人。
我們的感情逐漸修復,破碎的鏡子慢慢向彼此靠攏,而他跟封晴之間的矛盾不可避免地越來越多。
有幾次我甚至聽到封晴在電話里跟他吵架。
我摸着宋疏言的黑髮,他正伏在我的腿上,閉着眼睛靠在我的小腹上。
「不要緊嗎?
」我用手指勾勒着他的眉眼。
「最近總是聽到你們吵架。
」「沒事兒。
」宋疏言握住我的手,眉頭擰起一絲不耐,「她就是這麼任性,什麼事情都要依着她,不然就鬧。
」他輕嘆道:「蓁蓁,還是你好。
」我沒說話。
任性是因為有資本,可我有什麼資格任性呢?
如果可以,我也不願意跟別人分享一個男人,還是背地裡偷偷地,好似陰溝里的老鼠。
我又想起我爸媽給我取的名字,葉蓁。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桃之夭夭,其葉蓁蓁。
我爸媽希望我能像桃葉那樣灼灼茂盛,可我卻活成了陰暗處的苔蘚。
……時間一點點過去,我跟宋疏言誰都沒有再提起封晴。
我守着心底隱秘的期望。
或許我還有機會,現在我們有了孩子,宋疏言如果真的愛我,他會為我做出取捨。
如我所料,他果然做出取捨了。
只不過不是我希望的那樣。
九月的天氣炎熱里多了一分秋日的疏朗,晚上的夜風涼了一些,吹散了天上的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