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他那三年宋疏言》[跟他那三年宋疏言] - 跟他那三年宋疏言第2章  

我給宋疏言當了三年小三。
我跟他的關係很複雜,三言兩語難講清楚。
其實一開始,我才是宋疏言的正牌女友。
他是我的初戀,剛在一起的兩年我們如膠似漆,周圍的人也都稱讚我們郎才女貌。
我一直以為我們會結婚的。
直到兩年後,我在宋疏言手機里第一次見到了封晴。
…我給宋疏言當了三年小三。
我跟他的關係很複雜,三言兩語難講清楚。
其實一開始,我才是宋疏言的正牌女友。
他是我的初戀,剛在一起的兩年我們如膠似漆,周圍的人也都稱讚我們郎才女貌。
我一直以為我們會結婚的。
直到兩年後,我在宋疏言手機里第一次見到了封晴。
我這才知道,原來我以為的般配不過是個笑話,宋疏言的家庭背景遠不是我可以想像的。
現實不是童話,王子和灰姑娘是註定沒結局的。
而封晴,就是家裡給他安排的公主,他無法拒絕也不能拒絕。
一開始我也接受不了,我跟他大哭大鬧,決絕地要分手。
可是後來我父親面臨手術,天價的手術費我家裡根本湊不齊,宋疏言給了我九十萬,並以此為要挾要我繼續當他的情人。
就這樣,我從女朋友變成了小三。
……第二天一早,我是在宋疏言懷裡醒來的。
宋疏言這個人佔有慾很強,說難聽點就跟狗似的,划了的地盤兒就都是他的,很霸道。
所以他一直不許我離開。
我拿開他的手,宋疏言卻緊了緊胳膊,聲音里還帶着一絲困意:「蓁蓁,我今天帶你出去補上情人節吧?
」我手輕撫上小腹,猶豫着到底要不要把事情告訴他。
昨天用驗孕棒的時候,我兩道杠了。
應該是之前他喝醉的那一次,我們忘了做措施,因為是安全期當時也沒有在意。
是這個月例假沒來,我才慌了。
然而我們現在的情況實在不適合這個小生命的到來,我猶豫再三還是開了口,也許是我覺得宋疏言作為父親有權利知道這件事,又或許是我心裏還懷着隱秘的、不切實際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