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太會撩》[哥哥太會撩] - 第10章 做我女人

晚飯後,江博川提議到樓下散步,消消食。

顧佳桐也正想和他道歉,就同意了。

小槿一蹦一跳的走在倆人前面,三人慢慢往兒童遊樂設施的方向走。

隔着一拳的距離,他們的手時而顫抖的觸碰到對方。

男人灼熱的目光一直在她臉上沒離開,突然開口提醒:「在想什麼?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顧佳桐沒想到他記得這問題,緊張得答非所問。

「那個,昨晚你為什麼說我出去撩男人?」

男人孩子氣的反問,「為什麼林小艾說你撩男人就可以,我說就不行?還說不是喜歡我?」

「……」顧佳桐心裏又一陣悸動,「她是希望我從上一段感情里走出來,那……你為什麼要那樣說我?」

男人腳步停在滑梯旁邊,忽然就回過頭來,勾起她的下巴,眸子里炙熱的情愫無法掩飾。

「因為,我想你撩的人是我。」

男人冰涼的手指傳來陣陣電流,直擊她的心臟。

她從沒有過這樣強烈衝擊感,當時沈哲宇向她表白的時候,她也只是本能的愉悅,並不會像此刻,心臟已經無法壓抑的狂歡。

「做我女人,暫時不公開,你願意么?」

男人依舊微笑着,拇指篤定的在她纖巧下巴上摩挲。

顧佳桐心裏一陣酸楚,他只是想和她玩玩?

那又何必把心思繞得跟蚊香似的!

「為什麼是我?」顧佳桐有點不服。

「不為什麼,我想對你負責到底。」

「只是負責?因為我的身體不完美?怕我嫁不出去?」

男人笑意加深,下一刻倏地吻了下來。

她的唇像果凍一樣甜軟,一雙小手抵在他堅實胸膛,推了推,片刻後,變成羞澀的回應……

灼熱的呼吸交融在一起,男人的舌尖青澀而霸道,舔吮着。

顧佳桐頭腦空白的任由他吻着,手機在口袋裡閃了又閃,她毫無覺察。

小槿在球場上和小女孩你追我趕……

呼吸已急促混亂,她終於推開他,唇瓣充血的性感。

「我不願意。」顧佳桐閉上眼睛,心裏冷靜下來。「不公開關係,你和我前任有什麼區別?」

江博川似乎料到她會拒絕,按着她的小腦袋揉在胸膛。

「不要怕,我絕對忠誠於你,只是我家裡最近出了些亂七八糟的事,暫時……只能委屈你。」

「絕對忠誠?包括身體?」顧佳桐腦袋裡出現沈哲宇抱着白靜儀的畫面……

「當然,我有潔癖,你也是。」

「你怎麼知道?」

「因為你連換藥都指定我一個人。」

「……」

「你知道嗎?我平時不負責換藥。」

顧佳桐身體一僵,睜開眼睛難以置信地抬起頭。「那為什麼在病房主動幫我換?還幫37號床換?」

男人捏住她小巧玲瓏的耳垂,輕揉,聲音也慢條斯理。

「因為幫你換了,所以只能幫她也換了,不然,就顯得我獨寵你一個。」

女人愣了愣,才反應過來,原來是只大灰狼!早就算計她了!

忽然狠狠咬住他的手臂,趁他一鬆手,轉身就笑着跑開了。

小槿在球場上被小女生追了無數圈,實在跑不動,停下來吐着舌頭氣喘吁吁,卻發現舅舅在追桐桐姐姐,一圈又一圈。

「舅舅加油!」

小女孩剎不住,撞在小槿背上,揪住他衣角氣喘吁吁,「哈哈,我抓到你啦!」

下一秒,顧佳桐被江博川抓住,軟綿綿的笑倒在他懷裡。

……

深夜,小槿在客房睡得很甜,顧佳桐給了他一隻皮卡丘抱在懷裡,讓他睡得更踏實。

輕輕的帶上門,一轉身,她跌進男人清甜的懷裡。

剛洗完澡的香薰味和男人自然的清香,混合著變成濃濃的多巴胺。

「桐……」

這樣的深夜,男人音色沙啞磁性,叫她的名字,好似在撥動了她的心弦。

「我以後這樣叫你,好嗎?」

「嗯。」

江博川把她摟在懷裡,靠在沙發上。

「為什麼做手術的時候,只有那個男人陪你?」

「因為……我爸爸媽媽都去世了,哥哥嫂嫂開小飯館,還要看着兩個孩子,我不想麻煩他們。」

江博川心裏一震,下一秒更溫柔的吻上她的鎖骨。

「所以,你對我是像親人還是愛人?」

男人眼裡的情緒在氤氳的燈光下忽暗忽明,她看不透他是真的動情,還是彼此僅僅相互吸引。

「我……剛開始只是崇拜,只是饞你的顏,並沒有任何想法。」

江博川似乎不滿她的回答,加重了伸進她T恤裏手掌的力度。

「現在有想法了嗎?」

「……」

以前不管沈哲宇吻情話講得多麼動聽,她也很理智的不起反應,完全清醒。

她一直以為是環境問題,原來,是人的問題。

在江博川的面前身體完全不受控制,喉間也忍不住溢出她害羞的呢喃。

「要不是因為你還沒完全恢復,你覺得今晚你跑得掉嗎?」

江博川收回手掌,放過了她,啞着嗓子,不舍的看着她緋紅的小臉,她真的很敏感。

「我送你回去。」

顧佳桐在懷裡點點頭,還沒愣過神來,「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