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老爺和姨娘的樣子》[夫人老爺和姨娘的樣子] - 第一章

爹阿娘並哥哥姨娘,她開心地穿上了我給她新縫的紅棉襖棉褲,拉着我的手開心地搖了又搖。
牢里已經不像去年看得那般嚴了,我使了二兩銀子,牢頭放了我和寶珠進去。
牢里昏暗,味道難聞,寶珠膽小,抓着我的手,一雙眼慌亂得像一隻迷路的小兔子,我拍着她的手說無事,有阿姐呢!
她笑了笑,嘴角邊是兩個極小的梨渦。
一家人竟是關在一處的,我已認不出夫人老爺和姨娘的樣子,人早已黑瘦得脫了像,家裡的三個郎君卻只兩個,不在的是大郎君,我見他們也只三四回,年紀都差着一兩歲,如今再認,已不知道誰是誰了。
差的那一個,不曉得到底哪裡去了。
可至少在的,看起來都還像個人。
牢頭開了門,給了我們半個時辰。
牆角鋪了稻草,該是他們平日睡覺的地方。
寶珠看着她心心念念的阿爹阿娘,已認不得了,可家裡人認得她,看她藏在我身後探着腦袋不敢出來,老爺半天才叫了聲瓊娘。
她還記得自己叫瓊娘,看着她阿爹很久,許是認出來了,喊了聲阿爹,瑩白的臉上兩行淚,猶豫着撲進了她阿爹懷裡。
一家人將她看了又看,哭了又哭。
溫老爺並不識我,家裡的丫頭十幾個,他每日早出晚歸,哪裡有精力記我們?
夫人不過四十,卻已白了頭,看着像個六十歲的老嫗,可她還識得我。
「你是寶銀丫頭?」
她眼睛灰白,說話都有些費力。
「阿娘,她是我阿姐。」
寶珠拉着我的手答道。
「老爺夫人恕罪,奴婢不敢再讓二小姐叫本名,怕哪一日官家尋來,只得讓她跟着奴婢姓,給她起了個寶珠的名字。」
「寶銀何罪之有?
我溫家滿門獲罪,只留下她一人,事發突然,給我兒尋個去處都不及,若不是你,她如今不知還能不能活着站在此處?
老夫謝你都不及,誰能想到溫家獲罪一年,親女都不曾來,來看我們的卻只有府里的一個丫頭?
當初夫人將賣身契已還於你等,你已不是府里的丫頭了,做寶珠的阿姐又有何不可?
溫府若有重見天日的一天,寶銀就是我府上的小姐。」
我觀老爺情態,風骨仍在,此事或還有轉還的餘地,心裏為寶珠開心起來,我並不想…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