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他柔弱不能自理》[夫君他柔弱不能自理] - 第9章 南柯一夢(1)(2)

行至堂中,眾人道賀聲不絕於耳,萬星榆內心美滋滋,腳步也不由得輕快了幾分,一點沒有尋常新娘子的嬌羞。

「二門主,注意腳下。」小正在一旁提醒。

萬星榆全程由小正扶着,其實也不過是作為新娘子才裝裝樣子,她是一等一的高手,聽聲辯位不在話下,即使把眼睛蒙起來,也能準確找到刺殺目標,一擊斃命。

她朝着小正扶好的方向站定,等着喜娘在一旁說出下一步的流程。

對面之人就是徐小侯爺了吧,只見過兩面,自己就要嫁給他了,緣分還真是奇妙,誰能想到刺殺的目標,竟然會成了自己的相公。

「一拜天地!」喜娘高喊,眾人在一旁發出祝福的歡笑。

萬星榆在小正的引導下,緩緩的下拜。

「二拜高堂!」喜娘接着喊道。

萬星榆被親生父母拋棄,被閻羅門主收養,已經過去很多年了。

一個十五六歲的半大少年,獨自拉扯六歲的女娃娃,不僅自己成為了獨步天下的神話,還一手建立江湖第一的殺手組織。

將一個掛着鼻涕泡的小屁孩,培養成一個傾國傾城的第一女殺手,且這個小屁孩還是一個無法控制自己力量的怪力少女。這期間需要付出多少耐心和心血,恐怕尋常父母也很難做到。

二拜高堂,當然該拜門主師父。

萬星榆由小正扶着轉了一個方向,面向著高堂的位置緩緩下拜。

「夫妻對拜!」

不知道他今天怎麼樣了,沒有發出咳嗽的聲音,不知道是不是身體好多了。徐小侯爺腿腳不便,之前刺殺之時皆是坐着輪椅,木質的軲轆轉動,會發出摩擦的聲響。這樣轉來轉去的拜天地,應該很麻煩吧。

想到這裡,正要彎腰下拜的萬星榆順勢向前看去,卻沒有看到想像中輪椅,透過蓋頭底下向前望去,地上赫然蹲着一隻綁着嘴,戴着紅花的大公雞。

萬星榆嚇得後退兩步,一把扯下臉上的蓋頭。

卻發現除了自己和這隻公雞,其他人全部披麻戴孝,一副參加葬禮的打扮。拜堂的地方裝扮得像個靈堂,此時眾人還在發笑,臉上卻是布滿了淚水,笑聲和淚水交匯在一張臉上,扭曲而詭異。

怎麼回事?

萬星榆扭頭看向高堂的位置,想要問問師父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卻發現高堂的位置空無一人,只有一個牌位靜靜放在一把椅子上,上面赫然寫着——閻羅門主桑霽月之靈位。

萬星榆心神俱震,腦中嗡嗡亂想,她捏緊拳頭,手中的蓋頭瞬間被大力震的粉碎,她隨手一揚,紅色碎屑隨風飄散,像是一道飛濺的血液。

周圍熱鬧的祝賀聲依舊沒有停歇,彷彿她掀了蓋頭的舉動只是婚禮必經的一環,眾人依舊滿臉淚痕地笑望着一對新人。

萬星榆看向小正,怕自己的力氣太大,只輕輕抓着小正的衣服問,「這是怎麼回事?師父呢?徐小侯爺呢?」

「二門主,你又忘了嗎?他們,都死了啊!」

小正的聲音傳來,萬星榆五雷轟頂,眼前頓時一片漆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