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他柔弱不能自理》[夫君他柔弱不能自理] - 第6章 登徒子(3)

「你這腦袋,裝的是水嗎?我真想給你撬開看看,十萬兩!那可是十萬兩!咱們閻羅門是不缺錢,但也沒你這麼把錢往外推的。」

小正暴跳如雷,就在剛才,萬星榆回來複命,說目標不僅沒殺掉,還要保護起來,並且準備嫁給對方。

小正覺得自己一定是加班加的出現了幻覺,她一個二八少女,究竟是為了什麼?不在床上睡美容覺,在這裡等着這個瘋了的女人,聽這傢伙把十萬兩的單子輕飄飄地扔了。

現在刺殺行業競爭激烈,大奸大惡之人已經剷除的差不多了,能接到的刺殺訂單,從原先上限幾萬兩,已經變成了幾千兩。

很多價格便宜,技術不錯的小型殺手組織,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他們以低廉的價格,流水線式的刺殺模式,半途截獲了一**內院宅斗、兄弟鬩牆、原配捉姦的小型刺殺訂單。

在律法制度逐漸完善的今天,百姓可以依靠衙門解決訴求。需要刺殺來進行審判的機會逐年下降,閻羅門能夠接到的優質訂單已經越來越少。

所以閻羅門才推出了個性化訂單服務,以其龐大的人員配備、頂尖的刺殺水平、完善的合同售後作為可以對刺殺目標指定死法,也只有他們這種大型的殺手組織,才能在激烈的競爭中,做到人無我有,人有我優。

像徐小侯爺這一單,如果成了,那就是業界標杆,免費的廣告。

本以為今年的業績在第一季度就能完成了,屆時閻羅門將會走上一個新的高度,穩固業內標杆的地位。

誰想到煮熟的鴨子還能飛了。

小正的心在滴血,一個業界第一殺手,突然之間得了神經病,丟了十萬兩的單子不說,還要嫁給一個今年可能就會死的短命鬼。

要瘋了,要瘋了,不是她萬星榆瘋了,就是她齊小正瘋了!

小正像一個沒頭蒼蠅,在屋子一邊嘀嘀咕咕一邊走來走去,吵得萬星榆腦袋生疼。

「夠了,門派的損失,我自會彌補。」萬星榆垂頭喪氣坐在長椅上。

閻羅門規定,所有刺殺訂單,門派抽二成賞金,十萬兩白銀,門派會抽取兩萬兩。

為避免門中弟子為了高額賞金不自量力,不顧自身安全,門中也設置了相應的規章制度。不論訂單成功與否,閻羅門的固定抽成不會減少。

但錢沒賺到,誰願意承擔這種風險?

門中便形成了一個不成文的規定。殺手如果刺殺中途失敗了、做不下去了,在時間允許的範圍內,可以將任務轉交門中其他人,轉嫁賠償風險。

通常這時候,原屆單刺客需要貼補一些額外的金銀,來彌補因自己損失的時間,對之後任務進行帶來的相關風險。

但萬星榆鐵了心,不想讓其他人傷害徐小侯爺。她決定自掏腰包,承擔訂單損失。

十萬兩還沒到口袋裡,效果沒有那麼震撼,說舍也就舍了。從自己口袋裡拿出去兩萬兩,一分一厘都是血汗錢,那可就是傷筋動骨的疼啊。

自己怎麼就跟中了邪一般,盯着那個少年的眼睛,就彷彿被吸進了深不見底的漩渦,一直在沉淪,萬星榆撓牆。

「小正,我好像戀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