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他柔弱不能自理》[夫君他柔弱不能自理] - 第5章 登徒子(2)

「解釋?」

「你、你為什麼說娶我?」萬星榆隔着天羅地網定定望着徐小侯爺,不自覺地捏緊衣角,面巾遮掩下的臉頰上飛起一抹紅暈。

別看萬星榆總是『調戲』門中弟子,實際上感情生活極其單純,完全沒有任何戀愛經驗。

所有關於愛的啟蒙,都來自於畫本中的描述,以及門主大人的言傳身教。

雖然師父總說,嫁不出去了,就留在門中,他養也可以。但萬星榆怎能當一個給別人添麻煩的人?她一定會把自己嫁出去的。

不知道是不是門主大人找來的小畫本多是蜜裡調油的愛情故事。從小被父母拋棄,渴望家庭溫暖的萬星榆,在潛意識裡一直認為,只要嫁人了,就會有家了。

昨夜小侯爺臨危不亂地那麼一問,萬星榆也沒多想,幾乎是帶着一種敷衍與搪塞,隨口將近期總是掛在嘴邊的話說了出來。

徐小侯爺竟然敏銳地抓住了這點,並且進行了絕地反擊。

他的一句話,輕易撩動了江湖第一女殺手的心弦,讓她一整天都在輾轉反側,迫不及待地想要得到確切的答案。

閻羅門的教規之一,不得以同門及同門親屬作為刺殺目標。此乃教中機密,外人並不知曉。

如果小侯爺娶了萬星榆,那他無疑是多了一張保命符,整個閻羅門都不會再有人接他的刺殺任務。

「當然是因為,我想要活着。」小侯爺非常坦誠,語氣中帶着一種不解。

萬星榆的眸光黯了黯,她放開了捏住的衣角,怦怦亂跳的心也逐漸平靜下來。

也對,這世間哪有那麼多一見鍾情,果然師傅說的對,畫本中都是騙人的。

其實在萬星榆的怪力,還沒有進化到如此恐怖程度之時。明艷少女正是豆蔻梢頭,含苞待放的年紀,門中多少殺手思慕她的美色,盼着她快快長大。

直到那年的刺殺任務,閻羅門第一次全員無償出動,圍殺一個侵犯多名幼女的異域採花大盜。

該人武功高強、輕功卓絕,朝廷一直束手無策。

十五歲的萬星榆當著眾人的面飛身上前,她輕輕抬腳,只聽噗的一聲,男子胯下的雞蛋碎成了渣渣。

閻羅門的男弟子頓覺襠下一痛,涼風颼颼。

所有愛情的萌芽,都被扼殺在了那一聲蛋碎後的哀嚎之中。

如今已經過去了四年,從不急不慢,到略有所感,再到焦慮萬分。萬星榆覺得如果突破了二十歲,她就真的是個嫁不出去的老女人了。

她常常痛心疾首地告誡門中的女弟子,千萬不要以為自己有幾分姿色就很了不得,歲月催人,看到喜歡的,不管用什麼方法,也得先奪到手。

一時間,閻羅門女弟子的金盆洗手率明顯提高了,未婚適齡的男弟子人數也更少了。

告誡別人的話猶在耳邊,如今到了自己這裡,又怎麼能夠退縮。

「本姑娘向來言出必行,侯爺可願做一場交易?」萬星榆的表情逐漸冷靜了下來。

「姑娘請講。」小侯爺表情也多了幾分認真。

「你我立下婚約,你若娶我,赴湯蹈火,護你周全,你若負我,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