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他柔弱不能自理》[夫君他柔弱不能自理] - 第2章 初識(2)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收集客戶信息,做好事前調查,是刺殺任務能夠成功的先決條件。

萬星榆捏着薄薄幾頁紙,不可思議地看着小正。

「能查到的資料就這些?」

只見紙上寫着,慶曆十五年春,兵部侍郎徐驍入宮敬獻秘寶,慶明帝龍顏大悅,敕封徐驍為永安侯,世襲罔替。

老永安侯徐驍膝下育有三子一女,皆未活過不惑之年便相繼殞命。徐驍受不了白髮人送黑髮人,也已經於七年前病逝。

獨留下年僅十二歲的長孫徐鶴寧,承襲永安侯的爵位。

如今已經七年了。

這個小侯爺徐鶴寧,據說也是個短命之相,雙腿有疾、不良於行,日常只能坐在輪椅之上。

並且幼時起便大病小病不斷,常年用湯藥吊著。曾有太醫斷言,小侯爺恐怕活不過二十歲。

徐小侯爺日常的活動範圍就是在永安侯府內,除了入宮受封那一次,七年來無人再見過小侯爺出府。

到此,紙上的內容戛然而止。

這甲方到底是有多麼的人傻錢多?

活不過二十歲?

現在這小侯爺不就已經十九了?

那麼著急早幹嘛去了?非要現在下手。

還必須要毒殺,萬星榆甚至擔心,自己還沒出手,這病弱的小侯爺就自己咽氣了。

唉,甲方的需求,總是那麼的奇葩。

不知道刺殺途中,這小侯爺要是自己死過去了,只要一半的酬勞,會不會顯得有些無恥?

萬星榆將薄薄的紙張疊起來收進懷裡。工作該進行第二步了。

小正這些人畢竟只是負責情報收集和刺探,實際的踩點調研工作還得殺手自己來。

對於這種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宅男,萬星榆準備先上門,近距離觀察目標人物的日常起居,再找尋合適的機會下毒。

———

是夜,永安侯府,徐小侯爺的寢室外。

一道黑影像黑貓般輕盈閃過,躍上屋頂。

對於這種三代以內才封侯拜相的府邸守備,作為江湖第一的殺手萬星榆,向來是不放在眼裡。

不過區區幾十年的經營,能有什麼家底供養死侍。

但她本着事前盡職調查的原則,還是詳細勘察了永安侯府,並且繪製了詳細的地圖,果然不出所料。

永安侯府並不算大,亭台樓閣雖然一應俱全。但不知是主人無心養護,還是沒錢養護,牆面已有些斑駁,部分院落已經雜草叢生。

就這?

十萬兩?

萬星榆越發疑惑,這侯府的守備,別說她這種級別的高手如入無人之境,就算是閻羅門的新人,現在跳下去捏着小侯爺的嘴巴灌藥,估計也得等到小侯爺的屍體涼透了,才會有人發現。

奇怪,太奇怪了。

多年暗殺的經驗,並不是紙張空談,之前只覺侯府蕭條,守備鬆懈,此時看來竟是透着一絲不同尋常的感覺。

太安靜了,似乎整個侯府,根本就沒有活人。

正在這時,卻聽到一聲輕咳傳來。卧房的窗戶被人從裏面推開。

萬星榆連忙躲進陰影之中。她匍匐在屋頂之上,透過層層疊疊的瓦片縫隙,向著打開的窗子望去。

而開窗之人似有所感一般,竟然看向了萬星榆的藏身之處。

一眼萬年,萬星榆被驚艷到了。

輪椅上的少年,比資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