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他柔弱不能自理》[夫君他柔弱不能自理] - 第10章 南柯一夢(2)

死了,全死了?師父他是當今第一高手,怎麼會死了?

萬星榆搖着頭,一步一步的後退,眼前陣陣發黑,胸腔像是要爆炸了一般,「怎麼會?他們怎麼死的?」

她撕心裂肺地衝著小正發問,卻見小正的眼睛突然變得一片血紅,竟然順着臉頰流下兩行血淚,「都是因為你,你害死小侯爺也就算了,你還害死了門主,都是因為你!」

說著,小正伸出沒有指甲的十指,向著萬星榆抓來。

「啊!」

萬星榆大口喘着氣,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她向四周看去,夕陽已經落下,四周一片漆黑。

原來是個夢。

自己竟然已經睡了整整一個下午。萬星榆用手背擦了擦額頭,全是細密的汗水。她一個人間殺器,抱着人頭都能睡着,怎麼會做夢把自己嚇醒。

她苦笑了一下,可能是最近接連出了兩個任務有點太累了吧。

說到任務,萬星榆看了看天色,已近戌時,今夜子時一過,小侯爺的刺殺令就將解除。

不知道師父那邊怎麼樣了,如果僱主糾纏,師父估計得氣上十天半個月,才能冷靜下來思考一下自己和小侯爺的婚事。

此時萬星榆對於小侯爺當然是沒什麼感情可言。她躺在床上,雙手枕在腦後,就那樣腦袋放空,看着床帳。

可能有人會問,萬星榆究竟看上了徐小侯爺什麼?

那秀挺的鼻樑配上蒼白的皮膚,清澈的眼眸和眼下淚痣,完美的下頜線,思考時微微皺起的眉頭,貝齒輕咬的嘴唇,不就是畫本子里貶謫下凡的神仙嗎?

看上什麼?當然看上的是臉啊?難道看上了小侯爺病弱不能自理嗎?

對,她就是那麼膚淺,反正也沒人願意娶她,不如自己挑一個看的順眼的,徐小侯爺家貧又體弱,但是她萬星榆有錢又能幹啊。

小侯爺只要肯出人,她就等着小侯爺說,「女俠,我不想努力了!」

萬星榆覺得自己想的簡直是完美,剛才那個可怕的噩夢帶來的緊張氛圍,也被女孩子躲在被窩裡咯咯的笑聲給沖淡了。

———

兩個時辰之前,回宮的路上,馬車裡。

「皇上,一百萬兩,您、您這說給就給出去了,丞相大人要是知道了,非得把奴才給拆了不可……可是奴才真的攔不住啊!」

福祿公公哭喪着臉,眉頭緊鎖,看起來像是個老苦瓜。

「不許以重利,又如何能打動富可敵國的閻羅門門主呢?」

小皇帝坐在馬車裡,悠哉悠哉。

「福祿啊,你家主子是那種人傻錢多的冤大頭嗎?這你就不懂了,錢我可沒說現在就給。」

「您是沒說現在給,您說徐小侯爺死了之後就給。」福祿簡直要哭了,努力幫自家主子回憶究竟說了哪些不過腦子的話。

「非也非也,朕說的可是病死、病死之後,除了病死,其他死法朕可是不認的。」他抖了抖手上的協議,露出一個狡黠的微笑,衝著福祿公公眨眨眼。

「陛下聖明!」福祿公公像是想到了什麼,擦了擦頭上的汗,終於破涕為笑。

馬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