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他柔弱不能自理》[夫君他柔弱不能自理] - 第1章 初識(1)

春天到了,萬物復蘇,又到了動物交配的季節。

春暖花開,草長鶯飛,春天,處處透着生機和浪漫。

萬星榆自然也不會放過。

每到這個時候,大周第一殺手組織閻羅門就會進入眾人瘋狂刷業績的狀態。

春季,是閻羅門業績完成最好的季節。

所有人都在外跑業務,只要不違背門規,多少錢的單子都接。

只因為不願回到門中,面對他們恨嫁二門主。

「業績開門紅已經開始了嗎?怎麼一個人都沒有。」

往生谷中,一個容色明艷的紅衣少女,扛着一把半人高的玄鐵重劍,手裡提着一顆血淋淋的人頭。她嘴裏叼着一根野草,一腳踹向光禿禿的山壁上,一塊凸起的石頭。

石頭應聲碎裂,一道巨大的石門緩緩打開,正是神秘殺手組織閻羅門的入口。

「跟你說了多少次了,別用腳,別用腳,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力氣有多大?!」一道威嚴的聲音傳來。

「知道了、知道了。」萬星榆一邊敷衍,一邊東張西望。

「別找了,都出任務去了。」

那道威嚴的聲音接著說,卻不見人影,應該是用了傳音之術。

「知道了,師父……」萬星榆失望的應了一聲。

她將人頭隨手丟給一旁一直等待的黑衣少年。

「小邪,門口的石頭又碎了,受累修一下。話說你們下次就不能換一塊兒硬一點的石頭嗎?這一踢就碎,質量也太差了。」

叫小邪的少年翻了個白眼,一邊麻利地處理着人頭,一邊在一個登記冊上奮筆疾書。

「一千兩,除去門派抽成,剩八百兩,再扣除剛才踢碎的隕石機關,還剩五百兩,給你換成現銀還是存到錢莊?」

「怎麼還漲價了?以前踢碎了不是才一百兩嗎?一顆破石頭三百兩這麼貴。」萬星榆一聽幾乎跳了起來。

「能比嗎?這次可是門主帶回來的堅硬如鐵的隕石!隕石多珍貴你知道嗎?三百兩那都是念在你是二門主,給你的內部折扣!」小邪半分不讓,梗着脖子道。

「行行行,扣就扣,這麼凶作甚……」萬星榆縮縮脖子,沒再爭辯。

跟這個鐵公雞理論,別最後連五百兩都拿不到了。

「給你換成現銀吧,銀票過兩天又該找不見了。」小邪自顧自地替萬星榆做了決定。

他將人頭擦去血跡,整理妥當,又里放上一些除味的香包,最後在盒子上打了個漂亮的結,抬頭就發現萬星榆正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小邪,你今年也該十五了吧?」

萬星榆美艷的臉龐上露出一個充滿誘惑的笑容,讓人目眩神迷。

「對、對啊!」

「可以成親了吧?」萬星榆還是一臉笑眯眯。

剛才還手腳麻利地少年,此時汗毛倒豎,豆大的汗珠順着額角留下,手腳都變得有些遲鈍了。

糟糕,最近業務太多,一時竟忘了已進入春季,又到了這頭凶獸發情的季節了。

「我不想!」

少年紅着臉,抱着人頭的盒子衝進了冰窖。

「是不想,不是不能啊,看起來有戲的樣子。」

萬星榆笑意更深,她摸了摸下巴,笑容怎麼看怎麼透着一股子強搶民男的猥瑣。

這是這幾年,在閻羅門時常便會上演的一幕。

———

怪力少女萬星榆,因為吃得多,力量大,從小被父母遺棄,被江湖第一殺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