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奇術》[風水奇術] - 第1章 河底豎棺(2)

我和王虎的分段,安全地守護住了這口棺材的秘密。
我們的住宿地點在三里外的大龍溝,干一天活我倒下就睡著了。
我睡得正香,就夢到有一雙爪子伸過來抓住了我的腦袋,我嚇得一激靈,猛地睜開眼。
這時候一隻手捂住了我的嘴說:「老陳,是我,虎子。

我坐起來,圍着棉被小聲罵道:「你他媽有病吧,大晚上的不睡覺,你幹啥啊!」
「起來,跟我走。
」虎子用手電筒給我照着,順手把衣服扔給了我說:「機不可失,失不再來,老陳,今晚過後,也許我倆就發了。
快穿上毛衣,哎呦卧槽,你毛衣穿反了……」
這天晚上風特別大,甚至裹着沙子形成了沙塵暴。
我倆都扛着鐵鍬,虎子另外背着一個綠帆布的挎包。
我倆打着手電筒都照不出三米,這一路深一腳淺一腳的,我倆也不知道摔了多少跟頭,但憑着記憶我倆還是摸到了地方。
地方是找到了,但是具**置在哪裡在這烏漆嘛黑的夜裡可就有點難找了。
幸好還有虎子的那泡屎做標記,我倆低着頭,一尺一尺地往前摸索。
終於在摸索了十幾分鐘之後,我們找到了那泡屎。
虎子將身上的挎包卸下來扔在了地上,挎包里是撬扛和斧子。
他噗地一口往手心裏啐了一口唾沫之後,拿起鐵鍬就挖了起來。
我把手電筒放在一旁架好,和虎子一起挖。
我倆修河的時候,幹活磨磨蹭蹭,但是這時候,我倆就像是在身上安裝了電動小馬達,瘋了一樣。
很快棺材就清理了出來,長大概有兩米,寬一米半左右。
這是一口很大的棺材。
虎子把鏟子一撂說:「老陳,這就叫天公作美,這大風,誰也不會來巡夜了。

風越刮越大,沙子打在臉上生疼。
不過此刻我覺得我的血都沸騰了起來,渾身都顫抖了起來。
我倆趴在棺材上面,互相用手電筒照着對方看着對方。
我看到,虎子的眼睛激動地已經濕潤了。
他說:「老陳,今晚過後我們就發了。
有錢了之後,我要回北京,你呢?」
我說:「我也不知道。
但我知道,我想發財。

虎子這時候把挎包拽了過來,把撬杠拿出來。
我用手電筒照着,他掄起撬杠就插到了棺蓋下面,用力一撬,嘎吱一聲,這棺蓋就開了一條縫。
接着,他轉着圈,順着這個縫隙就撬了出去,圍着棺蓋撬了三圈,棺蓋才算是撬了下來。
這棺蓋有十公分厚,這烏木死沉死沉的,我和虎子也算是身大力不虧,用儘力氣,喊着一二三才把這棺蓋給抬了下來。
扔到了一旁後,我倆舉着手電筒往裡一照,本來以為裏面應該是有屍體的,但是我們看到的,是裏面還有一具棺材。
我喃喃說:「是不是從蘇聯衝過來的啊,蘇聯流行套娃。

虎子說:「老陳,這你就不懂了,大戶人家的棺材都是雙層的,外面的這一層叫槨,裏面這一層才叫棺。
棺槨,這是一套。
這就更說明裏面有貨了。

我倆這時候把手電筒照向了這棺槨之間的空間里,在這裏面,有一些碎了的瓷器,虎子跳進去撿了個瓶子底,照着說:「老陳,全是碎瓷片了,要是沒碎,隨便一件就值個兩abc 的。

我說:「你好好翻翻。

「沒有,都是破瓷片了。
」虎子說,「指不定從多遠的山上衝下來的,打了無數個滾兒,不可能有好的了。
這家人也是,怎麼不弄點金子放裏面呢。

虎子在周圍用腳來回踢,始終沒有找到一件完整的東西。
他顯得有些失望,不過緊接着,他就把撬杠伸向了裏面的棺蓋。
棺蓋比槨蓋要輕薄很多,棺釘也要短上三分。
虎子幾下就把棺蓋也撬開了,我倆用雙腳踩着槨板,一彎腰,直接就把棺蓋給抬了起來。
然後我倆喊着一二三,將棺蓋扔了出去,噗地一聲就砸在了河床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