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奇術》[風水奇術] - 第1章 河底豎棺

我叫陳原,是個農村娃。
曾經我家也是附近出名的大戶人家,良田有上千畝,大車三輛,家裡雇了三個長工。
糧庫里堆滿了糧食,十年絕收都不會餓肚子。
但是傳到我這一代,家境已經破落的不成樣子了,留下來的只有奶奶祖傳的一把梳子,和一本《地理萬山圖》。
這《地理萬山圖》我從小是當小人書看的,不過上面都是些晦澀難懂的古文,我是看得迷迷糊糊。
一直到了後來我才知道,那是一本風水書。
和我一般大的小夥伴兒有的去當兵了,有的去上學了。
我必須養活自己,勉強上完了初中後,就一咬牙跟着生產隊修河去了。
但沒有想到,就是這個迫於無奈的選擇,卻讓我的命運出現了拐點。
我和王虎,就是在修河的時候認識的。
王虎是北京人,小名虎子,他成分不好,是個資本家的家庭。
家裡人為了讓王虎有個好前程,就把王虎過繼給了灤縣的貧農舅舅家,戶口這麼遷過來,這王虎就也成了光榮的貧農了。
王虎那時候還小,後來逐漸長大了才發現,貧農又有些不吃香了,現在大家又開始追捧萬元戶了。
修河的時候,我和虎子是一個擔子,我倆一前一後抬大筐,從河底往河岸上抬河沙,肩膀都壓得紅·腫出血,就為了掙那一天塊八毛的工資。
一來二去,我和王虎就熟了。
中午吃飯的時候,王虎就抱怨說:「你說我冤不冤,當年要是不把我過繼到農村,現在我在京城也分房子了。
我家平反了,按照戶口分了房子,哥哥姐姐也都找到了工作,有的當了教師,有的成了工人。
就剩我一個在這裡修河,我比竇娥都冤。

我說:「我是社會主義一塊磚,哪裡需要哪裡搬。
你這覺悟就有問題了。

王虎說:「我覺得我適合當兵保衛祖國,不行也可以當個火車司機,憑什麼我就在這裡修河啊!修河的人這麼多,不差我一個,我更適合有挑戰性的崗位。
我這顆滾燙的紅心在燃燒,你懂么?我急切地想為國家和人民做更大的貢獻,你懂么?!」
我笑着說:「你就再把戶口調回去唄。

「哪有那麼簡單,城市戶口轉農村容易,農村轉城市想都別想。
我從資本家到了貧農,這才高興幾年啊,現在風向又變了,資本家又吃香了。
我想變回去怎麼就不行了?誰能給我主持公道!」
說著,王虎憤怒地把鐵鍬往河底一戳,誰知道這一下沒戳進去,反而聽到當的一聲響。
我和王虎都愣了一下,王虎用鐵鍬扒拉了兩下,在這河底竟然出現了一塊紫黑色的木板。
王虎和我都好奇,開始用鐵鍬鏟去上面的河沙,想不到這木板越清理越大,最後竟然清理出來一個箱子一樣的東西。
王虎左右看看,小聲說:「老陳,別吱聲。

說著就開始埋,我也不知道這是在幹啥,不過看王虎的樣子似乎有什麼秘密。
埋完了之後,王虎一摟我的肩膀,趴在我耳邊小聲說:「老陳,別聲張。

「這箱子里有啥啊?挖出來打開看看呀!」我好奇地說。
王虎小聲說:「這是一口棺材。

我想了一下,心說不對啊。
我說:「不會,棺材不會這麼小。

「豎著呢,這是發水從山上衝下來的。
」王虎小聲說,「我看了,這棺材是上好的烏木打造,上了九層漆,上面還有花鳥的紋路,一看就是大戶人家的小姐或者奶奶,搞不好是個清朝格格的棺材。
裏面肯定有貨。

我半信半疑地說:「不能吧。

剛好這時候隊長過來了,問我倆不幹活嘀嘀咕咕幹啥呢。
王虎頓時捂着說肚子疼,實在憋不住了,讓我拎着棉大衣給他擋着,他這時候解開了褲子,蹲在這裡拉了一泡屎。
不遠處的大姑娘都躲得遠遠的,有已婚婦女開始罵他,用土坷垃砸他。
不過這個辦法奏效,一直到天黑,也沒有人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