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山漸》[風山漸] - 第6章 恩人沈山水

侯子鈞的轎子停在了一處湖畔。

文相逢見轎子落地,手忙腳亂地站起來,先一步出了轎子。然後站在轎外,掀開轎簾,迎侯子鈞踏下了轎,儼然一副貼身女使的樣子。

侯子鈞走在她的前頭,小聲道:「待會跟着我就行。」

文相逢點點頭。

文相逢向前望去,見湖畔處搭了一座長廊橋,一直向湖中心延伸過去。遠處湖心處,立了一方圓形檯子,檯子正中間,是一座三層的高閣。

文相逢跟着侯子鈞沿着長廊橋,一路向那湖中心走去。越到近處,那人聲和琴瑟樂聲越大了起來。

等到了檯子上抬頭望去,文相逢這才體會到這座湖中心的高閣有多氣派。騰龍繞鳳,雕梁畫壁。閣內不斷有笑聲傳來,詩文誦出,清風徐徐,書香滿身。

走在前面的侯子鈞輕哼了一聲。這一聲被文相逢聽見了。

侯子鈞回頭看了她一眼,道:「此處是沈員外的地宅。」

文相逢四周細細探去,有些詫異。這倒不像個商人的宅地,反而像是個文人相聚之堂。

文相逢跟着侯子鈞進了那閣樓,樓內早有人候在那處,見到侯子鈞,立即上前迎了上來。

「侯衙內!少見,少見。今日怎有空來我文水閣?」說話的是個書童裝扮的小男孩。那書童看起來不過十五六歲,皮膚白凈,個頭和文相逢相近。

侯子鈞向內掃了一眼,道:「你家員外呢?」

那書童道:「我家員外還沒來呢。今日相國寺開市,有高僧誦經,我家員外一大早便趕去虔拜了。」

侯子鈞輕笑一聲,道:「你家員外倒是虔誠。」

「做生意嘛,吃的不就是運氣這碗飯!必得我佛保佑。」那書童邊說邊伸出雙手合掌,嬉皮笑臉地比了個參拜的動作。

他生得稚嫩,說話處事卻老道得很。

侯子鈞聽他在此處扯淡,臉上稍顯不耐煩。這少年如此油嘴滑舌,必然是長年累月跟在那沈山水旁邊的結果。

他道:「既然他還沒來,便領我上樓去吧。」

「誒!」那書童回道。「正要領您上去呢!除了我家員外,各位文壇才子都已經到齊了,三賢七秀都落座了。還有咱丞相家的秦小公子、馮府的馮大小姐今兒都來了。」

沒有人注意到,侯子鈞在聽到「馮大小姐」這四個字的時候,身形微頓了頓。而後腳步更是沉重,一步一階地上了樓。

三樓上果然坐滿了人,都是些書生裝扮的文人墨客。方才的誦詩作樂之聲,便是從此處傳出的。

幾個書生一看上來的乃是候將軍家的公子,皆立即迎上來作揖。

侯子鈞只微微點頭回禮,跟着那小書童來到了前面靠主座旁左邊的第一個位置坐下。

文相逢亦站在他的後面,偷偷抬眼向四周望去。

侯子鈞對面,坐着一男一女。那女子一身女書生的裝扮,儀態端莊,容貌瑞麗。她身側那男子年紀偏小,約莫十七八歲的樣子,扎了個高髮髻,一雙亮眼皆是志氣,舉手投足竟是少年獨有的昂揚氣質。

那女子見到侯子鈞後,對着他微微點頭打了個招呼。侯子鈞與她對上了眼,僵硬地點頭回了個禮,而後將眼神移開。

那女子見他仍舊對先前之事耿耿於懷,微笑着移開了眼。

主座之人還未來,樓內賓客便繼續坐着閑聊。有談自己前幾日新得的上好筆墨,有在議論自己剛新作的詩文。樓內笑聲四起,大小攀談聲不絕於耳。

對面那少年等得有些坐不住了,騰地站了起來,對着樓下那小書童大聲詢問道:「安生,沈大哥來了嗎?」

樓下啪嗒啪嗒跑上來一人,正是那位名叫安生的書童。

安生端着茶水,對着那少年道:「秦小公子莫急,我家員外很快就到了。」邊說邊跑至侯子鈞面前彎下腰來,將茶壺一一熟練地擺好。

安生倒出水,突然哎呦一聲,對侯衙內道:「公子您瞧我這記性,忘記放茶葉了。我這就下去取。」說著轉身又風一般地跑下了樓。

侯子鈞側身對着身後的文相逢道:「你下去幫他。」

文相逢立即應了,跟了下去。

安生到了樓下,又見一兩個書生模樣的人進了樓,便即刻迎了上去,一臉笑容地將人送上了樓,轉身不小心便踩到了一人的腳。

安生一抬頭,見是之前跟在侯衙內身後的那女使,於是笑道:「小姐姐,你站遠些,踩着你了。」

文相逢連忙搖搖頭,道:「需要我幫忙嗎?」

安生馬不停蹄地鑽進門口一間小隔間內,拿出幾包茶葉,一把塞到文相逢懷裡道:「要的要的,我快忙不過來了。好幾個公子的茶都沒上,這被我家員外看見了,定又要損我幾句了。」

他說的不是「罵」,而是「損」。

文相逢抱着茶葉小步退出了隔間,正要再退,不料背後門口突然進來了兩個人。

走在前面的那人對着她笑道:「這位姑娘……」

文相逢一聽,立即意識到自己是擋住了人家的路,迅速閃身站在了一旁。待站穩後,她才突然察覺出方才那個聲音似乎在哪聽過!

……是十年前……

就是那個聲音,站在她的後面喚她「小孩」,然後蹲下給了她一塊玉佩。

文相逢猛然抬頭,瞪大了眼睛望向方才那說話之人。

背後安生看到來人,立即激動道:「員外,您終於來了!」那人笑道:「怎麼,一個時辰而已,便這般想我了?」。

「員外!」安生跺腳。

那人微笑地打趣完了安生,發現方才那擋在門口的姑娘正站在旁側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