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起雨花亭》[風起雨花亭] - 第3章 甲居山寨

天剛蒙蒙亮,破曉前一場細雨,山林間籠了薄薄霧氣。

薄霧中闖出一道人影,順手拔下幾根狗尾草,身輕如燕,飛身站到一方湖泊,眼眸泛出幽綠色光芒,手腕一甩,狗尾草破開水面,剛好扎穿幾尾游魚。

梅朵架起火來,煮了一小碗魚湯,遞到持明面前。

養精蓄銳過後,一主一仆,再次踏上山間些許泥濘的道路。

「梅朵,你是幽星一族後裔嗎?我見你眼眸,似乎不太尋常。」

「是的少爺,這正是我們幽星族特有的眼睛。調轉內力,匯入眼眸,視力可比天上的鷹隼;除此之外,還能看清人體經脈,查探內力走向,預判敵方出手。」

「這一身武藝也是傳承而來?」

「並不,是我……偷學的。」

持明好奇起來。

梅朵繼續解釋。

「王爺常傳授兩位公子武藝,世子殿下天資聰穎,學習極快,操練片刻便能融會貫通;但幼子青鸞,因娘胎里受了侵擾,天生痴兒,王爺只得一遍遍傳授,我躲在暗處偷學了很多年。」

持明恍然大悟。

同時也想起另一件事。

趙王夫人身懷六甲之時,春日前去廟宇求福,歸來路上遭遇了「影靈族」餘孽截殺,險些流產。

這件事轟動朝野,先帝當即寫了詔令,普天之下,凡見影靈一族,人皆誅之,殺一人,賞千金。

不出半月,影靈一族幾乎被連根抹去。

後天師親自前往漓州,幫助夫人穩固胎兒,雖保住了孩子性命,卻無可逆轉有了些痴傻之氣。

天師講道,只因青鸞尚未出世,便背負了影靈一族幾萬生靈的血債,才會落得這般結果。

因果二字,玄之又玄。

「梅朵,以你的身手,青鸞那痴兒想要輕薄你,為何不殺了他逃出王府?是懼怕趙王追殺嗎?」

「不是的少爺。」梅朵轉過頭,容顏溫和了一瞬,「青鸞待我很好,常偷拿糕點給我吃,但那日清晨他不懂事,非要強佔我身子,我一時失手,才誤傷了他。」

瞧梅朵神情,持明似乎懂了什麼。

「你喜歡青鸞?」

「怎會?我是奴隸,他是公子……」

話到此處,再解釋反倒累贅。

兩人接連翻過三座高山,遠遠的,依稀能見到甲居寨的輪廓。

黃昏時分,天際堆滿橘紅色雲層,層林染上暮色,倦鳥即將歸巢。

有些累了,兩人皆是汗水**衣衫,坐在青石上歇息片刻,爭取天黑前一口氣趕到甲居寨。

「少爺,趙王打仗很厲害嗎?」

「怎麼想起問這些?」

「我想知道,我們北域百族,究竟敗給了怎樣的人物。」

「趙王是個軍事奇才。東虞王朝和北域百族對峙百年,一直難分伯仲。兩國交戰,求的是穩紮穩打推進,打的是錢財糧草;但趙王不同,他善用奇兵,帶領一千輕騎就敢大迂迴深入敵後,直插主帥營帳。北域百族,輸得不冤。」

「都說功高震主,趙王如此厲害,你們年幼的皇帝不害怕嗎?」

持明淡然一笑,沒有回答。

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現如今,東虞王朝,五個同姓諸侯王,三個異姓諸侯王,坐鎮皇權的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