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起雨花亭》[風起雨花亭] - 第2章 侍女梅朵(2)

,山林寂靜無聲。

火堆已然熄滅,冒着幾縷青煙。

趁夜,梅朵猛然睜開眼睛,看持明一動不動,似乎如禪宗入定,躡手躡腳起身,一溜煙跑出了洞穴。

山林中,梅朵赤着腳奔跑,腳被枯木戳穿也不覺得痛,她臉上洋溢着笑容,像是逃出虎穴的幼鹿,盡情奔向自由。

渾身傷口因為劇烈奔跑,再一次崩裂開來,一路跑,林間留下了一串血印。

梅朵越跑越慢,眼皮也沉重起來,猛然,一頭栽進草叢中。

要死了嗎?

不,我不能死,我還要報仇。

阿媽,保佑你可憐的女兒吧,讓她能站起來,繼續奔跑……

恍惚中,一個人影出現在梅朵眼前。

「阿媽,是你嗎?你來接梅朵了嗎?梅朵不想死……不想死……」

持明瞧着失血過多、陷入暈厥的梅朵,長長嘆了口氣,俯下身子,將渾身血漬的梅朵抱起,重新回到山洞。

傷已經很難醫治了。

持明少有的拿出數十隻蠱蟲,尤其是極為精貴的血蠱,一隻一隻輪換,給梅朵補充鮮血。可即便如此,也於事無補,持明思慮片刻,拿出了盂蘭蠱——本命蠱,和蠱師血脈相連,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但眼前傷勢,只有盂蘭蠱能保住性命。

蠱蟲進入梅朵體內,釋放出磅礴的生命氣息,很快充盈破爛不堪的軀體,梅朵整個人散發著華光。

許久之後,梅朵睜開眼睛,又一次見到持明,本能跳起身來,撿起兩塊兒石子,朝着持明面門射了出去。

持明本可以躲,可盂蘭蠱耗費的是自己精血,他此刻虛弱到無法閃避。

以命換命的救治,果然不可取。

關鍵時刻,持明彈出兩隻蠱蟲,撞到石塊,這才讓石塊打偏方向,隨後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梅朵有些奇怪,還是轉身逃跑。

持明眼睜睜看着飛速離去的背影,追悔莫及,盂蘭蠱,還在梅朵身體里。

月光下,梅朵踩着樹頂,施展出踏雪無痕的輕功,心裏更奇怪,怎麼好像有用不完的內力?

這樣想着,梅朵眼眸變成幽綠色,看向自己丹田,赫然發現休憩着一隻極其漂亮的蠱蟲。

一瞬,昏迷時的碎片般的記憶重回腦海。

她依稀記得,是那少年費盡心血救了自己。

「難道是因為救我,他才那麼虛弱?」

想到這裡,梅朵顧不得許多,重新回到了山洞。

持明背靠洞穴石壁,額頭冒出一層層虛汗。

「你可以走,把本命蠱還給我。」

「你是蠱師,你怎麼能用本命蠱救人?」

「我並不想看着你死。」

「可我是個奴隸啊。」

持明沒有答話。

他曾遊歷北域,見過安靜祥和的山寨。

如果不是戰火,每一個被稱之為「奴隸」的人,也會在自己的家園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梅朵走近,蹲下身子。

她本可以帶着盂蘭蠱逃之夭夭,但這無異於恩將仇報。

持明伸手,取回了盂蘭蠱,放入體內,面色恢復了紅潤。

「我叫梅朵,翻譯成你們的文字,是『繁花盛開』意思。你是個好人,這一路勢必兇險,我心甘情願做你的奴隸,全力護你周全。」

「走吧,你自由了。」

「我欠你條命,我一定要報答你。」

「我不需要奴隸。」

「聽管家叫你少爺,若不嫌棄,我做你的侍女。」

近在咫尺,持明瞧着梅朵堅定的目光,有一瞬出了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