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皇太子》[風流皇太子] - 第9章 旺財,咬他

街邊。

賣身葬父的女子,跪在青磚上,面色蒼白,眼角還噙着淚痕。

在她身旁,一塊白布蓋着一個平躺在草席上的男屍。

女子另一旁立着牌子,只兩句話。

賣身葬父,紋銀三十兩。

言簡意賅,明碼標價,在古代這種事倒也司空見慣。

階級桎梏難以逾越,人命如草芥。

不過,這三十兩確實不是一個小數字。

在大夏,九品縣主簿每月俸祿也才二兩銀子,二石米。

這還是大夏經過十六年休養生息,銀子購買力比較強的情況下。

有人窮極一生,也不一定能攢得三十兩。

由此可見,這女子開價是有多高,簡直離譜。

但也不能說價高。

只能說百姓命賤如草芥。

「紋銀三十兩,這也太貴了些,我看一兩還差不多。」

「是啊,有這三十兩,我還不如去紅袖招一睹陳圓圓的芳容。」

「姑娘,葬父哪裡需要三十兩這麼多,我看一貫錢就差不多了,你若是同意,我現在就掏錢。」

「你這是搶劫,小姑娘跟我走,我缺個婆娘,我給你三兩。」

……

人類的悲喜,並不相通。

女子賣身葬父,心如刀割,卻還要聽路人在一旁調侃。

不過對於冷嘲熱諷,她好像早已司空見慣,充耳不聞。

葉洵站在一旁,望着那白布蓋住的男屍,又望了望女子,倒也不像套路。

「我給你三十兩紋銀,你跟我走。」葉洵淡淡拋出一句話。

話落。

女子抬頭望着葉洵,那如同清水一般的眸子,看的人一盪一盪。

周圍路人更是像看白痴一般,看着葉洵。

三十兩買一個丫鬟?

腦袋怕不是讓驢給踢了。

「小兄弟,你花三十兩買一個通房丫鬟?」

「真是人傻錢多。」

「三十兩?有這錢都能雇十個丫鬟了,每天不重樣。」

「唉……三十兩,怕不是有詐喲~」

…….

看熱鬧的人,對於葉洵此舉,十分不解,順便譏諷。

不過,葉洵也懶得跟他們解釋這麼多,拯救失足少女,這是用錢可以衡量的嗎!?

而且這圍觀的,就沒一個正經人,正經人誰圍觀人家賣身葬父?

他實在不願女子落入這些禽獸手中。

況且還是這麼水靈的女子。

當然水不水靈,葉洵也會這麼做。

心靈美才是最重要的。

葉洵心中寬慰着自己,這錢花的不冤。

不過,一旁的曹安感覺十分肉疼。

照葉洵這花法,不出三天這五百兩紋銀就得花沒。

但葉洵的性子他了解,便也沒再出言勸阻。

女子望着葉洵,忍着悲痛,柔聲道:「您……您真的願意花三十兩買下小女子嗎?」

葉洵點點頭,從懷中掏出紋銀,「三十兩沒問題,但你要告訴我,你要三十兩這麼多是為了什麼?」

「好。」少女忙不迭的點頭,「因為……」

她的話還未說完。

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從人群外響起。

「我出五十兩,這小丫頭兒,本公子要了。」

話落。

一身着暗深紅色藏被錦袍,頭戴紫金髮束,手握玉扇,吊著三角眼,一副暴發戶模樣的男子,從人群外擠了進來,臉上噙着傲氣。

在他身後,還跟着兩個鬼背大漢,盛氣凌人,氣勢洶洶。

嘖……

葉洵轉頭望着他,眉頭緊蹙。

你跟我倆在這拍賣呢?

還出五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