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皇太子》[風流皇太子] - 第6章 不給錢,本王就不走了

曲江樓。

頂樓。

葉瀾天與魏無忌兩人站在桌案旁,望着平鋪在桌面上的四首詩,震撼的心,久久不能平復。

廢太子葉洵於舉手投足之間,以梅蘭竹菊為題,作了四首傳世佳作。

這……

這令他們難以置信。

誰作出這四首詩葉瀾天都能接受,但唯獨葉洵不行。

一個紈絝到被廢儲君之位的太子,哪裡有這等橫溢才華。

葉洵什麼德行,葉瀾天再清楚不過。

「輔臣,你……你相信這是那逆子所作嗎?」葉瀾天眉頭深鎖,沉聲道。

「這……」魏無忌苦笑的搖了搖頭,雖然他也不敢相信,但事實擺在眼前,「陛下,這考題……」

別說其他人懷疑。

就連魏無忌都懷疑葉瀾天偷偷給葉洵泄了題。

其他理由根本解釋不清。

「嘖……」葉瀾天眉頭擰成一字川,坐到蒲團之上,垂眸道:「這題是今日朕到曲江樓後才寫的,你感覺朕會給他泄題嗎 ?」

「呵呵……」魏無忌尷尬又不失禮貌的笑了笑,「陛下息怒,微臣不是這個意思,微臣愚鈍,實在想不出其中緣由。」

即便他們認定葉洵是作弊。

但這世上哪有如此驚世之才,來幫助葉洵作弊!?

又哪會有如此驚世之才,願意投入到這落魄廢太子的門下!?

在他們眼中,葉洵連被利用的價值都沒有。

「難不成這逆子突然開竅了!?」葉瀾天拿起桌案上的詩,又看了一遍。

聽着此話。

魏無忌微微頷首,沉吟道:「倒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陛下,您可知道大俞當朝宰相薛居正。」

葉瀾天點頭,「自然知道。」

魏無忌道:「薛居正,布衣出身,寒窗苦讀十五載而未能考取功名,愚鈍非常。他曾被大俞太子俞風,不小心策馬撞到過,傷了腦袋。」

「後來俞風將他接到府中療養,沒想到薛居正醒來後便開了竅,突然頓悟,僅僅用了三年便從太子府門客,坐到了大俞宰相的位置,傳為一段佳話。」

「竟還有此事!?」葉瀾天聽着,滿是不可思議。

「沒錯。」魏無忌微微點頭,「這段時間,秦王殿下被廢太子之位,秦王府落魄的只有一個小太監和一條狗,太子妃逃回雲南,您又退了上官雲卿的與秦王的婚約,還擺擂為上官雲卿招婿。」

「這刺激……這刺激屬實不小。」

「那能怨朕嗎!?」葉瀾天起身,拂袖怒聲道:「那逆子有多可恨你不是不知道。你是他親舅舅,朕是他親爹,如雲是他親娘又是你親妹妹。」

「如雲現在還不省人事呢!?朕能不疼他!?」

「但你看他都荒唐到了什麼地步!?朕若是再不廢他,那他就離殺頭不遠了!!!」

「若是如雲有朝一日醒來,朕如何跟她交代!?」

葉瀾天說著,眼眸猩紅,額頭暴起青筋。

提及魏如雲,魏無忌亦是眼眸泛紅。

葉洵的母親魏如雲是大夏皇后,與葉瀾天青梅竹馬,兩人感情極為深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