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皇太子》[風流皇太子] - 第5章 四首傳世佳作?(2)

太子,今日竟變的如此牙尖嘴利,差點讓他栽了跟頭。

見他驚慌失措。

葉洵嘴角微揚,淡淡道:「皇兄今日可不是與你來逞口舌之利的。」

「梅蘭竹菊,四君子。品格分別為:傲、幽、堅、淡。」

「梅:探波傲雪,剪雪裁冰,一身傲骨,是為高潔志士;蘭:空谷幽放,孤芳自賞,香雅怡情,是為世上賢達;竹:篩風弄月,瀟洒一生,清雅澹泊,是為謙謙君子;菊:凌霜飄逸,特立獨行,不趨炎勢,是為世外隱士。」

「你連四君子的品格都不明白,還閑的跟皇兄在這裡叫囂?但凡你平日里多讀點書,也不會像斷脊之犬一般,在你皇兄面前,狺狺狂吠!」

「本王從未見過你這般,厚顏無恥之人!」

聽着葉洵的侮辱。

葉濤氣的面色鐵青,指着葉洵,手指顫抖,氣的說不出話來。

他不明白,前幾日還是一個被逐出宮的廢物太子,今日怎麼跟變了個人似的。

口齒伶俐,巧舌如簧……

周圍文人聽着葉洵的話,又是一陣驚呼。

古往今來,能將四君子品格披露如此清晰的,葉洵乃第一人。

他們不明白,葉洵究竟對四君子有多深的研究,才會悟的如此通透。

而且還罵的吳王葉濤,毫無還嘴之力。

今日,屁股狂魔太子給他們的震撼,實在太多了。

緊接着。

葉洵轉頭望向一旁的禮部官吏,沉吟道:「是不是可以宣布結果了,本王還等着拿銀子,領着媳婦兒,回家過日子呢。」

「對了,本王媳婦兒在那樓中嗎?」

「啊!?」聽着他的話,禮部官吏一愣,隨即道:「回……回秦王殿下,結果還需……還需陛下定奪。」

這官吏也還未從葉洵的詩境中出來,被他突然一叫,嚇了一跳。

葉洵微微點頭,「去吧,抓緊時間,別耽誤本王回府拜堂成親。」

聞言,禮部官吏無奈搖頭,應聲道:「是,秦王殿下。」

隨後向曲江樓而去。

方才吟詩時還是一副翩翩君子的模樣,這沒一會兒就暴露本性,紈絝上了。

官吏前去通報。

葉洵回過頭來,發現葉濤依舊像是個受氣的小媳婦兒一般,氣呼呼的瞪着他,好像要吃了他一般。

「你不趕緊下台,還等着本王請你喝喜酒呢是嗎?」葉洵望着葉濤,漫不經心的丟了一句。

聽着此話,想着剛要到手的絕美佳人即將落入葉洵手中。

葉濤怒氣更甚,緊握的雙拳青筋暴起。

「你以為你還是太子嗎?」

「本王憑什麼聽你的話!?」

見葉濤要撒潑。

葉洵望向台下,輕喚道:「旺財。」

話音剛落。

蹭……

一道黑影如同颶風一般,躥上擂台,來到葉洵身側。

旺財感受着葉濤對葉洵的惡意,隨即俯下身去,盯着葉濤,露出鋒利獠牙,猙獰面目,低聲嘶吼。

吼……

葉濤與旺財對視之間,只覺背脊發涼,一股寒意升起。

這可是能與猛虎爭鬥的畜生。

好漢不吃眼前虧。

「你……」

「你別得意……」

葉濤撂下狠話,跑下擂台。

他不怕葉洵,但這旺財,他是怕的要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