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皇太子》[風流皇太子] - 第5章 四首傳世佳作?

在這娛樂匱乏的年代裏,文學是文人墨客甚至百姓的精神食糧。

在集部之中,詩第一,文第二,詞曲次之,小說演義傳奇志怪具末。

這又足以表明,詩在文學中的地位。

所以,方才那些嘲諷葉洵的人,望向他的眼眸漸漸變得溫和。

千古佳作,那可不是隨隨便便可以作出的。

今日葉洵隨口吟誦的三首詩,他們確實有些把持不住。

不過。

葉洵顯然不想在眾人的震驚中,再浪費時間。

隨即,他便開始吟誦最後一首。

「故園三徑吐幽叢,一夜玄霜墜碧空。多少天涯未歸客,盡借籬落看秋風。」

菊花淡淡的幽然開放,好像霜降後從天空墜落一般。不鋪排張揚,卻又內涵豐沛,在淡然中凸現菊花品格,而後托物起行,以菊花聯寫到淪落天涯的文人騷客。

梅蘭竹菊四首詩。

葉洵只用片刻功夫,便吟誦出四首千古佳作。

沒有波瀾壯闊的豪邁;沒有辭藻華麗的陳冗;沒有晦澀難懂的意象;沒有艱難苦恨的煩憂。

有的只是清新淡雅,淺近直白,卻又令人發醒,耐人尋味。

何為佳作?

這才佳作,千古佳作!!!

此時,擂台周圍已掀起軒然**。

葉洵四首詩作罷,在一眾文人中掀起的是驚濤駭浪。

就連那些質疑之聲,也都咽了回去。

如果第一首詩認定葉洵是押題,第二首詩認定葉洵是作弊,那第三首和第四首又如何解釋?

恐怕這世上也找不出一晚上能連創四首傳世佳作的人物來。

「我……我不是做夢吧,這……這是廢太子作出來的詩!?」

「難道這世上真有頓悟之說,誰來跟我解釋解釋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難不成廢太子在扮豬吃老虎?」

「不虛此行,不虛此行……」

「廢太子真的有如此才氣嗎?」

「可惡,被他裝到了。」

人群中,每一個望向葉洵的人,都有不同的表情。

驚艷聲有之,欽佩聲有之,叫罵聲有之,嫉妒聲有之,興奮聲有之……

質疑之聲依舊有之,但至少減了七成。

「好詩,好詩……」蘇瑾佇立台下,望着台上風輕雲淡的葉洵,眼眸複雜,「廢太子,你身上究竟隱藏着什麼秘密?」

「你作弊!」葉濤指向葉洵,眼眸猩紅,怒火中燒。

葉濤一聲怒吼,令全場再次陷入安靜。

皇子之間互相廝殺,又是上佳談資。

「哦?」葉洵倒是並不驚慌,望着葉濤,淡淡道:「那你可有證據?」

葉濤怒吼道:「你根本就不會賦詩,你這是欺君之罪,你之前……」

後面的話,他沒敢說,若是說了,雖然可能重創葉洵,但對他卻沒有半分好處。

葉洵淡淡道:「沒有證據,你就是誣陷。父皇出的題,你說本王作弊,你的意思就是父皇故意泄題給本王?」言及此,他眼眸微眯,言語漸寒,「你敢質疑聖上!?你找死嗎!?」

此話落地。

葉濤心下一緊,顫抖道:「你……你胡說八道!」

自古以來,天家最無情,先君臣後父子,饒是皇子,也斷然不敢質疑皇帝。

況且今日可是當著天下文人之面。

葉濤沒想到,一向荒誕無比,聲色犬馬的廢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