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吹一夜滿關山》[風吹一夜滿關山] - 風吹一夜滿關山第4章  

《風吹一夜滿關山》主角為沈蕁謝瑾,這本書內容合理,情節上沒有太多的漏洞,文筆不錯,值得慢慢品品味:謝瑾轉頭,彬彬有禮地徵詢沈蕁意見:「讓沈將軍見笑了,不知將軍可願下場指點指點?」
沈蕁笑道:「好啊。」
她身後的親衛姜銘遞過掩月長刀,沈蕁卻搖了搖頭,負手走下東台,閑閑站到場中。
…沈蕁笑了笑,謙道:「謝將軍過獎了。」
「聖上這麼急召你回來,何事?」
謝瑾語氣淡淡,眉目不動,專心看着場中的比斗,只手指在桌上有一下沒一下地輕叩着。
沈蕁猶豫了一瞬,答道:「我的婚事。」
謝瑾只是隨口一問,倒沒想到她真就回答了,叩着桌面的手指驀然停住,半晌忍不住笑了一聲,「怎麼?
沈大將軍急着嫁人了?」
沈蕁默了一默,道:「我雖不想嫁人,奈何太后和聖上頗為著急,畢竟我今年二十有五了。」
「如此,那便恭喜沈將軍了,」謝瑾頗感興趣地問:「不知哪家兒郎有這個福氣?」
沈蕁沒說話。
沒聽到她的回答,謝瑾一點也不意外。
沈蕁的婚事向來是個難題,從她二十歲起,沈太后和宣昭帝便在為她物色人選,奈何看中的人聽到風聲,不是趕着聘了其他女子,就是找了各種借口推辭,總之,大宣這位叱吒風雲的女將軍,仰慕和愛戴她的人不少,但至今還沒有一個人有這個膽量敢把她娶回家。
想來這次多半也不順遂,秉着不戳人痛處的想法,謝瑾很厚道地保持了沉默,沒再繼續追問。
沈蕁轉頭瞥了他一眼。
謝瑾五官鋒利,側臉尤其漂亮,鼻樑秀直高挺,睫毛長而密,鬢角線分明,可惜長年駐紮邊關,回了上京也是軍務纏身,鮮少在外露面,故而美名並未在上京廣泛流傳開來。
這人從小便與她勢同水火,見了面各種唇槍舌戰、冷嘲熱諷是免不了的,大多數時候,還一定要爭個高低勝負。
謝瑾使槍,她使刀,她身上至今還留着謝瑾幼時在她身上捅的幾個槍疤,而謝瑾胸膛上一道長及肚臍的刀痕,以及肩背上數道交錯縱橫的傷疤,亦是拜她長刀所賜。
近年來,兩人之間的關係有了不少緩和,私下裡合作過數次,倒很有了些惺惺相惜之感。
七年前沈蕁接管西境軍不久,西涼王趁着西境軍青黃不接之時,悍然發動進攻,沈蕁一咬牙,一面往上京送加急戰報,請求朝廷調軍支援,一面派人送了一封密信給時任北境軍麟風營都尉的謝瑾。
去往上京的戰報,儘管加急,但送到兵部和皇帝手中,最快也要兩三天,等皇帝經過與各方磋商,向其他軍隊下達支援的指令,再等援軍接到指令,又要花費兩三天的時間,最後援軍趕到西境,最快也會是七八天後了。
而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如果是最近的北境軍不經過調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