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飛仙》[凡人飛仙] - 第1章 神秘黑罐

蒼琅山地處燕北的煙瘴地帶,密林環繞,層巒疊嶂,有八山一水一分田的稱號。然而在這窮苦的山區中,仍然頑強散布着幾座村落。

過去,蒼琅山民生活艱難,與地爭糧,與山爭水,與天地爭生存。然而就在十年前,這裡的山民生活突然改善,不光家家戶戶皆有餘糧,每座村落還都修起了青磚陶瓦的祠堂。

舒庄便是其中一座村落。

清晨,舒庄的祠堂中整齊坐着一排娃娃。

他們都按捺住活潑好動的性子,口中含着青綠色的草藥。

可是很快,就有孩子蹦彈起來,咳嗽連連,急吐出口中的草藥,小臉儘是痛苦表情。隨着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孩子忍受不住,紛紛吐出草藥離開祠堂。

祠堂中就剩下三名孩童。

其中兩個娃娃天靈蓋上不斷有微微氤氳靈氣冒出。

只有那個頭略大的娃娃沒有這種現象。

「忍住!說什麼也要化完扶芳草的藥效!」

「已經感覺到了,只要再多一點扶芳草,我就能像二蛋一樣覺醒靈根,有資格進入龍玄門!」

大頭娃,大名叫舒寒。

因為頭就很大,所以落了這個小名。

可能是因為頭大,舒寒從小就要比一般的孩子都要機智聰慧。

廣為流傳的就是大頭娃夜擒山賊的故事。

兩年前深秋,蒼琅山周圍發了旱災。

不少老實巴交農民為了果腹當起了山賊。

某晚趁着村民熄燈,一行人溜進了舒庄,結果半道上撞見了起夜的小舒寒。

這些賊也非窮凶極惡之徒,本想打暈了事。

一般娃娃碰到這種情況早就被嚇得六神無主,然而舒寒卻反應機敏,裝作村裡傻子,憨頭憨腦咬定他們是來舒庄買糧的。這些山賊就順坡下驢,要舒寒帶他們去糧倉看糧。

舒寒謊稱為了糧食安全,村長把糧都藏在祠堂。把這一行人帶入祠堂後,他滑溜地從祠堂狗洞鑽出,立刻反鎖了祠堂大門,把這群山賊困在了祠堂中。

事後舒庄無人不稱讚舒寒大頭有大智慧。

坐在祠堂上的是一位身着綢緞的中年男人,錦緞長袍上綉着栩栩如生的竹子,跟立侍一旁粗麻布的村長有強烈反差。

他端着熱茶,一雙眼睛要比山民們更加明亮,看着下方的孩童,頗為滿意:「娃娃們都不錯,尤其是那個二蛋,看起來靈根不淺。狗蛋的表現也不錯,可惜了大頭娃,現在都沒有靈根覺醒的跡象……」

白鬍子的村長一旁點頭哈腰:「張仙長您看,大頭娃還有機會嗎?」

張仙長沉吟片刻,道:「我挺喜歡這大頭娃的,不光聰明還有毅力。沒覺醒靈根服用扶芳草,可就像吞下了火炭,難得這孩子能一直堅持。就在給他兩日時間吧,到時候還是沒有跡象,我也愛莫能助。」

村長搓着手笑着:「張仙長,您看,如果我們舒庄出了三個靈根娃,那個能不能再多給點補助?娃們一出去就不再回來,也得給他們父母一個交代啊。」

張仙長瞥了他一眼,哼聲道:「要是大頭娃真能成,再給你們村修座祠堂都不是問題。這種事就別再煩我了。」

「是是是……」

終於,強忍着火燒火燎的灼燒感,舒寒終於消化了扶芳草所有藥力。

此時,二蛋和狗娃也醒來,他們臉上沒有因痛苦扭曲的跡象,反而是一片神清氣爽的樣子。這把舒寒看的心痒痒,讓他想要覺醒靈根的執念加重了幾分。

「仙長說過,進入龍玄門,要比讀書做官要強得多。」

「只要我進入了龍玄門,以後就能把爹娘小妹接出大山過富貴日子,自己也能去看看張仙長口中的大千世界。」

抱着這個念頭,舒寒掏出破麻布口袋,開始撿着那些被吐出的扶芳草。

他知道,這些扶芳草的藥力還沒有消散,只要稍加清洗,自己可以再次服用。

如果自己不能像二蛋那樣有天賦,那麼就必須以勤補拙。

狗蛋看着撿扶芳草的舒寒,不屑道:「大頭,還是算了吧!你沒有這個命!像你爹一樣做個木匠也挺不錯的。」

「狗蛋,你再說,你再說看我他娘不揍你丫的!」

二蛋起身,怒不可遏舉起拳頭。

狗蛋連連後退,嬉笑道:「二蛋,大頭以後一輩子也就在村裡了,但咱們倆肯定會去龍玄門,犯不着為了大頭傷了和氣,俺娘說咱們以後還要相互照應呢!」

「還敢說!」

二蛋瞪大了牛眼,衝上去就要揍狗蛋,然而他卻被舒寒拉住了。

「大頭哥,他敢這樣說你,看我不揍死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