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男配退退退,大佬她獨自美麗》[反派男配退退退,大佬她獨自美麗] - 第10章 第一個吻

溫如故剛說完這句話,顧修言就走了過來,低下頭就吻住了溫如故的唇。

溫如故反應過來,拚命的掙扎。

楊特助還在呢,他怎麼能這樣?

好甜。怎麼能這麼甜呢。

顧修言十分後悔,他之前是腦子壞掉了?竟然那樣對溫如故。

溫如故瘋狂掙扎卻沒有用,被迫迎合著他的吻。

他的嘴唇很涼,也很柔軟,輕輕的摩挲在她的唇上,纏綿繾綣。

顧修言吻得很投入,等到溫如故覺得自己幾乎要窒息了,他才終於放開了溫如故。

陳特助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去了。

本來以為溫如故會給他一巴掌,可溫如故卻只是拿起辦公桌上的剪刀,一下子在自己的手上划去。

原本白嫩的胳膊瞬時間有鮮血流出。

顧修言的像一隻受傷的孤狼,眼眶有些紅。

「你就這麼討厭我,甚至不惜傷害自己來威脅我?」

「我說了,我不……」

可還不等他說完,顧修言卻搶過了她手上的剪刀,往自己的手臂動脈刺去。

這下子,鮮血瞬間湧出,顧修言半跪在地上,露出一抹殘忍的笑容:「別說不喜歡我了,我這裡受不了。」

他指了指自己的左心。

溫如故沒想到他會這麼極端,眼淚從眼眶中流出來,「你憑什麼這樣對我,我只是想好好活着,你為什麼要逼我?」

顧修言的胳膊卻抬起來,眼中滿是心疼,擦了擦她的眼淚,「我不強迫你了,你別哭。」

溫如故看着他手腕上不停流下的鮮血,「楊助理,進來一下。」

楊助理進來看到這一幕,嚇得腿都在發抖。

「總裁,這是怎麼回事?」

「叫南依晨來,不許走漏風聲。」顧修言的聲音很冷靜。

隨後又走到辦公室旁的置物櫃里提出醫藥箱,半蹲在溫如故面前,「乖,別哭了,我先給你上藥,一會醫生就來了。」

溫如故抽噎着委屈道:「你都不處理一下自己的傷口嗎?」

「我沒關係,你要緊。」顧修言小心點給溫如故的胳膊上藥,「疼就告訴我,我輕點。」

南依晨來的時候就看到了這樣詭異的一幕。

顧修言竟然跪着給溫如故上藥,而且一臉的溫柔與心疼。

南依晨和顧修言認識了數十年,從來沒見過顧修言對女人有這麼耐心的樣子。

更驚悚的是,這個女人正是原來他存在感極低的妻子。

而顧修言胳膊上的鮮血卻越流越多,他的臉色變得蒼白。

「你們怎麼搞的?修言,你的傷口要趕緊處理。」南依晨趕忙蹲到顧修言面前,想看他的傷口。

「我死不了,你先給阿故看看。」顧修言拿出醫藥箱里的繃帶隨便纏了纏。

「你從來都是這樣處理傷口,我說了這樣不行,容易感染。」

南依晨無奈,看向溫如故,溫如故胳膊上的鮮血已經被包紮好,這明明就是劃破了皮,這麼緊張做什麼?

「她沒事,你讓我給你好好包紮。」

雖然知道顧修言肯定不願意再麻煩,但南依晨還是很關心自己的好兄弟。

顧修言正要拒絕,溫如故卻說話了:「你不包紮,我就把你給我包紮的毀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