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戰婿歸來》[都市戰婿歸來] - 第7章

第7章

今天的王輝已經快要到怒不可遏的地步。

 

他原本就覺得來夏家吃頓飯是給足了姑媽以及尹若寒面子。

 

沒想到還碰到了這種糟心事。

 

他堂堂輝少的面子就不重要了么?

 

真是豈有此理。

 

然而,顧遠此刻微虛着雙眼。

 

「我已經對你說過了三次,所謂,事不過三。」

 

是的,顧遠已經提醒王輝三次讓他把戒指交出來。

 

但是這傢伙非但不給,反而還越來越變本加厲地羞辱。

 

既然如此,那麼顧遠就沒必要再給他留情面了。

 

「三次?呵呵,你就算是說三十次,我該不給……啊!!!」

 

突然,王輝覺得自己的手指一涼,隨後頓時便流出來一股鮮血。

 

原來顧遠剛才說話的時候便從果盤旁拿起水果刀,隨後一刀砍下了王輝的無名指。

 

同時他還將戒指拔下來,用餐巾紙將上面的血跡擦乾淨。

 

當顧遠重新戴好戒指的時候,那戒指上的玉面閃出了一條龍的影子。

 

龍戒,終於回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被驚得目瞪口呆。

 

「顧遠!你在幹什麼!!」

 

「你竟敢砍了輝少的手指!!」

 

「你小子是瘋了吧!!」

 

姑媽和夏宏舟頓時亂作一團,夏傑被嚇得昏了過去。

 

尹若寒杏眼圓睜,用手擋住了嘴巴做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夏婉則是絕望,甚至是崩潰了。

 

夏婉知道,自己父親的工作可能要保不住了。

 

她本以為只要經過自己勸說,那麼總會有個合理的處置方式。

 

可她哪裡知道王輝根本就是個不講道理的人。

 

面對不講道理的人,顧遠有自己的行事風格。

 

直接切了了事。

 

雖然因為那場大戰之後顧遠的戰鬥力還沒有完全提升,但他的一些基本戰鬥素養仍然是常人不能比的。

 

別說是王輝了,就算是再來十個王輝,顧遠也一樣能切了!

 

整個夏家都亂作一團。

 

「舟哥!你看看你家女婿乾的好事!這讓我怎麼跟王家交待啊!」

 

夏宏舟甚至都顧不上數落顧遠,他趕緊去找繃帶紗布過來為其包紮。

 

倒是顧遠,他非常平靜地坐在了沙發上。

 

「餓了。」顧遠對玫瑰說。

 

「是!」玫瑰非常平靜地走到餐桌前為顧遠盛了一碗丸子湯。

 

發生了這麼大的事,顧遠竟然還有心情喝丸子湯。

 

他當然有心情,畢竟他又沒覺得這是什麼大事,或許也只有別人才覺得此事非常麻煩吧。

 

玫瑰也沒覺得這是大事。

 

以前她跟在顧遠身邊時,親眼見到顧遠殺的人都是數不勝數,更何況切了一根手指呢。

 

「給我哥打電話!馬上給我哥打電話!」

 

王輝在最緊急的時刻馬上便想到了自己的哥哥。

 

他的哥哥,便是王耀!

 

姑媽一邊撥打電話一邊數落夏宏舟:「你們完蛋了!等耀少過來的時候,你們全部都得死!」

 

夏宏舟又何嘗不知道,那個王耀可是比王輝更為狠的角色。

 

在光輝車行里,王耀已經是副董事長,而且還是未來的接班人。

 

更重要的是,王耀跟李家的關係非常好,甚至還讓李家入股了光輝車行。

 

不論是錢財還是社會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