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風水師》[都市風水師] - 第4章:鬼上身(2)

p> 「奇怪!這個位置乾位和坤位都沒有什麼問題啊!」林一元從隨身小布袋裡掏出羅盤看了看,隨即待葉薇竹拉開房門之後,便自顧自地皺着眉頭,四處堪輿起來。

「入門路勢三分曲,定知屋內財不低!千金門樓四兩屋,祖宗陰德彰顯出……」手持羅盤的林一元四處張望片刻,隨即回頭沖葉薇竹道:「葉小姐,您這陽宅風水布局不錯啊!怕是請高人布局的吧?」

「嗯,爺爺在世時,請東南亞頂級的風水師堪輿墓地時,順帶也幫我布局了一下別墅的設計結構,這些年我住在這裡,連家居都沒敢胡亂挪動,生怕自己壞了以前大師精心設計的格局。」葉薇竹亦步亦趨地跟在林一元身後答道。

「咦!那就奇怪了,不論是外形和室內,整個布局可以說是一等一的好,怎麼會發生一些沒頭沒腦的怪事呢?」林一元看着並無異常的羅盤指針尋思片刻,隨即愣住身形自言自語道。

「林師傅,不好意思哈!冰箱里只有啤酒了,您將就喝點!」葉薇竹從冰箱里拿了兩瓶科羅拉墨西哥啤酒,切上兩片青檸夾住瓶口後,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的遞了過來。

林一元接過啤酒順勢仰靠在柔軟地沙發上,歪着頭一邊打量客廳周圍的布置,一邊腦子裡飛速轉動着,究竟問題出在哪裡呢?

「咚咚咚……」

夜半時分,不知不覺倚着沙發睡着的林一元忽然聽到門外傳來一陣劇烈的敲門聲,他迷糊地睜開雙眼,使勁搖了搖腦袋讓自己清醒一下,眼神不由自主地往正在砰砰作響的防盜門望去。

而一旁美眸緊閉,已然進入夢鄉的葉薇竹,此時一聽到這個聲音,當即也敏銳地睜開眼睛,猛地一下坐了起來,驚恐地看了看林一元,隨即顫巍巍地用手指着防盜門說:「就是這個聲音!每天半夜敲門的就是這個聲音!」

「噓!別出聲,我去看看!」林一元貓着身子,輕手輕腳地往防盜門處走去,隨即又不放心的在貼身布袋中抓了一把糯米攥在手心裏壯膽,接着慢慢打直身子把眼睛湊到貓眼觀察孔上。

不過,只見外面一團黑影模模糊糊的,絲毫看不清楚對方的面孔,在猶豫數秒之後,林一元暗自深吸一口氣,猛地拉開防盜門,嘩啦一下將手中的糯米盡數揚了出去。

一時之間白花花的糯米迎空四散,噼里啪啦地滾落在門口的大片空地上,然而,令林一元感到驚詫的是,轉瞬之間那團模糊的黑影不見了,門口竟然空蕩蕩的一片,連半個鬼影都沒有。

「葉……葉小姐,你沒做什麼虧心事吧?」頓感門口陰風陣陣,後背心冷汗直冒的林一元回頭沖葉薇竹問道。

「怎麼可能,我平日里除了和我那敗家哥哥鬥鬥氣以外,絲毫沒有跟誰結怨啊?」本就有些害怕的葉薇竹,忽然被林一元這麼莫名其妙地一問,當即蜷縮在沙發角落裡,面露驚恐之色地顫聲道。

「有沒有小鏡子?我先掛一面在門上,看看有沒有效果?」林一元皺眉想了想,隨即沉聲道。

「有的,我這就去卧室給你拿!」說著,葉薇竹慌慌張張地往樓上跑去。

「真他妹的邪乎!這羅盤竟然半點反應都沒有?難道壞了?不可能啊!這也算是師父留給我的傳家寶了。」林一元退回客廳內,拿起桌上的羅盤仔細端詳一番,滿臉疑惑地自言自語道。

「啊……」

正當林一元拿着羅盤百思不得其解之際,忽然聽到二樓卧室里傳來一聲女人的尖叫,聲音極為刺耳,彷彿受到什麼驚嚇似的。

聞聲,林一元來不及多想,抬腿便往樓上衝去,但待他飛奔至亮着大燈的卧室門口時,瞬間驚呆了,只見葉薇竹嚇的癱坐在門口,驚恐地瞪大眼睛,張嘴望向林一元,劇烈急促地呼吸令她半個字都說不出來,隨即,她抬手指了指卧室玻璃窗。

林一元順着手指方向定睛一看,猛地發現巨大的落地窗玻璃上顯出一大排凌亂的血手印,鮮血淋漓的如同好像剛被人摸過一樣。

「這……這是怎麼回事?羅盤開始有反應了!」林一元下意識的低頭看了看羅盤,不過奇怪的是羅盤竟然指向床的位置,而不是玻璃窗外。

「我靠!不會真的有鬼吧?」林一元本能地往後退了兩步,雙眼緊盯着葉薇竹的席夢思大床。

「啊!林師傅,你不要嚇我啊!這房間真的有鬼?」原本腿軟癱坐在門口的葉薇竹猛地一下蹦起來,一驚一乍地縮到林一元身後。

「哎!葉小姐,你冷靜一點好不好,不是我說這房間有鬼,但你看這羅盤指針向著你的床鋪的位置晃動嘛!說明有什麼陰晦之氣正在吸引它呀……」

話音未落,忽然樓下傳來一陣猛烈砰砰撞擊聲,林一元沒來由地頭皮感到一陣發麻,難道一聲難道門外的髒東西進來啦?

心裏尋思着,他當即趕往樓下察看,而一旁心裏正七上八下的葉薇竹見此情景,更是下意識地拽緊林一元胳膊,像只受驚的小鹿似的跟着他一同下了樓。

誰知林一元剛一下樓,抬頭便見一大群黑乎乎的東西正在撞門,藉著雪亮的水晶吊燈一看,只見是一群豬臉蝙蝠正在撞門,更有甚者還撲騰着翅膀在客廳裏面亂飛。

「我去!什麼情況?」林一元隨手抄起茶几上的啤酒瓶,嗖的一下便向著門口蝙蝠群砸去。

不過,誰料這群蝙蝠利用超聲波提前感應到了啤酒瓶的飛行軌跡,當即紛紛撲騰翅膀四散躲避,啤酒瓶咣當一聲在門上碎裂開來,飛濺的酒沫整整抹了半塊防盜門鐵皮。

然而,令人驚奇的是在酒精強烈的刺激味道下,這群原本看似十分瘋狂地蝙蝠竟然在空中打個盤旋之後,徑直飛走了,而深褐色的防盜門漆面卻在這時慢慢顯露出一大灘殷紅的血跡。

「這是什麼?」好奇心瞬間被勾起的林一元連忙上前仔細查看這一詭異現象,隨即他又用手指沾了點顯露出來的紅色液體放在鼻下聞了聞。

「林師傅,什麼情況啊?防盜門怎麼流血了?」葉薇竹緊隨其後驚詫地問道。

「不是防盜門流血,這是被人提前抹上去的黃鱔血!」林一元眉頭緊皺,陰沉着臉道。

「黃鱔血?被人提前抹上去的?那我平時進進出出的時候怎麼沒有發現啊?」葉薇竹蹙了蹙秀眉,湊上前去仔細打量一番,隨即滿臉迷惑地問道。

「因為他們加了溶血劑稀釋了原本濃稠的血漿,再加上你的防盜門原本就是深褐色,如果不仔細分辯,平日里根本不會引人注意,而且這還是我誤打誤撞用酒精破壞了其化學穩定性才顯露出來了,不然不定什麼時候才會發現!」林一元長吁一口氣,隨即轉身向葉薇竹耐心解釋道。

「等等……你說他們?人為的?」從驚嚇中緩解過來的葉薇竹當即抓住了關鍵之處發問道。

「對,利用蝙蝠喜食黃鱔血的特點,偽造出半夜鬼敲門的現象。」林一元得意地笑了笑,隨即抬頭看了看二樓卧室方向說:「另外,我估計你的卧室里還有不少精彩的發現!」

「不對啊!我晚上還經常夢見一些不幹凈的東西,這難道也是人為的嗎?」葉薇竹連忙緊追兩步,略微有些不解地問道。

「是不是人為,我拿龜殼卜測一測就知道了!」林一元從貼身帆布小包里摸出一個龜殼晃了晃,只聽傳來一陣銅錢的嘩嘩聲,隨即他自信地笑了笑,當即快步往樓上卧室走去。

此時,跟在身後的葉薇竹完全鬧不明白林一元究竟想要幹什麼,但是見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無奈之下,只得半信半疑地跟了上去。

「乾三連,坤三斷,震仰盂,艮覆碗……」

一進卧室門,林一元便開始神神叨叨的念了起來,隨即又從帆布小包中拿出兩根紅蠟燭點燃之後,便開始像變戲法似的將銅錢從龜殼中一枚接一枚的抖了出來,轉眼之間就形成了一個像似八卦的陣形。

他低頭看了看卦象,不由自主地咧嘴一笑道:「葉小姐,果然不出我所料,這血手印八成也是人為的,我用聚陰陣試了試,完全吸不到半點陰氣嘛!」

說著,林一元抬頭看了看嗡嗡出風的空調,隨即又用鼻子嗅了嗅空氣中的味道:「噫?怎麼有股薑黃的味道……哼!我明白了,原來又是江湖小把戲,故意在空調里動手腳註入鹼,你一回家開空調,鹼的味道就會自然地瀰漫在空氣中。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玻璃窗上的液體是提前抹上去的薑黃水,一旦空調吹出的鹼在空氣中達到某種濕潤的程度,便會自然與事先抹好的薑黃痕迹發生反應,最終形成血手印的模樣!」

「不過,剛才羅盤怎麼會動呢?你這床看起來似乎有些不對勁啊!」似乎想起什麼,林一元皺着眉頭走到卧室席夢思大床前左右打量。

然而,奇怪的是葉薇竹此時並未搭話,低垂着頭默默站在林一元身後,正當林一元翻弄床上的東西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忽然只聽砰的一聲脆響,原本擺在地上的銅錢竟然崩飛了。

緊接着,亮如白晝的日光燈也隨之忽明忽暗的閃爍幾下,茲啦一聲熄滅了。

原本立在原地的林一元猛地反應過來,當即神色一凜,掏出口袋中的兩張符紙,猶如兔子一般敏捷地衝著地上打了個滾兒,湊到蠟燭旁邊,伸出符紙想要點燃。

然而,恰在這時,忽然只見蠟燭開始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急速融化,轉眼之間便燃燒殆盡,跳躍的火光啪啦一下熄滅了,整個房間瞬間進入一片黑暗之中。

林一元渾身上下汗毛豎立,根本顧不上去擦後背冒出的白毛汗,當即緊貼牆壁,掏出手機電筒衝著房間里照了照,但這一照不要緊,差點驚的他下巴掉下來。

只見,葉薇竹緩緩抬頭看向他,眼中正泣着兩行血淚,嘴角森然一笑,喉嚨里似乎發出一陣洛洛的怪聲。

林一元出師到現在也就頂多給人堪輿一下風水,遷遷墳什麼的,何時見過這等陣仗,當即嚇的小腿發軟,背靠牆壁癱坐着,竟然一時站不起來了。

不過,隨着葉薇竹僵硬着身子緩緩逼近,林一元藉著手電光再次驚恐的發現,她的雙手指甲居然暴漲了一寸有餘,整個呈暗紅色狀。

此時,感覺渾身都開始發顫的林一元,一邊哆嗦着握緊手機,一邊開始哆嗦着手往帆布小包里找打火機想要點燃符紙,不過連掏幾樣東西出來以後,他才發現自己剛才點蠟燭時不知把打火機放哪兒了,眼下掏出來的全是一些黑曜石手鏈或者赤硝香燭之類的小玩意,根本不頂什麼用。

當場急的腦門直冒冷汗的林一元,心急之下,乾脆直接轉身趴在地上舉着手機燈光四處搜索起打火機的蹤跡來,正當他十分揪心聚精尋找之際,忽然,只覺背後一陣陰風襲來,當即轉頭一看,原來是葉薇竹已經面目猙獰地撲上來了。

林一元來不及反應,瞬間被葉薇竹扼住頸動脈摔倒在地,鋒利的暗紅色指甲深陷肉中,殷紅地鮮血猶如涓涓溪流般涌了出來。

此時的他猶如被人扔到岸上的魚,雖然張嘴大口呼吸,但肺里無論如何也吸不到多少氧氣,強烈地窒息恐懼感迅速爬滿了他的腦部神經。

與此同時,林一元玩命地去架着葉薇竹兩條纖細的臂膀想要掰開,但貌似不管怎樣使勁,這個原本看起來瘦弱無比的小孩兒,此刻雙手僵硬的肌肉猶如一把大鐵鉗一般,將林一元掐的兩眼翻白,一時喘不過氣來。

我郁!怎麼辦?難道今天小爺就要歸位了?師父啊!早知如此,你怎麼不多帶我多歷練一下驅魔捉鬼的場子啊!光知道帶我去看風水!

已經進入半昏厥狀態的林一元此刻大腦里胡思亂想着,一會兒心急如焚,一會兒又十分埋怨自己的師父。

正當他感覺快要支撐不住之際,忽然一陣手機鈴聲響了起來,鈴聲響的不是別的,正是著名的靜心驅邪的道教樂曲——南清宮!

聞聲,原本四肢僵硬的葉薇竹猶如觸電般,猛地抽搐了幾下,趁此機會,心中暗喜地林一元當即像是一隻靈蟒一般滋溜一下滾到旁邊,隨即翻身爬起。

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平日里設置玩的鈴聲竟然關鍵時刻能夠收此奇效,於是他當即不敢遲疑,迅速咬破自己右手中指抹於額頭和雙肩,似乎想要借勢添一添身上的三把陽火,尋思着趕緊溜出去。

誰知林一元剛藉著掉在地上的手機燈光跌跌撞撞地沒走幾步,抬腿剛要往樓下沖,忽然一道熟悉的身影猛地橫移到了他的面前,陰風慘慘,煞氣纏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