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風水師》[都市風水師] - 第3章:人為(2)

看的我心裏直發毛!」

葉薇竹打開車頂天窗,動作嫻熟點燃一支細長的女士香煙銜在紅唇處,稍稍定了定心神後,方才緩緩開口道。

「半夜鬼敲門?風水布局裡也沒這一說啊?這算哪門子煞氣?葉小姐,你確定這不是惡作劇?」林一元用手摸了摸下巴,沉思片刻,似乎有些難以置信地問道。

「怎麼可能是惡作劇?不光是傭人被嚇崩潰,就連我養的拉布拉多獵犬也嚇的渾身發抖呢?你們這行不是常說,狗能看到人看不到的東西嗎?我覺得這事兒八成是有古怪的!而且,我半夜起床的時候,看見過床外出現血手印呢!你說這也是人能搞出的惡作劇?

林師傅,雖說你年紀小,但作為你微博上的女粉絲,我關注你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我信得過你,我先給五十萬的訂金,事成之後,我再付五十萬的尾款怎麼樣?」

葉薇竹開窗彈了彈煙灰,咬着紅唇,斬釘截鐵地說道,眼光之中滿是期待地望向林一元。

「這……好吧!我先跟你去看看,這種事情,我也是頭一次遇到,不敢說有多大把握!」林一元聽到一百萬的酬金,當即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勉為其難地答應了下來。

不過,他心中隨即暗自感嘆,唉……人窮志短,馬瘦毛長,為了能完成師父臨終的宏願,去香港佳士得把金蛇羅盤拍回來,看來捲入這場豪門內鬥已是在所難免了。

葉薇竹眼見林一元已經點頭答應,繃緊的玉面當即露出一絲舒緩的笑意,彈飛手中的香煙,發動汽車引擎,嗡地一聲,猛地向車庫出口竄去。

一路上,林一元倚着舒適的真皮座椅閉目思考,半夜鬼敲門、血手印、發瘋的女傭,以及抖如篩糠的獵犬,這猶如一串問號般,不斷地在他腦海里打轉。

不過,似乎還沒等他思索出個所以然來,風馳電掣的跑車便已嘎吱一聲駛到目的地了。

林一元推門下車,藉著四處的景觀射燈仔細打量一番,只見這是一處獨門獨院的別墅,整體呈法式風格,紅頂白牆,隱約有些童話里城堡的感覺。

「林師傅,這裡就是小女子的寒舍了,請隨我來吧!」葉薇竹優雅地抬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隨即當先刷了一下指紋,將大鐵門哐當一下拉開。

「寒舍?你這裡都是寒舍,那我不到六十平米的小公寓,豈不成了豬窩?靠!有錢人說話真虛偽!」林一元暗自嘀咕一句,隨即緊跟着葉薇竹進了院子。

院子面積不算很大,但勝在布置精緻,兩邊全種滿了修剪整齊地粉色玫瑰,左側還擱置了一架白色鞦韆。

「林師傅,你看,我的監控攝像頭就安在這裡,但每次都只能拍到密密麻麻的黑影,根本看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東西,一打開門,四周更是空蕩蕩的,連個鬼影也沒有!」

葉薇竹踩着咚咚作響的高跟鞋走到別墅防盜門處,伸手指了指牆角上閃爍着紅燈的監控攝像頭說道。

林一元聞聲,當即走上前去,拿起隨手攜帶的手電筒查看了一番,但在雪白的光亮照射下,似乎光滑平整的防盜門表面,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

「奇怪!這個位置乾位和坤位都沒有什麼問題啊!」林一元從隨身小布袋裡掏出羅盤看了看,隨即待葉薇竹拉開房門之後,便自顧自地皺着眉頭,四處堪輿起來。

「入門路勢三分曲,定知屋內財不低!千金門樓四兩屋,祖宗陰德彰顯出……」手持羅盤的林一元四處張望片刻,隨即回頭沖葉薇竹道:「葉小姐,您這陽宅風水布局不錯啊!怕是請高人布局的吧?」

「嗯,爺爺在世時,請東南亞頂級的風水師堪輿墓地時,順帶也幫我布局了一下別墅的設計結構,這些年我住在這裡,連家居都沒敢胡亂挪動,生怕自己壞了以前大師精心設計的格局。」葉薇竹亦步亦趨地跟在林一元身後答道。

「咦!那就奇怪了,不論是外形和室內,整個布局可以說是一等一的好,怎麼會發生一些沒頭沒腦的怪事呢?」林一元看着並無異常的羅盤指針尋思片刻,隨即愣住身形自言自語道。

「林師傅,不好意思哈!冰箱里只有啤酒了,您將就喝點!」葉薇竹從冰箱里拿了兩瓶科羅拉墨西哥啤酒,切上兩片青檸夾住瓶口後,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的遞了過來。

林一元接過啤酒順勢仰靠在柔軟地沙發上,歪着頭一邊打量客廳周圍的布置,一邊腦子裡飛速轉動着,究竟問題出在哪裡呢?

「咚咚咚……」

夜半時分,不知不覺倚着沙發睡着的林一元忽然聽到門外傳來一陣劇烈的敲門聲,他迷糊地睜開雙眼,使勁搖了搖腦袋讓自己清醒一下,眼神不由自主地往正在砰砰作響的防盜門望去。

而一旁美眸緊閉,已然進入夢鄉的葉薇竹,此時一聽到這個聲音,當即也敏銳地睜開眼睛,猛地一下坐了起來,驚恐地看了看林一元,隨即顫巍巍地用手指着防盜門說:「就是這個聲音!每天半夜敲門的就是這個聲音!」

「噓!別出聲,我去看看!」林一元貓着身子,輕手輕腳地往防盜門處走去,隨即又不放心的在貼身布袋中抓了一把糯米攥在手心裏壯膽,接着慢慢打直身子把眼睛湊到貓眼觀察孔上。

不過,只見外面一團黑影模模糊糊的,絲毫看不清楚對方的面孔,在猶豫數秒之後,林一元暗自深吸一口氣,猛地拉開防盜門,嘩啦一下將手中的糯米盡數揚了出去。

一時之間白花花的糯米迎空四散,噼里啪啦地滾落在門口的大片空地上,然而,令林一元感到驚詫的是,轉瞬之間那團模糊的黑影不見了,門口竟然空蕩蕩的一片,連半個鬼影都沒有。

「葉……葉小姐,你沒做什麼虧心事吧?」頓感門口陰風陣陣,後背心冷汗直冒的林一元回頭沖葉薇竹問道。

「怎麼可能,我平日里除了和我那敗家哥哥鬥鬥氣以外,絲毫沒有跟誰結怨啊?」本就有些害怕的葉薇竹,忽然被林一元這麼莫名其妙地一問,當即蜷縮在沙發角落裡,面露驚恐之色地顫聲道。

「有沒有小鏡子?我先掛一面在門上,看看有沒有效果?」林一元皺眉想了想,隨即沉聲道。

「有的,我這就去卧室給你拿!」說著,葉薇竹慌慌張張地往樓上跑去。

「真他妹的邪乎!這羅盤竟然半點反應都沒有?難道壞了?不可能啊!這也算是師父留給我的傳家寶了。」林一元退回客廳內,拿起桌上的羅盤仔細端詳一番,滿臉疑惑地自言自語道。

「啊……」

正當林一元拿着羅盤百思不得其解之際,忽然聽到二樓卧室里傳來一聲女人的尖叫,聲音極為刺耳,彷彿受到什麼驚嚇似的。

聞聲,林一元來不及多想,抬腿便往樓上衝去,但待他飛奔至亮着大燈的卧室門口時,瞬間驚呆了,只見葉薇竹嚇的癱坐在門口,驚恐地瞪大眼睛,張嘴望向林一元,劇烈急促地呼吸令她半個字都說不出來,隨即,她抬手指了指卧室玻璃窗。

林一元順着手指方向定睛一看,猛地發現巨大的落地窗玻璃上顯出一大排凌亂的血手印,鮮血淋漓的如同好像剛被人摸過一樣。

「這……這是怎麼回事?羅盤開始有反應了!」林一元下意識的低頭看了看羅盤,不過奇怪的是羅盤竟然指向床的位置,而不是玻璃窗外。

「我靠!不會真的有鬼吧?」林一元本能地往後退了兩步,雙眼緊盯着葉薇竹的席夢思大床。

「啊!林師傅,你不要嚇我啊!這房間真的有鬼?」原本腿軟癱坐在門口的葉薇竹猛地一下蹦起來,一驚一乍地縮到林一元身後。

「哎!葉小姐,你冷靜一點好不好,不是我說這房間有鬼,但你看這羅盤指針向著你的床鋪的位置晃動嘛!說明有什麼陰晦之氣正在吸引它呀……」

話音未落,忽然樓下傳來一陣猛烈砰砰撞擊聲,林一元沒來由地頭皮感到一陣發麻,難道一聲難道門外的髒東西進來啦?

心裏尋思着,他當即趕往樓下察看,而一旁心裏正七上八下的葉薇竹見此情景,更是下意識地拽緊林一元胳膊,像只受驚的小鹿似的跟着他一同下了樓。

誰知林一元剛一下樓,抬頭便見一大群黑乎乎的東西正在撞門,藉著雪亮的水晶吊燈一看,只見是一群豬臉蝙蝠正在撞門,更有甚者還撲騰着翅膀在客廳裏面亂飛。

「我去!什麼情況?」林一元隨手抄起茶几上的啤酒瓶,嗖的一下便向著門口蝙蝠群砸去。

不過,誰料這群蝙蝠利用超聲波提前感應到了啤酒瓶的飛行軌跡,當即紛紛撲騰翅膀四散躲避,啤酒瓶咣當一聲在門上碎裂開來,飛濺的酒沫整整抹了半塊防盜門鐵皮。

然而,令人驚奇的是在酒精強烈的刺激味道下,這群原本看似十分瘋狂地蝙蝠竟然在空中打個盤旋之後,徑直飛走了,而深褐色的防盜門漆面卻在這時慢慢顯露出一大灘殷紅的血跡。

「這是什麼?」好奇心瞬間被勾起的林一元連忙上前仔細查看這一詭異現象,隨即他又用手指沾了點顯露出來的紅色液體放在鼻下聞了聞。

「林師傅,什麼情況啊?防盜門怎麼流血了?」葉薇竹緊隨其後驚詫地問道。

「不是防盜門流血,這是被人提前抹上去的黃鱔血!」林一元眉頭緊皺,陰沉着臉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