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妖女體內把仙修》[躲在妖女體內把仙修] - 第九章 老娘也不是好惹的(2)

紅,正欲發作。

一旁的淑貴妃重重咳了一聲:「來人,還不送安妃回營歇息,請御醫瞧瞧,這幾日就不要出來了,免得驚了聖駕。」

「你!」安妃抬手又指向淑貴妃,冷笑道:「好你個君嫣然,本宮今日記下了,來日定當好好酬謝貴妃娘娘!」

淑貴妃不以為然地嗤笑道:「安妃,你莫是癔症犯了?你不好惹,慕雪不好惹,難道哀家便好惹?慕雪,替哀家再給她一巴掌,要她牢牢記住今日。也好叫她左右開花,別樣艷紅。」

「是!」慕雪竊喜,這一巴掌的力道更大,速度更快,淑貴妃話音才落,這一下便結結實實打在了安妃右頰上。

安妃哪受過這等責罰,身形不穩,順勢跌在地上,狼狽至極。

……

入夜漸微涼,小狐狸慕雪終於聽了軒墨的安排,乖乖在帳內運功修鍊。

南宮弘燁偷偷摸摸掀開門帘,只敢探個頭往裡窺視,身子卻怎麼也不敢往裡鑽。這個姐姐確實可怕,白日里打了父皇的愛妃,也不見榮帝怪罪,甚至都不曾告誡。若是真惹了她,指不定她能做出些什麼。

「八弟,你在此作甚?怎麼不進去?」不知何時四皇子又溜了出來,躡手躡腳地站在了弘燁身後。

弘燁一驚,一個狗吃屎,拱進帳內,狠狠摔在地上。

緊接着四皇子也貓着身子溜了進來,一把拉起弘燁,笑道:「你怕啥,見鬼啦?」

弘燁拍了拍身上的灰,嘟噥道:「外面烏漆麻黑的,四哥身上一股子羊膻味,突然出聲,我還以為是羊成精了。」

南宮慕雪收了功,沒好氣地注視着二人:「你倆怎麼都來了?不會又闖禍了吧?先聲明啊,凡事要我幫忙的,都免開尊口。你兩個小東西,一個比一個事大,我自己都照顧不好,沒空管你們。」

四皇子嘿嘿一笑:「我就是想吃姐姐的肉了…啊呸!是想吃姐姐了!呸呸呸,這嘴瓢的,兩日沒吃別的肉,話都說不清了。」

南宮慕雪翻着眼,差點背過氣去,懶得理他,轉向太子弘燁道:「你也是來找肉吃嗎?算了,不問了,愛哭鬼!」

也不等弘燁回話,慕雪扯着嗓子道:「明鳳,明鳳,我肚子餓啦,肚子餓啦!」

帳外正打瞌睡的明鳳,被主子這一吆喝,抖個機靈回應道:「是!殿下稍等,奴婢這就去安排。」說完,伸個懶腰,打着哈欠便懶懶朝膳房走去。

進了膳房,吩咐了師傅,明鳳睡眼迷濛的坐在膳房門口,倚着門垣又打起瞌睡。

公主近日裡天天胡吃海喝,她忙得都三日不曾沾過床榻,原是侍女最羨慕的肥差,現在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崗位,慕雪的食量由此可見一般。

見明鳳睡去,御廚偷偷給一旁的小廝使個眼色,躊躇一下,還是趁人不備,翻出藏在袖口的一包粉末,撒在了一道烤羊腿上。

本該由明鳳驗了毒,再抬到桌的御膳,就這樣被端進了公主的營帳。

「姐,為何每次你這都有羊肉啊?」四皇子一臉嫌棄。

弘燁則低着頭,現在的他哪有心思吃東西。

慕雪楞了四皇子一眼:「你不吃,還不許我吃了?羊肉本就溫補,我就喜歡這烤羊腿,等你解禁我天天去你那吃。」

病怏怏的四皇子一聽,眸子一亮,靈光一閃歡呼道:「那好啊,你帶些雞鴨魚肉,我倆以後換着吃。」

「滾!」慕雪又白了他一眼:「有你這麼的待客之道嗎?合著我去你那吃席,還得我自帶飯菜?」

說完,慕雪拿起羊腿,可剛要下口,又瞅見一言不發悶悶不樂的太子,於是撕下一塊,放在他面前:「喏,你要是不吃飽了,哪有力氣活下去。想活命,先吃飽!」

「姐姐答應救我了嗎?」太子的淚花在大黑眼珠旁打着轉,慕雪抬手捏了捏他胖乎乎的肉臉:「好啦,姐姐說過保你不死,就一定不會讓你死。快吃吧。」

「真的!謝謝姐姐!」弘燁終於露出兩顆小虎牙,笑得格外可愛。

「等等,八弟,你先別高興。四哥也希望你別坐這太子之位。」四皇子凹陷的眼眶中,閃過一絲惆悵:「換了我,我也不想坐這種位子。說實話,太多人盯着自己了。其實大家看重的不是我們自身,而是太子這個名頭,和這名頭屁股下的位子。八弟,你還小,這位子和命,你只能要一樣。」

弘燁好不容易消散的愁雲,再次籠在了額頭:「姐,四哥說的是真的嗎?姐姐,是你要做太子嗎?」

「太子?」慕雪咯咯一笑道:「傻弟弟,姐姐是女人,天生做不了太子,永遠都是公主命。太子?下輩子運氣好再說吧。」

「那為何姐姐的外公,一定不讓我做太子呢?既不能給姐姐做,搶去又有何用?何況我也沒冒犯過他老人家,他為何不能放過我,那麼多皇子,他怎滴單挑我一個對付。」

慕雪眨眨眼,想了想說:「也是啊,我怎麼也想不明白呢?」

四皇子接嘴道:「許是八弟軟柿子,好捏唄。姐親自去問問不就知道了。」

「行。」慕雪一手舉着羊腿,一手摸了摸太子的頭:「明天姐姐幫你去問問。」

太子趕緊把頭一縮:「姐,你手上都是油。」

猜你喜歡